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希合作“保育”北京延庆恐龙足迹化石
2018-10-16 10:20:5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中希合作保育北京延庆恐龙足迹化石10月15日,来自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的保育专家尼古拉斯·萨拉帕克斯在清理准备敷水泥的岩缝。10月15日,来自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的保育专家乔治斯·格瑞裴勒克斯(右


中希合作“保育”北京延庆恐龙足迹化石



10月15日,来自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的保育专家尼古拉斯·萨拉帕克斯在清理准备敷水泥的岩缝。



10月15日,来自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的保育专家乔治斯·格瑞裴勒克斯(右)和尼古拉斯·萨拉帕克斯(左)在对延庆恐龙足迹化石进行保育。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10月15日,工作人员在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对恐龙足迹化石开展试验性保育工作。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上图:保育团队工作人员用注射器将化学试剂注入岩石裂缝中,使其具备抗风化和防水能力;下图:保育团队工作人员为裂缝较大的岩层敷水泥,以防止存有恐龙足迹化石的岩层剥落。(拼版照片,10月15日摄)。  新华社记者 罗晓光 摄
 
(化石网报道)据北京日报(李瑶):10月12日至10月16日,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保育专家尼古拉斯·邹若思教授一行六人以及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张建平教授团队在延庆继续开展延庆恐龙足迹化石试验性保育合作,在足迹及其周边涂抹一种特殊的试剂,通过“打针上药”有效防止足迹风化。此前,相关技术在国内尚属空白。

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北部,总面积620.38平方公里。公园以前寒武纪海相碳酸盐岩为物质基础,园内共遍布着6个恐龙足迹化石集中点,其中1号点数目最多,达170多个。2011年以来,延庆区采取了路段改线、冬季覆盖等各种措施,保护足迹不受破坏。

今年5月,莱斯沃斯保育团队对延庆恐龙足迹1号点开展大范围的试验性保育研究,经过延庆一轮雨季的考验,其所用化学试剂对于防止化石面风化效果良好,保育后的恐龙足迹视觉效果也更加清楚。本次保育主要目的是针对恐龙足迹化石保护区1号点上一阶段未完成的坡面最上部的恐龙足迹化石继续开展试验性保育工作,完成冬季保育试验。

此阶段试验性保育工作的开展,主要是为了恐龙足迹所在的岩层,不受雨雪侵蚀及风化的影响,同时能够更加清楚地呈现恐龙足迹的形态特征,保护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中最重要的核心地质遗迹的同时,注重对游客的科普宣传,从而为今后进一步的保育工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恐龙足迹化石在野外环境中的保育技术目前国内暂时没有应用,国外也没有其他成熟的案例,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化石保育工作中的经验十分丰富,并拥有这项技术的资质认证。今年对延庆恐龙足迹的试验性保育工作,初步确认了这种技术对于延庆世界地质公园恐龙足迹坡面的适用性,锻炼了延庆地质公园保育技术队伍,为今后国内类似的化石遗迹的抗风化技术开辟了先河。

为进一步探索和弘扬人类社会和地球之间的相互联系,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在本次恐龙足迹试验性保育阶段,特邀保育专家伊利亚斯教授为千家店小学开展一堂生动有趣的科普课程,并带领学生们观摩恐龙足迹保育现场工作,为他们讲述保护家乡这些珍贵地质遗迹的意义。

千家店小学是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地质科普学校,具备完善的地质科普教室和地质广场,为学生提供了接触地学知识的很好的场所。千家店小学设有地质社团,并定期同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为学生们开展丰富多彩地学科普活动,如科普讲座、夏令营活动、绘画比赛等,注重培养学生们知家乡、爱家乡的情感。本次通过希腊专家的科普讲座及观摩家乡恐龙足迹保育现场,使得学生们对家乡的硅化木化石和恐龙足迹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并懂得保育家乡地质遗迹的重要性。

延庆于2019年即将举办A1级别世园会,在畅游世园会的同时,也欢迎各位游客来到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各个园区,去感受亿万年前原始森林的千家店,去穿梭碧水青山的龙庆峡,去触碰千年前远古迷境的古崖居,去领略气势磅礴的八达岭,从而感受亿万年地球演化的轨迹,领略造山运动的波澜壮阔,欣赏生物世界的五彩缤纷,品味文化积淀的厚重与辉煌。

