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的神僧、大麻和赌场
2014-06-13 14:19:58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神僧和大麻  加德满都的清晨。有淡淡的雾气。有看不清楚的神秘。如同神话发生的背景,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深处的绿色王国。王国的子民照例起得很早,在晨曦微芒的时候。会用红色花瓣和米或者面搅拌成粉红色的
 

 

  神僧和大麻

  加德满都的清晨。有淡淡的雾气。有看不清楚的神秘。如同神话发生的背景,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深处的绿色王国。王国的子民照例起得很早,在晨曦微芒的时候。会用红色花瓣和米或者面搅拌成粉红色的糊涂抹于额头。如此,他们会相信,神明将会降身,赐佑一天平安。

  尼泊尔人的清晨大多是在朝佛中度过。除了自身加持,还会把更多供品献祭于皇宫广场上众神的庙堂。神庙的羊油灯次弟点亮。星光,灯光。总会有微小光芒在天地间蔓延,此明彼暗,此起彼伏。

  皇宫广场。是一处规模庞大的寺庙建筑群。层层叠叠高高低低的神庙围绕皇宫而建。在统治者心中,神庙是排场,是威严,是让子民归顺的精神砝码。而在普通百姓眼中,他们拥有越来越多的神仙或者信仰可以选择。所以,女神庙,象头神庙,湿婆神庙、毗湿奴庙、黑天神庙,每尊大神都不缺乏各自拥趸。

  广场上逡巡着许多印度僧人。都有着华丽的胡须与装扮,显得气宇轩昂。他们会主动让游客拍照,然后索要昂贵拍摄费用。他们显然早已练就最上镜的表情和姿势。胡须微翘,眼神微聚,嘴角微抬,手臂微举,仿若神明附体。不过拍照前后嘴脸的转换之快,也让我对他们的专业演员身份深信不疑。

 

2

 

  广场上有卖鲜花供品的女人。穿淡绿,粉红,杏黄的色彩明艳的印度纱丽。衣服的颜色与售卖鲜花的缤纷,把原本单调的广场一下子就布置成了唐朝的染坊。其中一个卖花女看到在庙堂高处拍照的我。眉头微皱,似乎在心里算计,是该去要拍照费还是应该扭头不理。

  庙堂。神庙高出平地。要攀爬十几级一米多高的巨大台阶才能抵达。是在加都几天常来的地方。因为身居高处,视野旷达。可以把远近高低看得清楚。

  神庙是正四面体的木质塔楼结构。由于年久失修,处处腐朽,垃圾横生,硕鼠横行。老鼠都很肥大,在游客身边眼前缓慢行走,能看清有的皮毛已光秃,有的毛则像是蘸了酥油,粘在一起。没有人大惊小怪的叫嚷。

  我想这是因为老鼠与破庙本和谐共生,反差不大,反馈到意识中,就不会觉得奇突。如果把场景换成5星酒店,高级宴会厅的地毯上突然出现一只不知从哪里爬出的健硕老鼠,那场面就一定惊心动魄惊天动地了。

 

3

 

  身边有几个当地男孩,几乎与他们天天碰面。应该已是学校放假,他们就把破庙当成聚地。聚在一起喝酒泡妞吸大麻。

  大麻,曾经有过很多机会尝试。在阿姆斯特丹的Coffee Shop,在巴塞罗那的地中海岸边。那时候太矜持,也过高估计大麻的危害。其实,只要浅尝辄止,掌握度量,应该问题不大。少量砒霜和鸦片都是用作药物来使用的。

  一个男孩先把普通香烟的烟丝磕掉。再卷入大麻烟叶。点燃后,几个人轮换,一人吸一口。我问,能试一下吗?其中一个说,可以,把卷好的烟递过来。
 

  第一口感觉比普通烟味略重,呛口鼻,刺耳目。第四口时反应就明显起来。由外而内,胸闷,有呕吐感觉。并没有想象中的轻爽。男孩们看到我的表情变化,都笑了。知道这一定是我的第一次。我也觉得自己愁眉苦脸的样子滑稽,于是也一边咳嗽一边跟着笑了起来。

 

 

4

 

  赌场

  那扇大门掩映的,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天地。赌场内的精致与豪华与奢靡,与外面街市的粗鄙与寒酸与贫穷,一一对应。所以在尼泊尔,赌场禁止本国人进入。我想是政府不想招惹民怨。

