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速递 > 正文

安义考古新发现 江西人类活动历史或推至50万年前
2015-05-21 13:29:17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报道)据央广网安义5月21日消息(刘苑 涂霄峰):日前,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在安义县发现早期旧石器时代遗址,该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的一个空白,把江西有人类活

(化石网报道)据央广网安义5月21日消息(刘苑 涂霄峰):日前,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在安义县发现早期旧石器时代遗址,该遗址的发现填补了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的一个空白,把江西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从原认定的五万年前提前到五十万年前。

今年3月27日,安义县文物爱好者胡贤钢在黄洲镇的一处海拔高度为49米的山坡上找到了8件大型旧石器。他将旧石器的照片传给了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与江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引起了两位专家的高度关注。5月7日两位专用带领考古队来到安义,对潦河流域的史前文明线索作进一步的调查。此次调查两位专家及工作人员在遗址上又找到了手斧、刮削器、石刀、石核等旧石器标本。

中科院研究员考古专家李超荣称,这次来我们最重要的发现是从地层里网纹红土里发现旧石器了,从地层里面发现有石球,也有砍砸器,这里发现有石片,也有石核。这个地质地貌非常好,保持了原始的生态环境。这个遗址从初步的特征、地质、地貌是属于中更新世的。这些遗址的遗址群落发现对研究江西的史前历史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5月9号,李超荣继续带领考古人员对该县曾经出土过旧石器的地方进行详细的调查。他们在黄洲镇、鼎湖镇又采集了很多旧石器标本,10号,考古人员在黄洲镇茅店舒家垄水库又有重大发现,在遗址上找到了硅质岩的砍砸器和石英质地的石球。从上述调查的几处遗址表面的网纹红土壤可推断这些遗址的年代都在50万年前。

中科院研究员、考古专家李超荣表示江西最早的古人类从安义说起,就是写江西的史前史从安义说起,因为目前安义发现的是最早的。

这次调查结束后,李超荣会把采集的标本带到中科院用更精确的测年方法进行测定,如鉴定为旧石器时代的早期打制石器,那么安义县发现的旧石器早期遗址将填补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的一个空白,同时把人类在江西活动的历史向前推进50万年。

相关报道:安义考古新发现 江西“历史”或推至50万年前



石器



大型旧石器

(化石网报道)据江西晨报电子版(记者 陈诗蕾 曾艳文 王飞波 图):安义县发现旧石器时代早期野鸡垅遗址,采集到石刀、刮削器等石器标本

发源于九岭山脉、修水之巅的潦河,起伏跌宕的地形地貌,裹挟水流的沙石,经河水的冲刷打磨,形成丰富多彩的“潦河奇石”,同时也孕育了江西最早的原始人类。今年3月,安义县黄洲镇茅店燕窝村的一处山坡上发现了8件大型旧石器,推断为距今约20万年。而近日,该县黄洲镇茅店舒家垄水库又发现旧石器早期遗址,这不仅填补了江西旧石器时代的多项考古空白,同时或将人类在江西活动的历史向前推至50万年前。

龙津镇章灵岗

调查人员采集了20件石制品,包括砍砸器、石核和石片等。初步判断这些石器归属于旧石器时代。之后,一行人顺潦河而下,又到凤凰山、徐村北岗地进行调查。再次采集到数件石器,有尖状器、砍砸器及石核等。他们在安义发现三处旧石器地点,且均发现于潦河的第二阶梯。

1989年5月10日

燕窝遗址

安义县黄洲镇茅店

燕窝村附近

发现了大型的尖状器、砍砸器,还有小型的石器石核、石锤、石屑、刮削器等。

旧石器时代中期,属于晚更新世,年代测定为126000年(±5000年)至10000年,是第四纪中更新世的最后阶段。

2015年5月7日

野鸡垅遗址

安义县黄洲镇茅店舒家垄水库附近

在地面上找到了石刀、刮削器等石器。还在该遗址地层里找到一块拳头大小的石核。

初步推断为中更新世。

2015年5月19日

1988年19岁考古迷捡到手斧状石器

今年46岁的安义县市民胡贤钢酷爱收集古董、石头,是个狂热的考古迷。1988年9月,当时19岁的他在安义县城北1.5公里的彰灵岗(安义名胜称之为“九龙奔岗”处)闲逛。偶然间,一块形状奇怪的石头引起了胡贤钢的注意,“那是一件手斧状石器,我认真与《古人类论文集》一书的手绘图片作了比较,一模一样。”几经对比,可能捡到了旧石器的想法,让胡贤钢兴奋得几天睡不着觉。

要找专家给自己鉴定,胡贤钢打定主意后,同年12月便去了北京寻访专家,“家里杀了一头猪,所得的450元给我做了路费。”几经辗转,胡贤钢来到了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遇到了李超荣研究员。经过鉴定,李超荣基本认定,胡贤钢带去的石器就是5万年前的石器。

胡贤钢带去的手斧,很快递交到了中科院资深院士、我国旧石器考古泰斗贾兰坡手中。见到这件手斧,时年80岁高龄的贾老有些激动,他认为,如果能现场调查确认,那么将填补江西旧石器文化发现的空白。

