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所长杨群写给久远未来的地球主人
2017-03-16 08:21:2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所长杨群写给久远未来的地球主人(神秘的地球uux cn报道)据新华社北京3月15日新媒体专电 久远未来的地球主人:这是一只来自2017年的漂流瓶。你是谁?是另一个文明物种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所长杨群写给久远未来的地球主人
 
(神秘的地球uux.cn报道)据新华社北京3月15日新媒体专电 久远未来的地球主人:

这是一只来自2017年的漂流瓶。你是谁?是另一个文明物种在勘察人类的废墟,奇怪于我们在自然界搭起的“蜂巢”与“蚁穴”?还是已经与自然协同发展的新人类,在研究“祖先”的遗迹?

以宏演化的视角,地球上每个物种从开端到灭绝,平均“寿命”在200万年左右。作为已经走过十几万年的智人,必然会思考命运这件大事。

几亿年以来,海平面的升降已有许多个旋回;历史上完全无冰期,海平面曾上升数百米之高,只剩下少量的高地。从长周期来看,我们刚刚走出极冷期,进入间冰期,但最近100多年来气候变化加快,让我们很担心间冰期会被打断,一旦走出冰期,南极洲冰盖融化,海平面将快速上升。

在我目力所及的历史,人类对地球环境的影响、对生物群的伤害已触目惊心。作为物种之一的人类,几万年来,从非洲到欧亚到美洲,造成大量其他物种的灭绝。尤其是现代人类的短短几百年,大量开发利用土地、矿产、化石能源,造成水、大气、土壤的快速损害,未来人类生存环境堪忧。

生态系统的崩溃是否会到来?冰盖消失以后淹没城市的担忧是否会成为现实?温室效应是不是“伪命题”的争议有没有答案?

在我看来,自然的力量远超出人类的想象。人类自身的很多行为让自己越来越依赖于特定的环境。人类的这种“特化”值得高度关注,一旦我们适应的环境消失了,我们来得及应对吗?这只是对地球环境而言,更不用说星际环境了。即使征服火星,也同样要适应新的环境,而人造的环境总是非常有限的。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创造的一切,在大自然面前,仍需充满敬畏。在我们这个时代,很多人也已经意识到,地球上很多“同伴物种”的生存能力、延续能力可能比人类要强得多。

作为自然科学工作者,我要放眼百万年;作为人大代表,我要考虑当下。现在的人类是否像当年的恐龙一样主宰着世界,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傲视群雄,体量越来越大?但如何避免恐龙的命运,检视我们发展中的问题,最后与大自然协同发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也正在做着。

杨群

2017年3月13日

相关热词搜索:杨群 地球

上一篇:全国人大代表杨群:我国在早期生命研究领域“领跑”
下一篇:中国古生物化石保护基金会走进蒲公英中学开展“走近地球科学”大型公益捐赠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