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北部延庆区,地处华北平原与内蒙古高原的过渡地带,由西部的龙庆峡园区及古崖居园区、东部的千家店园区和南部的八达岭园区组成,总面积620.38平方千米。公园以前寒武纪海相碳酸盐岩为物质基础,以中生代燕山运动地质遗迹为核心,是集构造、沉积、古生物、岩浆活动及北方岩溶地貌为一体的综合性地质公园。公园内的恐龙足迹化石距今约1.5亿年,是世界首都圈内唯一的恐龙化石记录,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意义和研究价值。初步研究表明,留下这批恐龙足迹的恐龙可归属于蜥脚类、中小型蜥脚类足迹、大型与小型兽脚类和小型鸟脚类。

相关报道:恐龙足迹化石保育:“打针上药”增强抗风化防水能力

(化石网报道)据北京晨报(吴婷婷):恐龙是数亿年前地球的主宰者,它们庞大的身躯仍是如今电影作品中最博眼球的主角。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恐怕只能通过那一个个恐龙足迹重构它们生活的场景。2012年,延庆宣布在千家店镇发现大批恐龙足迹化石,这是世界上首都圈唯一的恐龙记录。6年后的今天,由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张建平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联合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保育团队,在延庆开展恐龙足迹化石保育,为存在雨水侵蚀和风化破坏威胁的足迹化石“打针上药”,增强这些“大脚印”抗风化和防水能力,共有170余个恐龙足迹化石将得到修复。

保育步骤

拼接

恐龙足迹历经数亿年终得与世人见面,可谓珍贵至极。但延庆恐龙足迹位于露天环境,风吹日晒,难免出现风化现象。因此技术人员实施保育的第一步就是观察,观察是否有新的恐龙足迹,足迹的保护情况如何,是否有风化出现裂痕等。保育项目负责人、希腊莱斯沃斯地质公园博物馆副馆长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有些足迹已经呈碎块状,技术人员需要小心地将其拼接在一起,以便之后用黏合剂黏合起来。

记者发现,从外观上看,大部分足迹化石都很完整,只有仔细看才能发现有非常细小的裂痕。为什么要将如此细小的缝隙填充起来?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处地质遗迹保护与建设科科长曾光格解释说:“咱们有句话叫‘小洞不补,大洞吃苦’,所以如果不把小洞填充起来,将会对恐龙足迹带来致命打击。”瓦里亚科斯也表示,除了雨水渗透的影响,雨水结冰、冰块对缝隙的影响会更加明显。此外,有些缝隙中会生长植物,这同样不利于恐龙足迹的保护。

清理

曾光格介绍,保育项目中清理环节至关重要,这个过程分为物理清理和化学清理两个部分。技术人员首先用各式大小的刷子轻轻将恐龙足迹表面的浮土、缝隙里的植物扫除。“这可是一个细心的活儿,既要扫干净,还要小心翼翼,要不一些风化的足迹小碎块很容易被不慎扫除,给恐龙足迹带来不可逆转的损失。”

记者看到,每位技术人员手中至少拿着三支毛刷子,有的刷头非常细,它的作用是扫除细缝里的尘土,有的是排刷,但刷头也十分柔软。技术人员有时还得用上牙刷,它能有效起到清除尘土的作用。浮土清除完成后,技术人员还需用双氧水或者酒精对恐龙足迹进行化学清理。

“打针”

完成恐龙足迹表面清理后,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给足迹“打针”,也就是用黏合剂将缝隙黏合起来。

技术人员使用的针头是普通的医用针头,因为它足够细小,可以伸进缝隙中。不过,注射的针水可大有讲究。瓦里亚科斯介绍说,虽然此前对延庆的硅化木进行过保育,但是针对恐龙足迹的保育还是第一次。因此,希腊技术人员在希腊根据延庆恐龙足迹的特点不断地配比化学药品,使其能够充分地与恐龙足迹缝隙融合。

不过这款恐龙足迹特供针水到底是何种“配方”,瓦里亚科斯并未透露。曾光格告诉记者,目前这项技术保密,但是希腊技术专家会将这一技术教授给中方技术人员,“严格来说,这是一项引进技术,而绝不是把既有的技术简简单单地照搬过来,我们需要不断地试验、测试,寻找到适合的方法。”曾光格表示,今年的保育项目之所以叫实验性保育,正是因为需要考量在延庆目前的环境下,这个项目有怎样的效果,在此过程中,技术人员将不断地对保育后的恐龙足迹进行监测。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即使这项保育技术没有起到很好的保育效果,技术人员也可以将恐龙足迹进行恢复,不会对其造成破坏。

