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兰坪通甸玉水坪洞穴遗址让怒江人类活动史至少推前1万年
2014-09-18 08:42:57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兰坪通甸玉水坪洞穴遗址2号洞洞口骨饰品动物化石发现新石器时代石器(化石网报道)据春城晚报(实习记者 马楠 通讯员 李叶宝 罗四肥 段灿英):在兰坪大地上,如珠玉般到处遗落着厚重的历史文明。人类发展的


兰坪通甸玉水坪洞穴遗址



2号洞洞口



骨饰品



动物化石



发现新石器时代石器

(化石网报道)据春城晚报(实习记者 马楠 通讯员 李叶宝 罗四肥 段灿英):在兰坪大地上,如珠玉般到处遗落着厚重的历史文明。人类发展的轨迹,会在特定的山水之间,留下令后人充满自豪感的信物。“玉水坪洞穴遗址的发现,使怒江州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至少向前推进了1万年。”兰坪县文物管理所所长段灿英认为,遗址的发现意义重大。日前,晚报记者对玉水坪洞穴遗址进行探访发现,尽管当地党委和政府对遗址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措施,但由于缺乏相应的资金和技术力量,后续的保护工作难度较大。

1976年开山取石现出遗址

玉水坪洞穴遗址(简称玉水坪遗址)位于兰坪县通甸镇通甸街西北约4公里,下甸村以南2公里,与维兰公路直线距离约10米。1976年因修河堤开山取石,玉水坪洞口堆积物震动松落,现出洞口,发现大量动物骨骼堆积。后因存在考古价值,被加以保护。当地政府划定了保护区,并禁止附近村民进入洞内,以防其遭到破坏。

维兰公路从玉水坪遗址下方经过,虽然从公路边步行到遗址约30米左右,但因便道蜿蜒曲折,同时受两旁一米来高的杂草的影响,走在便道上相当耗时耗力,一不小心还会被身边的杂草挂到或划伤。

行进了10分钟后,记者一行来到山腰处一地势平坦的地方,看到山腹被挖出一个大洞,而在洞前方竖着一块长3米、高1.5米的石碑。上面注有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玉水坪新石器文化遗址等字样。绕过石碑往前五六米处,还有一个洞穴。“石碑后面的是1号洞,石碑边上的是2号洞,侧面的山腹上还有几个洞穴,但没有路,过不去。”工作人员介绍,玉水坪遗址因玉水坪2号洞洞穴的存在而得名。洞口高1.5米,宽1.55米,洞深8.8米,内宽4.7米。洞穴发育在二迭系灰岩层面中,属溶洞类型。

在洞内,记者看到,由于未进一步加以开发保护,洞里除之前考古发掘遗留下的痕迹外,并无其他印迹。

发掘石器骨器动物化石数千件

1984年,兰坪县文物普查队对玉水坪遗址进行了调查,采集到1件石斧、两件石锛、7棵骨针及一些陶片和动物化石。

2001年,兰坪县文管所在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杨德聪一行三人的指导下,发现并采集到几件旧石器。

2005年,云南省考古研究所对遗址进行正式发掘,在有效发掘面积33平方米的范围内出土石器1000件,骨器5000多件及部分动物化石。

玉水坪遗址的石器类型丰富,其中旧石器居多,新石器次之。有石核、石片、砍砸器、刮削器、尖刃器、石锤、钻器、雕刻器、铲形器等。石器原料为附近河滩砾石,加工法较保山塘子沟精细,以锤击法为主,兼用砸击法,有修理台面技术。

出土骨器5000多件,有锥、铲、刀、尖状器等。其中以骨锥最多,骨铲次之。骨器多用动物的长骨碎片为原料,加以打击修整成型。骨器加工多用打、刮、削、磨,其中刮削技术使用最多。角器较少,有几件骨铲,均用动物角碎片加以修整刮磨而成。

经初步鉴定,兰坪玉水坪的哺乳动物群共7科8属12种,有野兔、黑熊、犀牛、梅花鹿、水鹿、水牛、大额牛等。时代与保山塘子沟动物群相同或稍早。

去年3月,玉水坪遗址列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后续保护进展缓慢难度较大

玉水坪遗址与云贵地区发现的其他旧石器时代遗址既有相似性,又有所不同。它更像是同时期遗址特色的集合地。

从原料上,玉水坪遗址石器原料都是来自附近通甸河中,具有当地特色。而工具以片状毛坯为主,多为锤击法剥片,加工方式以复向加工为主,这些在黔西观音洞遗址都能找到源流。同时在观音洞遗址中有重要地位的陡刃工具在玉水坪遗址也占了一定比例。

玉水坪遗址发现的1件盘状石核、1件背面为向中心打片疤痕的石片、钻器等,在制作上与盘县大洞遗址所出石器有诸多相似之处,同时也有以大型石片为毛坯的工具,二者可能具有一定的传承关系。而与富源大河遗址相比,在器物上也有相似之处。在器型与打片方法上更接近于桐梓岩灰洞和毕节扁扁洞遗址。两处遗址发现的石器数量较少,所出石器均可与玉水坪遗址石器相比较。

在类型上,玉水坪遗址与云南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塘子沟遗址也有很多相似之处,包括石核、石片、砍砸器、刮削器、尖刃器、石锤等。在剥片方法上两处遗址都以锤击法为主,兼用砸击法,有修理台面技术。石器加工上,玉水坪遗址较塘子沟遗址稍精细,采用复向加工。

“玉水坪遗址中石器未见塘子沟所出的琢孔石器、琢坑石器,而骨器与贵州穿洞遗址有诸多相似之处,磨制精细,年代上应介于两者之间,为旧石器时代晚期之末。”段灿英介绍,玉水坪遗址的发现使怒江州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至少向前推进了1万年。它不仅是怒江州境内唯一的旧石器遗址,而且是云南旧石器时代晚期最重要的遗址之一,是研究云南地区与华北地区石器工业关系,以及与周邻旧石器文化之间联系的重要材料。

“但由于缺乏相应的资金和技术力量,后续的保护工作进展缓慢,难度较大。”段灿英坦言。

相关热词搜索:遗址 人类

上一篇:李超荣研究员作《探秘海南岛古人类的家园——保护海南史前文化》讲座
下一篇:李占扬:“许昌人”不支持“非洲起源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