流连枫叶情:加拿大
2014-07-09 15:13:48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飞机尾巴上醒目的枫叶,飞机客舱里鲜红枫叶,空姐衣服上漂亮的枫叶。在北京首都机场,我就开始想象同在北半球的枫叶之国。  圣劳伦斯河谷的火红的枫树林,大湖区碧波荡漾的水面,地盾区透明的、蓝幽幽的冰湖,

飞机尾巴上醒目的枫叶,飞机客舱里鲜红枫叶,空姐衣服上漂亮的枫叶。在北京首都机场,我就开始想象同在北半球的枫叶之国。

  圣劳伦斯河谷的火红的枫树林,大湖区碧波荡漾的水面,地盾区透明的、蓝幽幽的冰湖,中西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北部的美丽冰原,无不令人神往。

  花园之国

  经过1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们来到了温哥华。正值樱花烂漫时,一片绚丽的温哥华似乎更加妩媚。

  大大小小的花园都不售门票,以至刚刚移民过去的一对中国夫妇到处寻找卖票窗口却无获而归,成为当地中国人的一个笑料。所有的花园都没栅栏,围杆等阻碍物,她们自然而然地融进了人们的生活里,成为精神家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Queen Elizebeth Garden停着几辆超长型豪华车,人群盛装而立。难道是正在拍婚纱照的新人们?走进一看,才清楚那是在为自己毕业成人而庆祝“独立日”的少年们,他们渴望无拘无束,渴望“成长的烦恼”。男生燕尾服,女生晚礼服,风度翩翩而又不知愁滋味的少年人!

  100英亩大的城市花园Stanley Park好象漫无边际,它在大洋沿岸,也在温哥华市中心,听说这里曾是英美战争的战场,眼前的静谧里似乎传出子弹呼啸的声音。

  乘缆车到了3,700英尺高的松鸡山上,山下穿衬衫,山上裹着风衣还瑟瑟发抖。站在积雪中,俯揽港口和海湾,真的美不胜收。

  走在Capilano 450英尺的吊桥上,脚下发软,眼睛却没有停止四处张望,果然一派森林美景,树木郁郁葱葱,鲜花隐隐绰绰。蓦然回首,颤抖中经历了世界最长的吊桥。

  除了温哥华,Toronto也有许多公园。在欣赏举世闻名的Niagara Falls时,我们也站在公园里。远远地眺望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感受着溅起的水珠和氤氲之气,似乎空气也变成甜的了。

  这个大瀑布在伊利湖与安大略湖之间,由中间的果特岛分为两股。属于美国的叫American Fall, 落差51米,水帘宽304米;属加拿大的叫马蹄形瀑布,落差48米,水帘宽914米。两瀑相连,景色让人折服。旁边建有7、8层高的眺望塔,可以观赏瀑布景象。此外还有游船在瀑下的急流中颠簸,而船上的游人都成了清一色的“蓝蚂蚁”(蓝色雨衣外套)最吸引人的是冒险家带足食品、氧气,钻在密封的铁桶里从上游滚下瀑布,在深水旋涡里打转,最后冲到下游,成功者名声大振,也有人命丧水帘洞。瀑布附近,美国、加拿大两国都修建了大型水力发电站。

  Halifax 城市不大,市中心有8座主要公园。在那里,我撞见了穿苏格兰裙子的帅哥。据说,他们一年四季都是这样的打扮,彩色的格裙,及膝的羊毛长袜。

  多元文化之国

  走出Vancouver机场,却惊异地发现,满眼所见几乎没有语言障碍。温哥华是是气候条件最好的地方,也是加拿大华人集聚的城市之一。北美第二大中国城就在此,传统草药、茶叶以及各样中国美食均荟萃于此。

  此外,孙中山先生的古典花园是明代的风格,也是中国苏州市在国外修建的第一个古典花园。

  在第一个法国人Jacques Cartier踏上加拿大的土地四个半世纪以后,Quebec City仍然骄傲地保持着它一脉相承的法国文化,并且也于北美洲其他部分一起分享着它的建筑和艺术遗产。

  漫步于欧洲文化洋溢的这座城市,仔细体味着它的魅力和浪漫。的确,有别于北美大陆的任何一座城市,它的复杂而又错落有致将加拿大人和“老外”们吸引至此。有的地方静谧而美丽;另一些地方则宏大而壮观。为了探索魁北克的风情,我走进了许多小巷,并且在它们感动我的时候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历史书上说,1608年,Samuel de Champlain 在圣劳伦斯河北岸登陆,并在这片土地上建立了一个贸易中心,这就是Quebec City的起源。英法战争以后,根据《巴黎条约》,法国国王宣布英国拥有这片土地的所有权。

  可是,即使在现在,当地人还保持着高度的自治权力,他们的基础教育以法语为主,英语只能听个大概。在人们的心目中,“Quebec省长”即为“首相”,开会只需挂省旗,而不用加拿大国旗。即使这样,在高度自治的国家,也很少有人评评点点。

  Quebec City建在山崖中,俯瞰圣劳伦斯河,是墨西哥以北唯一的一个有城墙的城市。它的新旧两个城区好象隔了几个世纪远。旧城区里的法国传统和400多年的文化在狭窄而迂回的街道里被很小心的保留着。

