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达尔文
2014-03-13 10:48:2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据北京晚报(李峥嵘):名著如同名人,对其评头品足者多,而对其亲阅亲知者少。达尔文及其《物种起源》便是这一现象的显明例子之一。正是深感《物种起源》亲阅者少、误读者多,旅美生物学家苗德岁博

    (化石网)据北京晚报(李峥嵘):“名著如同名人,对其评头品足者多,而对其亲阅亲知者少。达尔文及其《物种起源》便是这一现象的显明例子之一。”正是深感《物种起源》亲阅者少、误读者多,旅美生物学家苗德岁博士在2011至2012年间着手翻译了该书的第二版《论物种起源》,这是一本与该书第一版差别极小却与大多中文译本选择的第六版甚为不同的书。同时专门撰写了面对青少年读者和没有生物学背景的成年读者的《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

    苗德岁博士的两本书尽力还原《物种起源》、纠正误读、试图赶上近20年来国外达尔文研究的新潮流。

    中科院院士、周忠和先生称赞《物质起源》新译本,无论从语言水平、科学性上都堪称国内目前最好的译本。而《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像这样把《物种起源》的思想几乎原汁原味地介绍给小朋友们的书,尚无先例。”

    本报特请苗博士讲解有关达尔文的误传。

    书访

    北京晚报:为什么翻译《物种起源》第二版?

    苗德岁:我发现此前所有的中译本均是根据该书第六版所译,该书的第二版《论物种起源》(这个“论”字是在第六版才消失的)是与该书第一版差别极小却与第六版甚为不同的书,被收录进 “牛津世界经典丛书”。 这个版本与最初出版的《物种起源》仅相差一个多月的时间,只是对其中的错字进行了修改,当然也有对宗教界的妥协。从第三版开始,为了回应同时代人的批评,达尔文作了连篇累牍的答复,甚至是“违心”的妥协。显得杂乱无章,甚至自相矛盾。尤其是在国内流行的第六版,误读最多。例如达尔文知道有遗传这回事,也知道有变异,但是遗传是怎样进行的,变异又是怎么回事,他不清楚。现在看来回应也都不正确。

    北京晚报:为什么要专门为零起点的读者写一本《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

    苗德岁:直接的选题是果壳阅读的史军先生听了我在国家动物博物馆的《达尔文与物种起源》的讲座后,建议我为小朋友写一本书,并向我推荐了接力出版社的编辑。当然根源可以追溯到我的童年。我小时候可供孩子选择的书很少,我父亲上的是旧学堂,总是要我看《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之类的书。长大以后我当然很感谢父亲逼我背的那些东西,至今不忘。但是当时我更喜欢阅读中外科学家的传记。因为周围让我好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比如我想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我是从路边捡来的。据说所有人类的伟大发现都是由简单的好奇心引起的。达尔文不光琢磨人是哪里来的,还琢磨动植物是哪里来的,世界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相信现在的孩子一样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所以我就用通俗的语言把《物种起源》的精髓介绍给读者,也介绍了后来科学家是怎样解决困扰达尔文一生的遗传机制问题。《物种起源》是少数几本改变了世界的书,也是科学界公认的“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思想”。芝加哥大学一位生物学家甚至说,只有读过《物种起源》,你才算得上受过正规教育的人。

    误:达尔文提出“进化论”

    实:达尔文提出的是“演化论”

    苗德岁:其实达尔文说的并非是“进化论”而是“演化论”。进化是单行道——朝着更高的方向变化。而演化是多条线发散进行的,有利的演化存活下来,不利的演化则死亡了。《物种起源》的伟大之处在于搜集了大量的证据,阐明了物种不是固定不变的,不是超自然的神力所创造的,而是由共同祖先演化而来的,整个生物自然系统宛若一株“生命之树”。

    误:达尔文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实:达尔文提出的是“自然选择”

    苗德岁:达尔文根本不曾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他提出的是“自然选择”。自然选择学说具有简洁美:一方面是生物中有大量能遗传的变异,另一方面由于生物个体大量繁增、自然界资源有限,于是造成了生物间的生存斗争,从而导致了自然选择。20世纪40年代,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和新兴的孟德尔遗传学结合,形成了“新达尔文主义”。比如遗传学家赖特指出一些偶然的事件可以改变群体的基因组合,例如一种猎食动物把一对父母的后代都吃光了,或者一场天灾把一个孤立群体的大多数成员都毁灭了。这说明演化的发生有偶然性或者随机性。

    在中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出现是有历史原因的。1895年留英“海归”严复编写了《天演论》,他是从赫胥黎《进化论与伦理学》一书中抽出来介绍达尔文演化论的部分内容加上自己的很多见解。赫胥黎书中认为人类已经进化到伦理竞争的层次,不再适用低等生物弱肉强食的法则。严复自己加上了“物竞天择,优胜劣败”八个字。为了救亡图存,严复、梁启超、孙中山等都把自然选择理论当成了社会学理论去解读和宣扬。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本书在很长时期内被误读了。

    误:人是从猴子变来的

    实:人猿同祖

    苗德岁:人类从猿猴进化而来,这是很多人从小时候就接受的观点。很多教材中还会加上一张从猿进化到人的图片。但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根本没提过人类由猿进化而来,从猿进化到人的图片也不是出自达尔文之手。在原著中,除了一张生命树的图,达尔文根本没有加进其他任何图片。达尔文在《物种起源》里只是说他的理论会对人类的由来有所启示而已。

    即便是今天,我们也只是说人猿共祖,二者最多只是“表亲”吧。

    误:拒绝马克思赠书

    实:《资本论》第三版现存达尔文故居

    苗德岁:很多书里都写了一件轶事,马克思要把《资本论》献给达尔文,但达尔文拒绝了。这纯属张冠李戴的误传。在《物种起源》出版之后,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三版刚好出版,马克思就签了名送给达尔文,是德文版,这本书现在还在达尔文故居的书橱里。后来,马克思的女婿写了一本书,要献给达尔文,达尔文没理。

    作者

    苗德岁,1978年“文革”后首批考入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研究生,1982年赴美留学取得博士学位,现供职于堪萨斯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所并担任多份学术期刊的编委。自1996年至今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客座研究员。1986年荣获北美古脊椎动物学会的罗美尔奖,是获得该项奖的第一位亚洲学者。

相关热词搜索:达尔文

上一篇:河源石峡恐龙蛋化石埋藏地成首批国家级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集中地
下一篇:贵州“恐龙王国”商机何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