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保护规划及开发利用论证会在云浮市举行
2016-06-15 14:13:2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6月13日,来自国内的近20位专家学者前往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现场考察。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6月13日,来自国内的近20位专家学者前往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现场考察。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6月13日,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


6月13日,来自国内的近20位专家学者前往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现场考察。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



6月13日,来自国内的近20位专家学者前往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现场考察。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



6月13日,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



6月13日,郁南磨刀石旧石器遗址。郁南东南部与罗定中北部即南江中游为罗定红盆地,罗定盆地形成于第三纪,基岩为紫红色砂岩、页岩。新华网发 许建梅摄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广东频道:6月14日,广东省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保护规划及开发利用论证会在云浮市举行。会上,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和北京大学等18位文物、考古、旅游、教育专家分别进行专题发言,围绕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考古成果规划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把磨刀山旧石器遗址建设成集考古、教育、生态体验于一体的世界之窗进行论证。

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是广东省近年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将广东最早的人类活动时间从距今13万年左右大幅提前到数10万年前。它的发现是广东史前考古的重大突破,于2015年4月荣膺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于2016 年1月被批准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教授、河南省旅游专家委员会委员龚绍方主持规划的磨刀山文化生态旅游景区开发战略,提出寻求历史遗址区保护区与现代文化产业和旅游业成功结合的开发模式,在展示和再现古猿人遗址和南江风情的基础上,形成汇聚在展示和再现古人类遗址和南江风情的基础上,形成汇聚寻访远古文化、穿越时空博览、南江风情体验、生态田园休闲等旅游产品的文化生态景区。

之后,与会专家学者围绕此构想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原院长赵辉、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和王社江、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等专家学者对磨刀山旧石器遗址目前的保护现状表示出担忧,对水土流失以及遗址本体、发掘区的保护等提出了建议。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认为,加强相关的基础研究工作和做好遗址的保护乃当务之急。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童明康表示,文物遗址需要有最好的完整的阐释和展示,但前提是要对遗址有很好的保护,在开发规划遗址公园时要予以充分重视,目前对磨刀山旧石器遗址首要的就是保护和进一步的考古工作。

相关报道:各界专家激辩广东郁南磨刀山遗址保护及利用

(化石网报道)据中新网云浮6月14日电(索有为 叶锦生):广东省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保护规划及开发利用论证会14日在云浮市举行,各界专家针对其保护规划及开发利用在论证会上畅所欲言、激烈交锋。

当日,来自中国科学院、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和北京大学等单位的18位文物、考古、旅游、教育专家在论证会上进行专题发言,围绕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考古成果规划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把磨刀山旧石器遗址建设成集考古、教育、生态体验于一体的世界之窗进行论证。

郁南磨刀山旧石器遗址与南江旧石器地点群是广东省近年新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存,将广东最早的人类活动时间从距今13万年左右大幅提前到数十万年前。它的发现是广东史前考古的重大突破,于2015年4月被列为2014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于2016年1月被批准为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由郑州大学旅游管理学院教授、河南省旅游专家委员会委员龚绍方主持规划的磨刀山文化生态旅游景区开发战略,提出寻求历史遗址区保护区与现代文化产业和旅游业成功结合的开发模式,在展示和再现古人类遗址和南江风情的基础上,形成汇聚寻访远古文化、穿越时空博览、南江风情体验、生态田园休闲等旅游产品的文化生态景区。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表示,旧石器古人类遗址规模不大、可视性不强,可以在开发规划上适当展示出古人类的演化过程、生存环境等;但磨刀山旧石器遗址的考古研究还远远没有结束,需要在规划旅游开发的同时,要首先考虑遗址的保护和管理。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原院长赵辉认为,磨刀山旧石器遗址的考古价值、科学价值、历史价值是巨大的,但它的可视性、展示性很小,其考古研究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这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要通过扎实的研究讲好遗址本身的故事,向公众传递准确的、真实的科学信息。因此,磨刀山遗址的开发利用一定要冷静和慎重,没有良好的保护规划就谈不上进一步的利用。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王幼平、广东省博物馆馆长魏峻等专家对磨刀山旧石器遗址目前的保护现状表示出担忧,对水土流失以及遗址本体、发掘区的保护等提出了建议。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童明康称,旧石器遗址的考古发现非常之难,甚至可以称为考古学上的皇冠。因此,磨刀山旧石器遗址的发现和研究非常可贵。中国的文物考古工作者一直在追求文物古迹的合理利用,并拥有不少成功案例,但旧石器遗址有其极端特殊性,它可能成为一个旅游亮点,但不可能成为一个旅游热点,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就是一个证明。

“建恐龙园可以忽悠,但对文物遗产不能忽悠。”童明康表示,文物遗址需要有最好的完整的阐释和展示,但前提要对遗址有很好的保护,在开发规划遗址公园时要予以充分重视,目前对磨刀山旧石器遗址首要的就是保护和进一步的考古工作,“要耐得住急就章式的冲动,让保护和利用的关系显得更有章法、更有文化、更有底气”。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 遗址

上一篇:嘉荫神州恐龙博物馆举行授牌、揭牌仪式
下一篇:第二届亚洲矿物、宝石及化石展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开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