配好针水后怎么“打针”?来自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学与地层学的学生李楠、方军、张瑶都是保育员,他们告诉记者,与普通“打针”不同,给恐龙足迹“打针”一般需要打三次。李楠说:“‘打针’主要针对的是恐龙足迹上细小的缝隙。我们完成清除浮土后,需要先用5%浓度的化学针水注射进缝隙,然后观察缝隙的黏合情况,然后再分次注入15%和20%浓度的化学针水,三针打完这一步骤方能完工。”李楠告诉记者,浓度不同,渗透率不同,浓度越小,渗透率越好。

防水

完成填充后,技术人员还将对恐龙足迹进行防水处理。曾光格介绍,技术人员将防水剂涂在足迹表面,使其能够抵挡住雨水的侵蚀。

在瓦里亚科斯看来,保育最难的一步则在于让保育后的恐龙足迹看上去更加自然。记者了解到,无论是用于黏合缝隙的针水,还是抵御雨水的防水剂,除了达到很好的保育目的,还得让这些材料与恐龙足迹、周围山体完美融合。曾光格告诉记者:“完成保育后,这些恐龙足迹从视觉上来说将更加清晰可辨,反光效果也会更好,更容易为游客所欣赏。”

保护举措

延庆恐龙足迹位于滦赤路K132处东侧,由于毗邻公路,较多车辆通过对恐龙足迹的保存非常不利。地质公园管理处联合延庆区公路分局对滦赤路进行改线。改线后,原公路不再允许社会车辆通行,仅供地质公园游客游览参观,从而实现了恐龙足迹化石保护区域封闭管理。

恐龙足迹

张建平教授团队技术人员介绍,恐龙足迹化石是恐龙在生活时期行走于未完全固结的沉积物表面上而留下来的足部印迹,经成岩作用而保存下来的化石。它不仅包括了恐龙的足迹、行迹,还包括恐龙的游泳迹、尾迹以及休息迹等。

足迹种类

据技术人员介绍,不同类别的恐龙,其足部骨骼结构有很大的差异,这些独有的特征会反映到足迹的形状上,据此可以判断恐龙的类别。根据恐龙足迹的轮廓及形状可以区分兽脚类、蜥脚类、小型鸟脚类、禽龙—鸭嘴龙类、剑龙类、甲龙类和角龙类等。其中,兽脚类足迹通常为三趾型、并有非常尖锐的爪痕;蜥脚类足迹由前后足迹组成,都像大型的圆坑,后足迹还有约三个粗壮的爪痕;禽龙—鸭嘴龙类足迹的后足迹为三趾型,脚趾形似苜蓿叶,爪痕非常粗钝。

足迹形成

张建平教授团队技术人员介绍,在漫长的恐龙时代中,恐龙行走留下了无数的足迹。然而,人类发现的恐龙足迹化石并不多。这是因为恐龙的足迹在一般情况下是很难保存下来的。比如,在干硬的地面上,恐龙走过后只能留下浅浅的印痕,很快便消失了;在过软的地面上,恐龙足迹会很快被周围流动的泥沙埋没;只有在泥沙的温度、黏度、颗粒度都很适当的地面,恐龙足迹才能被保留下来,而且这些足迹要及时地被后来的沉积物覆盖,过早或者过晚都不能形成足迹化石,由此可见恐龙足迹的珍贵。

晨报档案

2012年1月,延庆区政府正式公布,千家店镇延庆硅化木国家地质公园核心区内发现大批距今约1.4亿至1.5亿年前晚侏罗纪的恐龙足迹化石。这是世界上首都圈唯一的恐龙记录。

张建平教授介绍说,恐龙足迹化石位于千家店园区核心区S309线延庆段南侧,保存于上侏罗统土城子组三段紫红色砂岩中。恐龙足迹位于山体上,密集分布于山底到山顶的区域。留有恐龙脚印的山体原本应是水平位置,但由于地壳运动,部分足迹随山体提升至山顶。至于足迹何时暴露出来的,张建平推测应该是最近几十年的事,“这可能是在修路开山时,恐龙足迹才暴露的,但保留得很好,几乎没有受到毁坏。”

相关报道:中外专家雨中为恐龙足迹“打针上药” 恐龙脚印增加至185个

(化石网报道)据北京青年报(赵婷婷):延庆恐龙足迹化石保育将于今日完成主体工程。这是自2011年恐龙足迹化石被发现以来的首次大规模保育。通过保育,部分此前不确定的“大脚印”得以确认,恐龙“大脚印”的数量由170多个增加致185个,足迹化石也更坚固,部分“幻迹”变得清晰可见。

