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沂沭河流域:“最早的山东人”集聚地
2021-10-22 10:01:5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沂沭河流域:最早的山东人集聚地(化石网整理)据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10月13日至10月17日,山东百年百项重要考古发现遴选推介对选定的100个项目进行了公示。这一活动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山东


沂沭河流域:“最早的山东人”集聚地

(化石网整理)据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周学泽):10月13日至10月17日,“山东百年百项重要考古发现”遴选推介对选定的100个项目进行了公示。这一活动由山东省文化和旅游厅主办,山东省考古学会承办。
 
100个项目从不同历史时期反映出山东厚重历史文化,充分证实了山东绵延完整的历史文脉在不断赓续,其中,沂源猿人遗址、沂水跋山遗址等古人类旧石器遗址放在了首位,再次引起人们对古人类活动的关注。此外,9月17日,由国家文物局指导,中国考古学会、中国文物报社主办的“百年百大考古发现”遴选推介活动初评结果揭晓,北京周口店遗址群也被放在了首位。
 
“人类从哪儿来”“我们的祖先在哪里”的话题,一直吸引着今天的人们。近日,记者采访有关专家,去探寻我们今天中国人的可能来源。
 
河南最早现代人VS山东最早智人
 
9月27日,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通报四川稻城皮洛遗址、山东沂水跋山遗址和河南鲁山仙人洞遗址3项重要考古发现成果。
 
这次通报,涵盖了南北方、东西部旧石器时代早中晚期考古研究内容。其中,山东沂水跋山遗址是一处旧石器时代中期旷野遗址,遗址地层堆积厚度近8米,目前已揭露8个文化层,发掘出石制品、骨牙角制品及动物化石5000余件,揭露出1处人类活动面、3处用火遗迹,光释光测年数据显示遗址中上部堆积年代为距今7万-5万年,下部堆积年代应该会更早,有待进一步工作确认。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平顶山旧石器考古调查项目负责人赵清坡在会上介绍,鲁山县仙人洞遗址发现距今3.2万年人类头骨化石,头骨化石在洞内地表找到,这是目前河南已知年代最早的早期现代人化石。鲁山县隶属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平顶山地区共发现40多处洞穴,10处洞穴有人类活动痕迹,仙人洞算是一个“豪宅”,能住10个人左右。
 
记者由此想到国家文物局和河南省文物局2008年曾在北京宣布,出土于河南许昌灵井遗址“许昌人”,经测定年代为距今10万年左右。“许昌人”距今10万年左右明显早于鲁山仙人洞人类头骨化石的3.2万年,为什么赵清波此次声称仙人洞人类头骨化石为“河南已知年代最早的早期现代人化石”?
 
如今在山东大学任教的李占扬教授,当时在“许昌人”发掘研究中担任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他解释:许昌人头骨呈现早期现代人、东亚中更新世直立人以及欧洲尼安德特人的混合特征。李占扬教授的这一研究成果发表于2017年3月美国《科学》杂志。也就是说,许昌人应该是一种古老型的人类,不能定义为现代人,所以,“3.2万年”的鲁山仙人洞人类头骨化石,是“目前河南已知年代最早的早期现代人化石”,这个说法没有问题。
 
在考古学上,早期智人是现代人的祖先,或者说晚期智人和现代人是同一概念。在山东泰安新泰乌珠台,发现了山东地域上最早的智人化石。1966年4月,新泰县(今山东新泰市)刘社公社乌珠台村农民为寻找水源在村南约700米的中寒武纪灰岩形成的溶洞中发现了化石,并报告山东博物馆,山东博物馆的孟振亚在这些化石中辨认出一颗人类牙齿,这是山东首次发现古人类化石。
 
这颗牙齿现存山东博物馆,属一少女左下第三臼齿,长11.6毫米,前部宽10.2毫米,后部宽10.4毫米,高7.73毫米,不粗壮,无齿带,颊面基部不鼓出,咬合面附脊不发达,齿前部宽度小于后部。比北京猿人下臼齿进步,属于智人,属更新世晚期——距今126000年(±5000年)至10000年。
 