  老马做药材生意,已经在尼泊尔居住数月。雨季是药材批发淡季,他不再常去拜访客户。于是他的雨季的尼泊尔生活被简化为3种形式。睡觉,在赌场赌博,在去赌场赌博的路上。因为从赌场回酒店有免费专车,所以那一小段时间在他看来就可以忽略不计。

  是在加都华人聚集的龙游客栈。我问客栈老板赌场怎么走?老板一指正从楼梯走下的老马,说,跟着他。老马40岁左右年纪。分头梳得亮汪汪。眼睛不大,但是足够精神。左手食指和无名指各戴着一枚斤两十足的金戒指。

  老马也果然识途。他带着我在泰米尔密如蛛网的横竖巷道间穿行。恐怕也只有他认得从客栈到赌场的最近路途。他问,第一次来尼泊尔?我说,恩,第一次。他问,以前去过赌场吗?我说,去过,摩纳哥蒙特卡罗的赌场。他问,有多少输赢?我说,没进去赌。当时穿的衣服不对。刚从尼斯的海滩上岸。还穿着短裤背心,不让进。他说,可惜。

  加都每晚都会下雨。大片黑色云层一点一点吞噬着头顶的光明天空。

 

5

 

  老马继续问,你今天玩多大?我说,就1000卢比(大约100人民币),输光就走。老马说,这种心态最好。我问,您今天打算玩多大?他说,不一定。看感觉。感觉对了,一宿都泡在赌场。反正24小时不关门。还有免费酒水夜宵。我问,您以前最多赢过多少?

  他说,最多,最多也就几万。我做小本生意,比不了国内来的那些大款大官。我亲眼见过一个厅长,一个晚上输了500多万,转天又见他。还有一个更神的,是北京来的女大款。据说以前很有钱,后来却差点破产。她去找瞎子算命。瞎子说,你这一生有两把赌运,还有翻盘机会,在西南方向。

  那女的就到了这儿的赌场。她只玩了两把轮盘。轮盘赌的赔率最高,押1赔35。她把身上带的几万块全都押了2,结果第一把就赢了100多万。接着她又把全部刚赢的继续押2,奇迹又来了。那个晚上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她,有人说她出家了。那天也下雨,就像现在。

  老马的话中多少有吹牛和夸张的成分,比如“押2”更像是为增加真实性而杜撰的细节。前面的铺垫也并没有交代出押2的原因。而且后来出家的结局更像是说书人的口吻。不过我觉得这个故事大体可信。

  天空那道明与暗的界线终于压过头顶。感觉有雨点滴到脸上。这时老马说,我们到了。

 

6

 

  赌场是在一家五星酒店的地下一层。如果从正面进入,是要交入场费。其实以前并不收费,还提供免费餐饮。只是后来中国游客混吃骗喝的太多,赌场不愿意再为他们买单。老马带我从酒店的侧门进入赌场,省掉了入场费。

  赌场里,我能一眼看出哪些是印度人,哪些是中国人。我想,那些阅人无数的侍者应该也能一眼分辨出哪些人有钱,哪些人是穷光蛋。我换了1000卢比筹码。按照每次押注的下限,我只可以赌三次。显然老马对每一种赌具了如指掌。他给我讲解每一样的玩法,技巧。难得的是,他甚至把自己摸索出的诀窍也倾囊相授。

  轮盘赌概率太小。21点需要计算,并不适合新手。只有百家乐最容易上手。就是玩家和庄家比牌的大小。无论押大押小,赔率都是1:1。也可以押平(Tie),有1:8的赔率。当然机率更小。老马总结出的诀窍叫“跟赢反输”。

  跟赢。先看同桌的其他人谁运谁背。如果一个人押大连赢,你也跟着押大,多半会赢。反输。如果一个人押小连输。他撤台后的那一把,你仍旧押小,就多半会赢。老马的窍门果然灵验。我连赢六庄。不过这始终是在看别人运势押牌,并不是自己性格。后来随意押了几把,就输多赢少了。

  吃完法式自助餐,看完赌场每日都会上演的人妖表演。又赌了几把,各有输赢。体验的目的已达到,也就失去继续的兴趣。换回本钱后,把剩下的筹码孤注一掷。回去的路上。我问老马今天为什么不玩,他只说感觉不对。

  酒店的专车宽敞舒适,看着车窗外的瓢泼夜雨,却觉得心情晴好……
 

相关热词搜索:尼泊尔 神僧 大麻 赌场

上一篇:西班牙斗牛士:生死边缘上的优雅贵族
下一篇:拉萨的清真大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