“大脚印”最浅仅几毫米极易风化侵蚀

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位于北京市西北部,总面积620.38平方公里。公园内共发现6个恐龙足迹化石集中点,其中1号点数目最多,足迹化石达170多个。此轮大规模保育就是围绕1号点进行。

这些恐龙足迹化石距今已有1.5亿年,是世界首都圈内唯一的恐龙化石记录,也是北京地区首次发现恐龙存活过的痕迹。初步研究表明,留下这批恐龙足迹的恐龙可归属于蜥脚类、中小型蜥脚类、大型与小型兽脚类和小型鸟脚类。

由于延庆的自然环境特点,岩石上的恐龙足迹化石很容易被风化侵蚀。2011年以来,延庆区已对这些足迹化石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比如对其所在的滦赤路部分路段进行改线,避免人为因素破坏化石。每年冬季,还会用毡布对足迹所在山体坡面进行整体覆盖保护,以减少严寒气候带来的负面影响等。

然而,保护仅能维持现状,想进一步清除对化石的破坏因素,延长其“寿命”还需要进行专业的保育。据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管理处地质遗迹保护与建设科科长曾光格介绍,这些恐龙足迹最深达两三厘米,最浅的只有几毫米,如果不及时保育,时间长了就存在被风化的风险。

恐龙“大脚印”增加至185个

为此,地质公园请来了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的保育专家以及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张建平教授团队。“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和延庆世界地质公园有相似的地质遗迹,而且博物馆在化石保育工作中的经验十分丰富,并拥有这项技术的资质认证。”曾光格说,他们的核心技术包括化学试剂等是目前国内所没有的。

去年10月下旬,公园启动了恐龙足迹化石第一阶段试验性保育工作,来自希腊的专家利用三天时间,对三个恐龙足迹及周边岩石进行了试验性保护。“专家们在岩石上涂抹了一种特殊的防风化试剂,经过一个冬天的监测和观察,岩石在试剂作用下不仅没有不良反应,而且有致密、固化效果。”曾光格说。

第二阶段的保育于今年5月启动,专家对恐龙足迹1号点开展了大范围的试验性保育,经过夏天一轮雨季的考验,其所用化学试剂对于防止化石面风化效果良好。此次保育主要是针对恐龙足迹1号点上一阶段未完成的坡面最上部的恐龙足迹化石继续开展试验性保育工作,完成冬季保育试验。令人欣喜的是,在保育过程中,专家又确认了不少以前因模糊而没有确认的足迹化石,“现在1号点的足迹总体数量已经增加到185个了”。

部分“幻迹”变得肉眼可见

此轮试验性保育,除了保证恐龙足迹所在的岩层不受雨雪侵蚀及风化影响外,同时还能够更加清楚地呈现恐龙足迹的形态特征,保护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中最重要的核心地质遗迹。“坡顶上方有一些之前没有处理过的‘幻迹’,就是一些不太清楚的脚印,通过这次保育处理后变得十分清楚。天气好的时候,保育后的足迹反光更强,站在山底就能直接看到上面的足迹。这是最直观的效果。”曾光格说,这在保育之前是完全看不到的。

下一步,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将与希腊莱斯沃斯木化石森林世界地质公园继续开展第三阶段的保育工作,进一步保护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其他点位的恐龙足迹化石,同时还将对新挖掘出来的硅化木进行保育。

现场

中外专家雨中为恐龙足迹“打针上药”

头戴安全帽,身着白大褂,手上还戴着蓝色的塑胶手套,保育人员看上去很像是医院的大夫,而他们正在做的工作也正是要给恐龙足迹化石“治病”:有的拿刷子清理岩石表面,有的用不同粗细的针管给恐龙足迹“打针上药”。淅淅沥沥的降雨时急时缓,延庆山区的室外温度只有不到10℃,一位红衣男士的鼻头已经冻得通红。

给这些“大脚印”“问诊”主要有三个步骤:保育人员要先用酒精和水清洗足迹及周边的岩石,清除杂质,毛刷的软硬得适中,太软了有些尘土扫不出来,太硬了怕对足迹造成破坏,有时候干脆直接用牙刷一点点刷。

