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广东省云浮市郁南县磨刀山旧石器时代遗址:广东远古记忆的“文化密码”
2021-04-02 14:50:0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磨刀山遗址展示馆的展厅入口。王谢思齐 摄(化石网整理)据南方Plus(王谢思齐 雷贤辉 叶锦生):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最近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布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令社会各界为之瞩目。事实上,广


磨刀山遗址展示馆的展厅入口。王谢思齐 摄

(化石网整理)据南方Plus(王谢思齐 雷贤辉 叶锦生):“沉睡数千年,一醒惊天下”,最近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发布的考古发现与研究成果,令社会各界为之瞩目。
 
事实上,广东也有一个考古“网红IP”,它便是来自云浮郁南的磨刀山遗址。磨刀山遗址的发现,填补了广东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空白,将本地区人类活动的历史由距今13万年左右大幅提前至距今60万—80万年前,改写了“马坝人是广东最早人类”的历史。
 
自2019年磨刀山遗址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以来,云浮市郁南县委、县政府便以之为纽带,开展磨刀山遗址公园项目建设,致力打造广东首个旧石器时代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据了解,该项目已完成磨刀山遗址展示馆大楼主体、磨刀山遗址展示馆陈列布展、遗址广场等建设,艺术稻田栈道建设已完成800多米;磨刀山遗址第一地点本体保护工程施工已完成80%,将于近期完工。
 
发现近400件旧石器时代石器
 
磨刀山的样貌,似乎和人们传统观念里的“山”不大一样,既没有千岩万壑,也并非层峦叠翠。来到云浮市郁南县河口镇和都村,穿越葱郁的松林,映入眼帘的是满山赤红。
 
谁能想到,这座不起眼的红色山坡,几十万年前曾是岭南先祖的“乐园”,山下埋藏的旧石器,记录着南粤遥远蛮荒的远古时代。然而,在被考古学家发现之前,它沉默了数十万年。
 
“马坝人”化石于1958年在粤北曲江狮子岩被发现,此后半个多世纪,广东地区历史年表的起始点一直停留在距今13万年前左右。据目前考古学家估计,湖南旧石器文化距今50万年,广西百色旧石器文化则有70多万年历史。很显然,相比邻省,广东的旧石器早期历史存在巨大空白。
 
为了解决这个困扰广东考古学界大半个世纪的难题,2010年起,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田野考古研究中心主任刘锁强开始主持广东地区旧石器时代考古调查与研究课题,重新启动有关广东人类历史起点的追问。借鉴湖南、广西等地的成功经验,刘锁强带领团队在粤西的南江流域进行了大规模区域系统调查。
 
2012年12月21日,刘锁强聆听到了来自广东远古的回响。在罗定华石镇一个名为军步湾的小村后山顶上,调查队发现了20多件人工打制特征明显的石制品。这是南江流域可以确定的第一个旧石器时代遗址。
 
2013年1月,调查队陆续在南江盆地发现了60多个旧石器地点,最重要的发现便是磨刀山。在磨刀山的地表、断崖和冲沟中,调查队采集到了手斧和手镐等石器。2014年,刘锁强和团队经过4个月的努力,在磨刀山遗址共发现了近400件旧石器时代的石器。
 
以磨刀山遗址为代表的南江旧石器文化,表明距今数十万年前,最早的南粤先民即踏足南江流域,并在此繁衍生息。磨刀山遗址和南江旧石器地点群的考古成果,不仅延长了岭南古代社会和文化历史的长度,同样也拓宽了岭南文化的深度。位于南江流域的磨刀山遗址,是南江文化的始发点,也岭南文化目前已知最早的“根”。
 
打造“岭南祖地”文化品牌
 
南江奔腾不息,文化延绵不断。
 
磨刀山遗址的考古发现把广东最早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从距今约13万年前的马坝人时代提前至距今80万—60万年,填补了广东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空白。作为岭南史前考古的重大突破,磨刀山遗址入选“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于2019年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磨刀山遗址的历史、科研、文化等价值不言而喻。
 
近年来,郁南县委、县政府着手推进磨刀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系列工作,计划打造全国第二个、华南地区首个旧石器时代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在近日召开的磨刀山遗址公园项目建设工作汇报会上,项目有关负责人表示,磨刀山遗址公园规划面积约6000亩,计划总投资约10亿元。
 
该项目以磨刀山遗址文化为纽带,规划建设“一园、两核、三产、四区”。“一园”为磨刀山遗址公园,“两核”为岭南祖地文化、磨刀山遗址新IP文化,“三产”为文旅产业、观光农业、康养度假产业,“四区”为磨刀山文化遗址保护区、磨刀山文化主题游乐区、特色观光农业休闲生态区以及旅游配套服务康养度假区四大区域。
 
