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皮洛遗址为研究早期人类迁徙提供丰富材料
2022-04-01 14:47:4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稻城皮洛遗址发掘核心团队部分成员合影,左二为郑喆轩。(化石网整理)据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曾洁):3月31日,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属史前考古类目的稻城皮洛遗址位列其中。该遗


稻城皮洛遗址发掘核心团队部分成员合影,左二为郑喆轩。

(化石网整理)据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曾洁):3月31日,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分属史前考古类目的稻城皮洛遗址位列其中。该遗址被誉为一次具有世界性重大学术与社会政治意义的考古新发现,2021年9月正式对外公布后,可谓“石破天惊”,备受关注。
 
稻城皮洛遗址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法宝”是啥?接下来又将如何发掘?记者专访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旧石器研究所所长、皮洛遗址发掘执行领队郑喆轩。
 
对研究早期人类东西方文化交流 提供关键性证据
 
“每一个遗址都有独特的重要性,皮洛遗址成功入选的‘法宝’是基于它的重要学术价值,以及所涉及的系列重大学术问题。”郑喆轩进一步解释,比如遗址高海拔的地貌环境背景,为研究古人类何时、以何种方式征服和适应青藏高原高海拔极端环境等问题提供了重要依据。
 
郑喆轩说,遗址所处的青藏高原东麓历来是人类迁徙文化交流的重要文化走廊,遗址连续反映的至少三个不同石器工业面貌的文化层,究竟是古人类为适应环境所作出的选择,还是不同人群带来的不同技术,或者说多种因素的叠加影响,这为研究早期人类迁徙、扩散等问题提供了丰富材料。再如,遗址发现数量丰富且制作精美的西方阿舍利遗存,对研究早期人类东西方文化交流、阿舍利技术传播路线等问题都提供了关键性证据。
 
“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我们很高兴,意义十分重大。”郑喆轩说,首先,这是一种肯定,“是对我们曾经生活在皮洛遗址的先民们顽强而伟大的生存发展史的肯定,是对皮洛遗址本身所包含的相关重要学术价值、学术意义的肯定,也是对我们团队辛勤工作的肯定。”他认为,皮洛遗址的考古工作对四川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乃至一定程度上对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都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也为遗址所在的稻城县、川西高原增添了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有利于当地文化旅游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不仅如此,更为重要的是,皮洛遗址入选202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对于考古队员们是一种鞭策。“皮洛遗址的工作其实刚刚开始,目前仅第一个年度的发掘工作就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收获。此次入选鞭策我们要更加努力地做好遗址长期发掘、研究、保护、利用工作。我们也将开展更科学系统的发掘,并争取有新的发现和突破。”
 
第一阶段野外考古已结束 目前正在整理资料
 
郑喆轩介绍,皮洛遗址第一阶段的野外考古工作已于2021年11月结束,目前正在进行资料整理的关键阶段。出土遗物方面,目前正在进行石器整理工作,包括石器拍照、绘图、测量、统计分析等一系列工作。遗址环境考古、年代学、古DNA等多学科工作,各个团队也正在有序推进。同时,考古队也在为今年的发掘及遗址未来长期的保护和利用做一些前期的准备。
 
目前,通过系统的整理工作,考古专家已对皮洛遗址的石器类型、操作链模式等文化面貌有了更加清晰明了的认识,遗址年代、环境方面也有一些新的进展,对古人类对高原环境的适应性行为研究也更深入,这些工作最终都将以完整的学术论文形式来呈现。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上一篇:旧石器考古就像“盲人摸象” 摸得越全认知越多
下一篇:承德避暑山庄石板路上新发现疑似诸多古生物遗迹化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