清理干净后要立刻进行下一步——“打针上药”,“这是最关键的一步,用到的化学试剂和填充技术都是希腊专家团队带来的。”曾光格说,现在做的都是试验性保育,怎么“上药”也有讲究。要先看岩石表面有无裂隙,再根据“伤口”的规模、状态作进一步处理。“伤口”大的用水泥沙子填充,小的则用特殊胶水粘合,再用针管将试剂注射到里面,“要保证试剂充分渗透进去,才能对岩石起到加固效果”。最后,专家再把试剂整体刷在足迹及周边的岩石上,这些化学试剂除了粘合加固的作用,还可以抵抗外界风化。

对话

建议给恐龙足迹加盖玻璃罩

对话人:希腊莱斯沃斯地质公园博物馆副馆长、保育项目负责人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

北青报:自然环境中哪些因素对恐龙足迹化石损伤最大?

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风化和雨水对化石的损害最大。尤其是水,对野外化石遗迹的损害最大。水不仅会加速风化,让缝隙里面的植物不断增长,气温降低水变成冰后,还会让岩石的裂隙扩大,甚至导致整个岩层崩塌。此外,水滴石穿的作用也不容小觑,所以如何阻止水的损害非常关键。建议可以在恐龙足迹化石上面加盖一个玻璃罩,隔绝空气和水,保护效果最好。

北青报:未来还要对硅化木作保育,恐龙足迹化石保育和硅化木保育有何不同?

伊利亚斯·瓦里亚科斯:通过去年的采样,我们发现恐龙足迹岩层中有硅,也就是说和硅化木中含有相同的物质。二者保育的不同在于,硅化木碎块和错位比较多,需要不断拼接和搬运。而恐龙足迹主要在一个坡面上,不需要大范围搬动,只是作保育。不过,二者的保育都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不是一下子就完成了。

相关报道:延庆恐龙足迹化石“打针”御寒

(化石网报道)据京郊日报(刘菲菲):昨天,记者从延庆区获悉,继今年5月,对恐龙足迹化石启动大规模修复保护后,10月12至16日,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保育专家尼古拉斯·邹若思教授一行6人以及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张建平教授团队,针对恐龙足迹化石保护区1号点上一阶段未完成的坡面最上部的恐龙足迹化石,继续开展试验性保育研究,完成冬季保育试验。

莱斯沃斯保育团队今年5月份对延庆恐龙足迹1号点开展大范围的试验性保育研究,经过延庆一轮雨季的考验,其所用化学试剂对于防止化石面风化效果良好,保育后的恐龙足迹视觉效果也更加清楚。本次保育主要是为了恐龙足迹所在的岩层,不受雨雪侵蚀及风化的影响,同时能够更加清楚地呈现恐龙足迹的形态特征,保护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中最重要的核心地质遗迹的同时,注重对游客的科普宣传,为今后进一步的保育工作奠定基础。

据了解,恐龙足迹化石在野外环境中的保育技术目前国内暂时没有应用,国外也没有其他成熟的案例。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自然历史博物馆在化石保育工作中的经验十分丰富,并拥有这项技术的资质认证。今年对延庆恐龙足迹的试验性保育工作,初步确认了这种技术对于延庆世界地质公园恐龙足迹坡面的适用性,锻炼了延庆地质公园保育技术队伍,为今后国内类似的化石遗迹的抗风化技术开辟了先河。

延庆将于2019年举办A1级世园会,在畅游世园会的同时,也将迎接世界各地游客来到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各个园区。公园内的恐龙足迹化石距今约1.5亿年,是世界首都圈内,的恐龙化石记录,具有十分重要的科学意义和研究价值。初步研究表明,留下这批恐龙足迹的恐龙可归属于蜥脚类、中小型蜥脚类足迹、大型与小型兽脚类和小型鸟脚类。

相关报道:中希合作“保育”北京延庆恐龙足迹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罗晓光 摄):近日,希腊莱斯沃斯世界地质公园保育专家团队、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专家团队与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保育团队联手,开展新一轮延庆恐龙足迹化石试验性保育国际合作。此次合作旨在保护延庆世界地质公园恐龙足迹化石所在岩层不受雨雪侵蚀及风化影响,更清楚地呈现恐龙足迹化石形态特征。

北京延庆世界地质公园内的恐龙足迹化石形成于约1.5亿年前,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和研究价值。

相关热词搜索:恐龙 化石

上一篇:中国地质大学逸夫博物馆打造地学立体科普平台纪实
下一篇:安徽繁昌人字洞遗址发现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繁昌县举办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