河南和山东等地的古人类遗址和旧石器文化遗址说明,黄河中下游是我国早期人类重要的活动区域。
 
“现代人起源”尚需不断完善证据链
 
关于今天现代人的起源有两种假说。一种观点是“非洲单一起源说”,认为20万年前非洲的直立人进化而来的早期智人进化为现代人,在约5万年前这些现代人走出非洲,成为世界各地人类的祖先。一种是“多地区起源说”,即欧洲、亚洲直立人也独立进化,同非洲直立人一般,变为现代人。
 
中国科学院院士分子生物学家金力赞同“非洲起源说”。据上海《文汇报》报道,2016年8月,在上海书展分会场上海科学会堂,金力表示,从分子生物学来看,运用遗传学的工具对非洲、欧洲以及亚洲人种的母系线粒体DNA进行分析,发现不同人种共同的祖先距今天的时间为14.3万-14.4万年。在该结论产生之后,金力院士的研究团队尝试从现代亚洲人中找到反例,证明其不是自非洲而来。“我们采集了163个群体,覆盖大部分东亚地区,共检测了12127个Y染色体。但实验完成后发现,所有个体统统来自非洲。”
 
但“非洲单一起源说”面临一些挑战。汕头大学海洋地质学团队的涂华博士多年从事古人类地质测年,他指出,最近十余年发表的一系列来自东亚的考古学和年代学研究成果表明现代人六万年前才从非洲扩散到欧亚大陆的观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可靠。因为我国的一些考古发现已经证实在六万年之前就已经有智人在中国生活,比如湖北郧县的黄龙洞、湖南道县的复福岩洞和广西崇左的智人洞等地点都发现了距今10万年左右的智人化石遗存。
 
近些年,中国国内考古发掘发现大量具有联系性、普遍性的古人类化石,对“本土起源说”提供了证据支撑。2018年,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在中国陕西省西安市蓝田县玉山镇上陈遗址,在126万年到212万年前的地层中发现了人工打制的石制品,这一科研成果发表于2018年7月12日的科技期刊《自然》,这说明古人类可能很早就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
 
10月8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发布消息说, 30万年前的安徽华龙洞人面部特征,除与周口店、南京、大荔、金牛山等更新世中期直立人及古老型人类相似外,多数面部特征位于早期现代人及现代人类变异范围,这也是东亚迄今最早具有现代人面部特征的古人类。该所研究员刘武说:“我们的研究进一步证明东亚中更新世晚期人类演化多样性,也说明东亚地区人类从古老形态向现代形态的演化过渡30万年前已经发生,比以往认识提早了8万至10万年。”
 
早在1997年,刘武就从一系列特征的组合进一步论证中国古人类化石在演化过程中的连续性。针对“非洲单一起源说”的遗传学证据,刘武认为其统计方法有缺陷,非洲地区人类线粒体DNA的高度变异可能是基因交流的结果,并不意味非洲人类的古老性。对中国境内人类牙齿测量的数据分析,中国直立人与早期智人在牙齿大小尺寸上极为接近,两者的曲线几乎重合,这无疑意味着东亚地区的智人是由当地直立人进化而来的。
 
李占扬教授根据河南“许昌人”头骨特征判断,距今10.5万-12.5万年,东亚大陆生存着一类具有东亚中更新世直立人、欧洲尼安德特人和早期现代人混合形态的特殊人群,这表明晚更新世早期,中国境内可能并存有多种古人类群体,不同群体之间有杂交或者基因交流产生。“许昌人”证明中国古人类是连续进化的,不是外来的,并有与欧洲人种交流的证据,这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现代人多地起源说”,而排斥了“非洲单一起源”说。
 
