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难:入侵者
2014-07-04 14:59:43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现在被我们迁移的物种数量,是史无前例的。我们无法预测这些生物失控后会怎样。令人不安的转变正蔓延到全球各地。调查人员们怀疑,地球已进入了一个空前剧烈的变化期。在这个纷乱的时代,我们只能确定一件事
 
 

  现在被我们迁移的物种数量,是史无前例的。我们无法预测这些生物失控后会怎样。令人不安的转变正蔓延到全球各地。调查人员们怀疑,地球已进入了一个空前剧烈的变化期。在这个纷乱的时代,我们只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地球正处在危难之中。改变一下观察的角度,你就会看到种种不安的迹象。它们是随机发生的兴盛与衰亡,还是世界性灾难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通过科学家的调查,想要解决的问题。

  研究人员发现了许多不属于本土的“外来物种”,已侵入所有大陆。世界各地发生的物种入侵事件,正慢慢汇集成一种影响深远而令人担忧的趋势。二战日本战败后,驻扎在日本和中国的美军回国时,带进了一个外来物种:台湾乳白蚁。一段时间之后,白蚁无处不在。在南方,人们每年要花费10亿美元进行白蚁防治。20世纪早期,一种喜欢木材的小生物使旧金山湾的码头陷于瘫痪,损失相当于现在的几十亿美元。1929年,美国本土发现地中海实蝇,光是加州农作物的潜在损失,就达每年10亿美元。20世纪80年代,来自里海的多形饰贝阻塞了大湖区的管道,耗资10亿美元。在抗击外来物种的战争中,我们损失的可能不只是金钱。入侵者甚至能伤害人体,危及人类的健康。维多利亚湖是全世界最大的热带湖泊,尼罗鳄对湖泊深处至岸边的所有大型动物都构成了威胁。原因是外来的尼罗尖吻鲈于半个世纪前进入了维多利亚湖。它们以本地小鱼为食使大约两百种此地特有的鱼类迅速消失。进口鱼类吸引了大批新渔民来到维多利亚湖。在湖上活动的人多了,与鳄鱼相遇的机会也就相应增加了。它们常常导致人员伤亡。乌干达的另一个健康问题,也就是日益增加的疾病。20世纪60年代,一名在卢旺达工作的外国工程师从南美带回一株水葫芦。7年之后,水葫芦布满了乌干达80%的海岸线。对渔民和他们的家人而言,这是一场灾难。白纹伊蚊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二手轮胎集装箱来到北美洲。这些昆虫携带着西尼罗病毒。南美火蚁和逃逸的非洲杂交物种杀人蜂从南方蔓延过来,夺走了很多人的性命。来自新几内亚的林蛇入侵太平洋上的关岛,它的毒液和有力的缠绕威胁着儿童的生命安全。19世纪中期,一位探险家在墨西哥的丛林里发现了一种美丽的植物,为之倾倒的探险家将它运回欧洲。1961年,夏威夷的一座植物园欣然接受了这种植物。不久,苗圃就开始出售野牡丹。它成了流行的装饰品。没有人料到,这种植物竟会成为一股危险的恶势力。短短40年内,野牡丹在比格岛上蔓延到了一万多英亩。它生长迅速,遮蔽了本土植物。当夏威夷的本土植物死亡后,支撑土壤的,就只剩野牡丹稀疏短浅的根了。土地变得非常松软,整片土地都有可能滑动,这会使夏威夷面临泥石流的危险。抗击入侵者不一定需要特殊的装备和训练。世界各地的普通人正在努力拯救自己的家园。在加州的大瑟尔海岸,一个称为“杂草战士”的团体正在扑杀来自南非的冰叶日中花。而南非人则在抗击来自澳洲的某种树。这种树会引发危险的火灾,改变水的流向,让需要水的人得不到水。如何促使大家行动呢?贸易全球化也在促使物种全球化。。一些研究人员预见到了可怕的后果,那就是大规模的物种灭绝。在世界范围内,物种入侵已是导致物种灭绝的第二大主因,仅次于栖息地被破坏。如今,我们已经知道了外来物种的破坏力,物种的大规模迁移还会盛行下去吗?就个人而言,我们在旅行和消费时应当更加小心。就整个社会来说,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车辆和船只应当受到严密的监视。这就像一场竞赛,关键要看生物进化的速度能不能跟上气候的变化。
 
 
 

相关热词搜索:入侵者 地球

上一篇:科学家们将提出七大奇思妙想 为地球降温
下一篇:美国《国家地理》:奶牛放屁危及地球环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