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来县南家沟遗址出土2000余件旧石器晚期文物
2016-09-15 12:29:5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出土的锛状器(化石网报道)据燕赵都市报(张清华):近日,河北师范大学怀来考古队在南家沟遗址出土了2000余件石制品、动物化石、装饰品、骨器等文化遗物,并筛选出大量石制品碎屑和动物碎骨。南家沟遗址是怀来


出土的锛状器

(化石网报道)据燕赵都市报(张清华):近日,河北师范大学怀来考古队在南家沟遗址出土了2000余件石制品、动物化石、装饰品、骨器等文化遗物,并筛选出大量石制品碎屑和动物碎骨。

“南家沟遗址是怀来盆地内首个经发掘确认的包含细石叶技术的旧石器晚期遗址,为研究中国北方乃至东北亚地区细石叶技术的起源、扩散等科学问题增添了新的坐标和证据。”考古队领队牛东伟说。

出土文化遗物2000余件

怀来盆地地处我省西北山间盆地东部,西接涿鹿盆地,东连北京延庆盆地。南家沟遗址位于怀来县桑园镇辛窑村东南,紧邻官厅水库。2014年,河北师大历史文化学院与张家口市怀来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在野外调查时发现该遗址;今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古队从今年7月起开始对南家沟遗址进行正式发掘,发掘面积共约25平方米。

牛东伟表示,遗物分布密集,出土石制品、动物化石、装饰品、骨器等编号文化遗物共计2000余件,并筛选出大量石制品碎屑和动物碎骨。

据牛东伟介绍,在发掘区域内发现三四处灰堆,灰堆就是人类用火后留下的较为集中的灰烬堆积。灰堆周边及内部出土大量石制品碎屑以及烧骨,表明当时的人们可能主要围绕火堆进行石器加工、制作等生产生活行为,初步判断这里可能是当时人们的一个营地。

“南家沟遗址出土大量细石核和细石叶以及加工精致的石器,大量细石叶宽度多在0.5厘米以内,细小而锋利。”牛东伟说,这些细石叶可能在当时多被古人用来嵌入木柄或骨柄中,作为刀刃使用。结合石制品类型特征以及遗物埋藏部位推测该遗址年代可能为旧石器时代晚期晚段,距今一万年到两万年。

出土8件鸵鸟蛋皮制作的装饰品

南家沟遗址还出土了一些骨器,以及四五件加工精致的骨针,其中一件除针尖缺失一点外,大体完整。它呈扁圆状,通体磨制,尾端带针孔,长度超过5厘米,最宽处0.3到0.4厘米。“至于这些骨针用何种骨头制作目前还无法断言。”牛东伟。

此外,南家沟遗址还出土了8件鸵鸟蛋皮制作的装饰品:串珠,均为环形,直径约为0.6厘米,表面经过磨制而较光滑圆润,孔径约为0.3厘米,多为两面钻孔所致。不仅有成品,还有处于制作阶段的半成品。

牛东伟说,类似串珠在阳原的虎头梁遗址、宁夏水洞沟遗址乃至非洲都曾发现过,“将这些点串联起来看,应有很多可以研究的地方。”

据了解,考古队已将部分样品寄送实验室进行测年。“怀来盆地旧石器考古基础比较薄弱,希望今后能够逐步建立和完善该盆地旧石器考古的年代框架和石器技术演化序列。”牛东伟说。

相关报道:怀来出土2000多件旧石器晚期文物

(化石网报道)据张家口新闻网:9月8日,历时2个月的怀来县南家沟遗址考古发掘工作结束。此次发掘中,共发现2000多件石制品、装饰品、骨器等旧石器时代晚期文物。这些文物的发现,反映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的生活方式,展现了当时人们生活的面貌。其中,做工精美的骨针和鸵鸟蛋壳制成的10多件串珠,不仅反映了当时古人类已有较高的制作工艺水平和审美意识,还表明当时怀来盆地有鸵鸟生存。

据了解,南家沟遗址位于怀来县桑园镇辛窑村东南,紧邻官厅水库。2014年,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与怀来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在辛窑村东南进行考古调查时,从地层剖面下部堆土中采集到少量石制品。随后,在剖面上发现少许嵌入地层的石制品,从而确定了文化层的具体位置。2015年对该遗址进行了小范围试掘,发现文化遗物分布密集,出土了丰富的石制品及动物化石。今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河北师范大学、怀来县博物馆联合考古队开展了发掘工作。

此次发掘工作从7月中旬开始。怀来县博物馆馆长李鼎元介绍,考古发掘到第10天,在南家沟遗址发现了少量的石制品。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进展,到目前出土文化遗物达到2000多件。其中,包括10多件串珠,这些串珠的直径约为0.6厘米,表面经过磨制光滑圆润,孔径约为0.3厘米。经考古专家确认,这些串珠是由鸵鸟蛋壳制成的,除了这10多件成品之外,还有一些鸵鸟蛋壳碎片。这表明串珠是由当地的古人制作的,在当时怀来盆地气候适宜鸵鸟生存,是鸵鸟的生息繁衍之地。还发现了一些石核、小石叶、锥形石制品等。李鼎元说,在这些出土的文物中,有一个骨针制作十分精美。结合石制品类型特征以及遗物埋藏部位推测,年代应为旧石器时代晚期。这些物品的发现,反映出当时古人的生活方式,展现了当时人们生活的面貌和当时的制作工艺。下一步,这些文物将被送到河北师范大学做进一步研究。

据了解,南家沟遗址是怀来盆地首个经发掘确认的包含细石叶技术(即旧石器时代晚期出现的一种细石器加工工艺)的旧石器晚期遗址,为研究中国北方细石叶技术的起源、扩散等科学问题增添了新的坐标和证据。此次对怀来盆地进行系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不仅是对旧石器考古走出泥河湾,进而对拓展到永定河流域的一次重大尝试,也是由“小泥河湾”到“大泥河湾”旧石器考古的具体实践。通过这些文物,能够说明旧石器时代人类的文化发展程度。更为研究和探讨中国北方乃至东北亚地区更新世期间古人类生存行为、人群迁徙扩散和文化交流等提供了新的证据。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 文物

上一篇:被电视画面里的石头吸引 考古学家赶到拍摄地点找到近200件旧石器
下一篇:烟台莱阳白垩纪国家地质公园再现大量恐龙化石层 呈“兵马俑式”坑道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