但李占扬同时认为,“炎黄部落和‘许昌人’二者相距时间太远。”“许昌人”之后,这一地区又进入了一个文化上的空白期,到距今1.35万年,才有新的人群到来,这就是灵井许昌人遗址第5层的细石器文化。“大约距今1万年左右,这些使用细石器的猎人又消失了。所以‘许昌人’和后来的人群例如传说中的炎黄部落连不上,但有过渡迹象。”
 
为了验证和解决“许昌人”遗址发掘中的一些疑惑,2017—2018年,李占扬带领中国—肯尼亚现代人起源联合考古队,到东非肯尼亚吉门基石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和调查。考察发现,吉门基石遗址细石器和欧洲距今3万多年的旧石器、西伯利亚南部距今约2.7万年最早的细石器、中国华北2万多年至1万多年前的细石器文化,有诸多共性,但这也带来了新的困惑。
 
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陈淳撰文《中国古人类及其文化研究的问题与思考》一文认为:打制石器分析不足以解决人群变迁的问题。比如,美洲大陆印第安土著是来自亚洲大陆的蒙古人种是不争的事实,体质人类学的研究确认美洲土著在更新世末至少有4次大的迁徙浪潮,跨过白令海峡到达北美,其中除后来一次迁徙从亚洲带来了细石叶技术可以明确追溯其渊源或文化传统之外,其他几次均无法找到确凿的证据。
 
以石器质量来论,迄今中国发现的所谓手斧都是硬锤加工的尖状重型工具,虽然它们与欧洲和非洲早期的阿布维利手斧技术上有相似之处,但这类工具并不需要十分复杂的加工技艺,一般人都可以制作。因此,仅根据工具形态上的相似,无法排除它们之间独立发明的可能性。就目前中国手斧的分布来看,在中国大陆本土尚不足以确认这些不同地点之间的关系,更不要说弄清由西向东的传播路线了。
 
而且,如果现代中国人的祖先不是本地古人类连续进化的后代,就需要解释“中国原居民到哪里去了”。从文化人类学上说,一种人群迁徙要越过已经有人栖居的区域,难度大到难以置信,这要求“原住民”必须完全被消灭。欧洲殖民者占据美洲,使美洲土著居民人口锐减90%以上,除了战争与屠杀之外,天花是一个致命的因素。即便如此,欧洲人仍未消灭印第安人,而且发生了广泛的基因融合。
 
2000年1月17日的美国《时代》周刊上报道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新智对“重写中国人史前史”的反应。吴新智说,遗传学家不只要关心软材料,而且要对硬材料予以更多的关注。晚期智人走出非洲的理论或许对欧洲来说是事实,但是中国则完全是不同的演化过程。现代人类在远东的演化以本地人种延续为主,外来人种杂交为辅。
 
吴新智的主要观点是“连续进化附带杂交”,他认为,从古人类的牙齿化石,都可以找到现代中国人起源于本土的证据。他在我国发现的人类化石中,找到了很多上门牙化石,这些门牙都是呈铲形的(即从门牙后面看,牙齿的两边鼓出来,中间凹进去,像煤球铲子一样),而这种铲形门牙,到现在还存在于80%的中国人口腔中,而现代欧洲人只有不到5%有铲形门牙,非洲黑人大概有10%左右,澳大利亚土著人约20%有。“从古人类到现代人,都具有同样的门牙,这就说明在中国的人类进化是一个连续过程。”
 
沂沭河流域:“最早的山东人”集聚地
 
考古发现,早期人类和如今的现代人,有一点很相似:似乎都有集聚生活的倾向。就黄河中下游而言,河南和山东的古人类化石和旧石器遗址都集中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域。
 
在9月27日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上,赵清波介绍,平顶山地区以外,南边发现有南召猿人,东边有许昌人,西边有栾川人,平顶山地区处于中间地带,这里有很好的地形地貌、河流,客观上存在发现旧石器条件。这就说明,早期人类在河南形成一个以平顶山为中心的活动区域。
 