目前,磨刀山遗址公园项目(一期)总投资3600万元,已投入资金2700万元,完成了磨刀山遗址展示馆大楼主体、磨刀山遗址展示馆陈列布展、商业用房主体、遗址广场、环山道、景观雕塑、管理用房外立面改造等基础设施配套建设。
 
在磨刀山遗址广场前,有一座标志性的雕像,还原了古猿人的模样——头骨前额低平向后倾斜,鼻子宽扁,眉脊粗壮,下颌部前伸。刘锁强介绍,尽管在磨刀山遗址并未发现古人类的化石,但鉴于磨刀山人与周口店北京猿人几乎是“同龄人”,可以推测二者外貌特征十分相近。
 
穿过广场,就是磨刀山遗址展示馆。展厅入口以磨刀山为原型,墙面装饰的网纹红土与绿色植被相得益彰。五个展厅分别从旧石器时代的南江生态、古猿人的生活方式、南江的考古发现、磨刀山遗址的价值、保护与活化等方面,带领游客踏过远古岭南祖地,体验一场穿越时空之旅。
 
据郁南县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副局长谢灿成介绍,目前展示馆的二层正在建设中,计划年底前建成多功能会议室和“星光影院”,为举办学术会议和开展科普活动提供场地。此外,今年还计划完成艺术稻田的改造,种植格桑花等观赏性植物,并计划在后期引入更多文旅元素。
 
“磨刀山遗址为郁南的旅游发展提供了新机遇,我们应当以文化为核心,围绕遗址打造‘岭南祖地’文化品牌,讲好‘磨刀山’故事。”谢灿成说道。
 
磨刀山遗址保护开发两不误
 
“几十万年前,磨刀山就在河滩边,这些红土其实是河里的泥沙,埋在下面的鹅卵石则是河床。”刘锁强说,磨刀山是当时这片土地上古人类活动的“中心营地”。他们以鹅卵石为原料,制成了手斧、手镐、砍砸器、刮削器、尖状器等各类石器。
 
这些旧石器看似粗拙,却是广东远古人类在这片土地生存的“重要法宝”,砍树、采集野果、狩猎并肢解动物……长期埋在网纹红土里的石器,表面浸染了斑块,这些历史的痕迹仿佛在诉说着远古时期的故事。
 
磨刀山遗址讲述了岭南祖先从哪里来,依傍着南江这条母亲河,手握石器的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数十万年后的今天,考古学家也在一步步破译磨刀山遗址的“文化密码”。
 
从2015年开始,刘锁强就开始进行南江流域后续的考古调查以及磨刀山遗址文物资料的整理与研究。他深知,以郁南磨刀山遗址为核心的南江旧石器地点群的区域分布密集程度在华南与东南亚地区较为罕见,对研究华南—东南亚地区远古人类的栖居形态与适应模式具有重要意义,广东的远古历史画卷还要靠更多的考古工作来展开和解读。
 
“遗址蕴含着不为人知的历史,是前人留给人类宝贵的财富。郁南县在规划旅游开发的同时,要首先考虑遗址的保护和管理。”刘锁强从考古学家的角度出发,对磨刀山遗址公园项目建设提出了建议。
 
近年来,郁南县贯彻落实好相关决策部署,深入思考谋划“迈入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部署,聚焦全域旅游,不断加大对磨刀山遗址公园的保护利用和宣传力度。郁南县委、县政府多次组织召开磨刀山遗址保护规划工作会议、磨刀山遗址公园建设工作汇报会等,统筹全县多部门力量,扎实推进磨刀山遗址保护和活化利用系列工作。目前,磨刀山遗址第一地点本体保护工程施工已完成80%,将于近期完工。
 
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童明康曾表示,磨刀山这样一处有关人类的世界遗产,世界各国都会将其视作国家的骄傲。对遗址本身应有很好的保护,同时也要很好地讲述和展示,这就是文物保护和利用的关系。
 
为了讲好磨刀山的故事,将这本鲜活的“历史教科书”呈现到大众面前,郁南县于今年1月完成了磨刀山遗址展示馆陈列展示布展工作,并于2月春节期间试开馆迎客,接待游客2万多人次。3月19日上午,河口中学组织开展研学活动,七年级师生来到磨刀山遗址展示馆参观学习,了解广东人的“童年”历史。
 
关于磨刀山未来的发展方向,郁南定了一个“小目标”——今年内要将磨刀山遗址公园打造成为国家3A级旅游景区,争取明年打造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让磨刀山成为地方的一张亮丽名片,推进郁南全域旅游发展迈上新台阶,建设更高质量更高水平的“生态之都、宜居之城”。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时代

上一篇:新疆阿尔泰岩画中最早的滑雪狩猎彩绘岩画
下一篇:西安碑林博物馆碑林藏石中的古生物化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