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北大考古与“百年百大考古发现”|辽宁营口金牛山遗址
2021-10-25 11:51:0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金牛山遗址金牛山人化石出土现场金牛山人化石吕遵谔教授进行金牛山人头骨的研究工作金牛山遗址出土的石制品和烧骨1985年考古学与古人类学专家鉴定金牛山人化石(从左到右:安志敏、苏秉琦、贾兰坡、吴汝康)(化


金牛山遗址



金牛山人化石出土现场



金牛山人化石



吕遵谔教授进行金牛山人头骨的研究工作



金牛山遗址出土的石制品和烧骨



1985年考古学与古人类学专家鉴定金牛山人化石(从左到右:安志敏、苏秉琦、贾兰坡、吴汝康)

(化石网整理)据澎湃新闻(黄蕴平):[按]授业于田野之间,树人于实践之中。田野教学是北京大学考古育人体系的核心环节。自1957年在河北邯郸开始田野考古实习起,北大的“田野考古实习”课程已走过六十多年的历程,建立的“北大模式”影响深远。《田野考古实习》课程先后入选国家级一流本科课程、教育部课程思政示范课程,授课教师入选课程思政教学名师和教学团队。教学团队将解决考古学术问题的重要遗址作为实习基地,培养学生将动手动脑与学科最前沿的工作紧密结合,将学习内容与重大科研相结合。
 
自1990年开始评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以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参加或主持的获评项目高达34项。2021年10月18日,在河南省三门峡市举行的“第三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开幕式上,公布了“百年百大考古发现”,其中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参加或主持的项目有14项。
 
在田野中寻求真知,守正创新,务实致远。目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积极推动校地合作,正在重点建设山东临淄、陕西周原、宁夏盐池三个标准化的实习基地。根据新时期考古学科发展的情况,大力推动考古实习基地的标准化、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和国际化,即“基地+”的发展模式,同时进一步完善田野考古实习课程的教学体系,积极探索、推动高校田野教学实践的5G+和VR技术的新运用,在新时代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继续贡献北大力量。(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  沈睿文)
 
金牛山遗址位于辽宁省营口市大石桥市永安镇西田村,是位于一座灰岩山丘上的洞穴遗址。遗址的发现可追溯到20世纪40年代初,其正式发掘研究工作始于上世纪70年代。1984年9月,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吕遵谔先生带领旧石器时代考古方向研究生在金牛山遗址进行田野教学实习,于当月27日开始陆续发现古人类化石。
 
经仔细发掘出土了十分丰富的人类化石,共计有头骨1个(缺下颌骨)、脊椎骨5件、肋骨2件、尺骨及髋骨和髌骨各1 件、腕骨9件、掌骨2件、指骨7件、跗骨11件、跖骨2件、趾骨13件。这些化石除了1件指骨和1件脊椎骨是单独发现以外,其余的化石都集中发现于距洞穴南壁约2米处的1.6平方米范围内。从人类化石同在一个层面、分布集中、颜色相同、相应各部位关节面能吻合连接且没有左、右侧相同骨骼等情况判断,发现的全部人类化石属于同一个青年女性体,依照惯例称之为“金牛山人”,经科学测年其年代约为距今26万年。
 
从1984年发现人类化石开始一直到1994年,北京大学考古学系联合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以及大石桥市、营口市文物部门对金牛山遗址先后进行了5次科学的系统发掘,明确了洞穴的边界和结构,确定了洞穴的堆积序列,并对洞穴进行了加固和保护。在吕遵谔先生的组织下成立了包括地质古环境、古人类学、旧石器时代考古、动物化石、科技测年等在内的研究团队,对金牛山遗址进行了全面的综合研究。
 
金牛山人化石是迄今为止东亚地区中更新世唯一同时保存有头骨和躯干四肢的化石标本,也是东亚这一阶段最为完整的古人类骨架化石,因而尤为珍贵。金牛山人化石表现出原始和进步特征镶嵌进化的特点。虽然其头骨额部仍较低矮与直立人相似,但其脑量已经达到1300毫升以上,颅壁较薄,突颌不明显,大脑额叶宽度明显增加,表现出了不同于直立人的明显进步的颅面特征。它提供了一个生活于26万年前中国东北地区女性个体的颅面形态、身高、体重、肢体比例及相对脑量的全方位重要信息。对金牛山人化石的研究表明,东亚地区中、晚更新世古人类演化样式非常复杂,她所具有很多进步体质特征对于东亚早期现代人的形成可能发挥了重要的影响。金牛山人化石对于了解当时古人类体质特征的时空差异及其适应意义、谱系演化具有极为重要的研究价值。
 
除人化石外,金牛山遗址还发现了大量的文化遗物和遗迹现象。包括近190件石制品,9处用火遗迹,大量的烧骨、敲击骨片以及万余件动物骨骼及碎片共代表了84种动物化石。这些遗物、遗迹在地层中的分布情况,清楚地记录了金牛山人利用洞穴居住和生活的细节,为探讨和复原金牛山人的生计方式、生活环境及其文化发展历史提供了重要资料。灰堆四周分布有密集的鹿类与野猪等动物骨骼碎片,说明这两类动物应该是当时人类的主要狩猎对象。金牛山出土的石制品以石英为主要原料,石制品多是形体较小的石片石器,表现出与周口店北京猿人石器工业的相似性,属于典型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古环境的分析表明中更新世晚期这一地区的气候温和湿润,存在较多的落叶阔叶树,金牛山人来此栖息以采集和狩猎为生。他们居住在洞穴中,已经可以使用火并采用土石封火的方法保存火种,主要猎取鹿类为食。
 
金牛山遗址的发掘与研究丰富了中国古人类化石宝库,扩展了学术界对于东亚地区远古人类演化的复杂历程的认识,已经和正在改写我们对于东亚远古人类直线演化发展的传统观点,使得多元复杂的中国古人类演化图景得以逐渐清晰。1985年金牛山遗址因其重要学术价值获得中国国家教育委员会颁发的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首次重大奖励。金牛山人的发现被列为当时中国五大考古发现之首,国际学术界也给予了极大关注。1987年,金牛山古人类文化遗址的综合研究项目被列为哲学社会科学“七五”期间国家重点研究课题。1988年金牛山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4月被营口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21年10月入选全国“百年百大考古发现”。

相关热词搜索:古人类

上一篇:云南曲靖陆良:走路都要小心 说不定脚下就是珍贵化石
下一篇: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许汉奎教授向母校捐赠书籍、化石以及获奖证书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