山东以沂沭河流域为中心,也形成了一个早期人类集聚地。走进山东博物馆,你能看到整个黄河中下游地区最早的古人类——“沂源猿人”的头盖骨和牙齿化石。汕头大学海洋地质学团队赖忠平教授和涂华博士领衔,用铝铍埋藏测年法测得沂源人化石的年代为距今64±8万年。
 
鲁中南山地丘陵及沂沭河流域是山东地区旧石器时代遗存最为丰富的地区。沂源除了发现旧石器时代猿人遗址,还发现了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扁扁洞人遗址。2004年,经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多次发掘,扁扁洞被确定为距今约9000年至1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
 
以沂源古人类遗址为代表,周边和沂源“接壤”的新泰、沂水、蒙阴等地,都发现了多处古人类和旧石器遗址。沂水县诸葛乡范家旺南洼洞发现了旧石器早期文化遗存;9月27日,山东沂水跋山旧石器时代中期遗址公布于众;新泰有乌珠台智人牙齿化石;1983年,在日照竹溪村北山和秦家官庄发现旧石器时代早期打制石器;蒙阴有长山文化遗址和孙家麻峪文化遗址,遗址均在溶洞中,有古人类用火痕迹,年代约在20万—30万年之间。
 
在“沂源猿人”发现后的几年中,考古工作者在北起沂源、沂水,南至郯城县的沂沭河之间的狭长地带,先后发现“细石器文化”地点上百处,这些发现勾画出山东远古人类活动的足迹。
 
山东省临沂市博物馆馆员徐淑彬对沂沭河流域的早期人类遗址研究较多,经常到现场考察,发表《山东沂源县骑子鞍山发现的人类化石》《山东省沂水县南洼洞发现旧石器》等文章,他认为,沂沭河流域的旧石器时代遗存有比较明显的分布规律,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存多分布在上游山地丘陵区,中晚期的文化遗存则多分布在下游冲积平原区。
 
从山东文化遗存的数量以及文化序列来看,以鲁山、沂山和蒙山为中心的山地丘陵地区及发源于此的沂沭河流域是山东文化最早的发源地和核心区,而日照沿海地区则可能是一个亚文化区,沂沭河流域下游的冲积平原、胶东半岛和鲁西、鲁西北平原,至今没有发现旧石器时代早期的遗存,其中胶东地区可能也是另一个小文化亚区。
 
考古学家判断,“最早的山东人”最初生活于群山环绕、海拔较高的沂河源头和上游地区,此后他们又向沂河、沭水河中游及其他地区的山前平原和低山丘陵地带走去,直至走出山谷丘陵,踏上辽阔的平原大地。在邹城市人民政府官网上,有一篇《邹鲁古代的地理环境与原始居民》的文章,其中一句话意味深长:“沂蒙山西部的北辛、大汶口文化类型的墓葬,死者头向以向东为主,有的向东稍微偏北;沂蒙山东侧的胶州三里河类型的墓葬,死者头向以向西为主。从民族学的材料来看,它表明死者祖先所在的方向——沂蒙山区。”
 
地图搜索发现,从沂源、沂水、蒙阴、新泰等地遗存到今天的猿人和智人遗址、旧石器遗址来看,这些早期人类文化遗址,紧邻的遗址位置都在50公里以内,大部分在20公里以内,最近的只有十几公里。这些“相近”的距离,都让人发出疑问:“直立人”(猿人)和“智人”(现代人)之间是不是有传承关系?涂华判断,这至少说明沂沭河流域在最近几十万年以来存在连续的人类活动,是早期人类重要的集聚地和活动区域,而且这个地区的石灰岩溶洞为古人类遗存提供了很好的保存条件。

相关热词搜索:古人类

上一篇:“发掘辉煌历史,传承灿烂文明-安徽考古走进合肥中小学”大型公益活动启动
下一篇:盐城市美术馆举办管业荣化石拓片艺术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