  曾经保卫着整个城市、公园和纪念碑的17和18世纪的建筑,如今仍然冷眼看着人间的烟雨。而这座北美大陆保存最好的古堡城市 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原住民是加拿大最早的主人。他们在距今1-3万年前从西伯利亚经由白令海峡迁移而来。当时他们依靠自然环境过着游牧或定居的生活。他们中有猎人、渔夫,还有农民,有人好战,有人爱好和平。他们与土地和它所养育的一切生命之间存在着,而且现在依然存在着一种深厚的、心灵上的联系。原主民民族的文化包含有独特的精神信仰和仪式,其中许多由先人一代一代口头流传下来的。

  他们的许多传统文化一直保留至今,成为游客竞相追逐的风景。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也越发被国外艺术界所接受。

  最近50年,除了欧洲人,加拿大的地广人稀还成为许多亚洲人、拉丁人和非洲人移民的新去处。

  如果说近邻美国是“文化的熔炉”,把不同的文化融成了一种文化。加拿大就是文化的大拼盘,各种文化被摆在一个大盘子里,保持了各种文化本身的鲜明特色。

  福利之国

  在加拿大的第一次逛街体验是在Gastown的免税店里,当时我还在挑挑捡捡,觉得第一站不应该给整个旅程增加负担,可后来后悔末及。因为以后每一次支付,都清楚地明白商品价格标签上的数字还得再加上15%的税。

  便宜货加上红砖铺成的街道、著名的煤气钟和“Gassy Jack”的雕像,它们都在我的记忆深处打上了烙印。这个小镇也因此而得名。

  高税收高福利便成了这个社会的典型特征。如果失业在家,由纳税人缴纳,并转换成的救济金也可以养活一家几口。中国一些赚了钱的企业家,也希望投资几十万,获取一个加拿大身份,然后尽可以躺在前半生的利息和政府创造的福利里颐养天年。

  所有的省份中,只有在Alberta消费不用付省际税,这完全得益于它盛产石油。

  由于妇女地位持续提高,她们越来越多地走出家门,走进“上班族”。应运而生的问题是年幼的孩子无人照料。联邦政府每年通过减少税收和津贴的方式提供10亿加元用于托儿服务。

  加拿大的所有法令都规定,妇女有权请产假而不受罚,产假通常是17个星期。此外,失业保险计划则提供15个星期的福利金给母亲和10个星期的父母福利金给带初生儿的亲生父母或养父母。

  好客之国

  加拿大人的热情好客,得自大自然的熏陶培养。从白求恩大夫在中国抢救伤员,到加拿大前总理特鲁多在1970年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再到现在中加两国经济贸易等领域的健康发展。

  每到一处,容易转向却又偏偏爱跑的我总要向许多路人打听回酒店的路,热心的加拿大人总是不吝时间,不吝口舌,告诉我这个大路盲如何找回去。他们或许重复叙述,直到我记住了每一条街名,或许干脆拿起纸,画上东南西北。对他们的好意,我一直感激有加。

  在CN Tower,我乘坐透明的玻璃电梯在短短58秒钟到达了“世界的至高点”。从那里看到的多伦多全景令人叹为观止。在高度为1122英尺的地方有一块256平方英尺的玻璃地板,站在上面可以看见脚下的一切,令我心惊肉跳。

  为了留下美好的一瞬,我斗胆向玻璃上挪了半只脚,可一下就打住了。旁边一位绅士看出我的胆怯,便伸出了一只友谊的手,“Come on. It is nothing.” 他鼓励地说道。见我还是没有勇气,为证明这里是绝对的安全,他整个地躺在了玻璃上。我尖叫了一声,也走了上去。他微笑地向我挥挥手,说了一句“Take Care” 便走了。

  在卖特产Ice Wine的地方,和蔼可亲的老板娘笑眯眯地招呼我们品尝。“先尝后买,不买也没关系”。冰酒果然出奇地好喝,好象融进了店主的甜蜜。

  在Halifax我遭遇了一个皇家骑警, 和在电影里见得一模一样,戴着宽边的帽子,穿着红色的上衣和黑色的长裤,以及高帮靴。英姿飒爽自然不必多说,那多姿多彩的配乐骑术表演成为蜚声海内外的节目。同时他们还是警察,并已在国际上赢得了最先进执法机构之一的声望。

  除此之外,爵士音乐节、Toronto电影节、戏剧节、民间艺术节等都已成为加拿大人广结天下朋友的良辰。

  目前包括上海、重庆、长春、南京、西安等已分别与蒙特利尔、多伦多、温莎、伦敦、魁北克市等结为友好城市。江苏省、广东省、海南省等分别于安大略省、BC省、Prince Edward Island等结为姊妹省。

  10天的行程弹指一挥间,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就得踏上归程。在温哥华国际机场,我买了许多枫糖浆、枫糖巧克力和枫糖饼干,意外间还发现了一顶枫叶形状的帽子。所有的礼物都与枫叶有关,这就注定了我得带回满满的枫叶情。

相关热词搜索:加拿大 枫叶

上一篇:从“赌城”到大峡谷
下一篇:世界自然遗产伊瓜苏瀑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