发现旧石器时代中晚期石制品

胡贤钢带来的具有人工痕迹的石块标本经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鉴定,被确认为石器时代的人工制品。根据这一线索,中科院古脊所、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安义县文化馆组成调查小组,于1989年5月开始在安义进行了实地勘查。当年5月10日,他们首先对龙津镇章灵岗进行调查,收集并采集了20件石制品,包括砍砸器、石核和石片等。其中,由当地农民捐送的一件石核,古人类的制作特征非常明显。专家根据这些石器的特征及其所出之地层地貌情况,初步判断这些石器归属于旧石器时代。之后,一行人顺潦河而下,又到凤凰山、徐村北岗地进行调查。再次采集到数件石器,有尖状器、砍砸器及石核等。就在这次长达半个月的调查中,他们在安义发现三处旧石器地点。

调查结束后,在1991年年间,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专门针对此次调查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他根据安义潦河的地貌、地层与石制品的特点分析,石器地点的地质时代初步被确定为晚更新世,即考古学年代旧石器时代中晚期。据李超荣回忆,那是江西省首次在河流相沉积物中发现旧石器,它的发现也为研究我国南方旧石器时代的文化提供了重要资料。“安义潦河发现的旧石器与广西右江、湖南澧水和安徽水阳江出土的旧石器有着密切的关系。”李超荣表示,由于当时江西省旧石器时代考古研究调查工作开展得比较少,那次发现已经是江西当时考古工作的重要发现之一。

时隔26年,李超荣再度来到南昌,这两次重要的造访都与胡贤钢密不可分。

26年后新发现把江西人类历史再次提前

之后二十余年的时间里,胡贤钢仍然没有停止他对石头以及考古的热爱,不时会有新的收藏,但却不再让他感到振奋。

今年3月27日,胡贤钢经过安义县黄洲镇茅店燕窝村附近,在一块被大型机械车翻出的黄土堆中,他发现了8件大型的尖状器、砍砸器,还有小型的石器石核、石锤、石屑、刮削器等。经过二十多年的研究学习和积累,胡贤钢已经对这些石头的年代辨别略懂一二。他一看,便暗自高兴:“这绝对是我这四十多年来,发现的历史最悠久的一块石头。”难以抑制兴奋心情的胡贤钢立即与李超荣联系,正在海南昌江考古的李超荣看到这些石器图片时,恨不得立刻飞到安义来,因为他知道这些石器很有可能属于旧石器时代,这意味着江西的考古史又将改写。

5月6日晚,李超荣与同事乘坐火车赶往南昌,7日上午8时30分许到达南昌后,他们便立即赶赴安义县,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也赶来了。“这次发现的燕窝遗址属于旧石器时代中期,属于晚更新世,年代测定为126000年(±5000年)至10000年,是第四纪中更新世的最后阶段,这个时期许多动物开始灭绝,人类传播的足迹到达世界各大洲。”据李超荣介绍,26年前的5月7日,自己来到安义考古,26年后的同一天,自己重回考古结缘地又有了重大发现,这本身就是件颇为巧合的事。

新奇发现

沉静荒野中发现野鸡垅遗址

在抵达南昌的头几天时间里,李超荣等一行人在胡贤钢的指引下,来到了他此前曾做标本收集的地址,尽管时间短促,但他们收获颇多。不过,近两日的一个重大发现,让李超荣的劲头再次达到新高点。

19日,记者一行人在李超荣的带领下,驱车来到距离安义县鼎湖镇约20分钟车程的黄洲镇茅店舒家垄水库。步行穿过一片一望无际的白色芒草丛后,一块红得发亮的丘土,闯入我们的眼中。

记者在这片红色的土坡上走过时,脚下的触感好似是厚厚的一层风化壳,但细看又似由红粘土堆积而成的小山丘,只有在丘间沟壑处,才有湿软的泥土。李超荣站在红土地上激动地说道:“这里是野鸡垅遗址,我们脚下的是网纹红土,这种地貌特征在江西比较少见,长期被雨水冲刷形成的沟壑,拥有强烈的立体感。”据李超荣介绍,网纹红土土质钻重,平时板结,雨季降水不易下渗。断断续续的沟壑暗示这里曾有径流,土壤酸性强致使水土流失严重,而经过长时间的冲刷,网纹红土上层的泥土被雨水冲刷干净,逐渐裸露出地表。因此形成了这种植被稀疏、沟壑纵横的“红色荒丘”景观,也被研究专家称为“旷野遗址”。

调查人员找到石刀、刮削器等石器

“太神奇了,地上居然有一窝鸟蛋。”随着一声惊呼,记者看到,鸟窝是用树枝和各种杂草搭成,窝里有两颗鸟蛋。人群中的动静引起了鸟妈妈的警觉,不停在人群上空盘旋并发出尖厉的叫声。随行调查人员告诉记者,就在他们对这片网纹红土中暗藏的石器进行地毯式搜索时,偶然间发现,在这块红土上,竟然还有野鸟在上面筑窝。

记者环顾四周,发现脚下的红土地被前几天的雨水浸湿,除了此行调查人员留下的脚印,并未有人群活动的痕迹。“这一块地位于安义县鼎福镇前溪村,人迹罕至。所以鸟类打破常规不在树上搭巢,在地上搭起了鸟巢。”调查人员告诉记者,这个鸟窝也能反映一个客观现实:即当地的生态环境状况保存得非常完好,没有受到破坏的同时也很好地保留了这里的原始地貌。

记者注意到,野鸡垅遗址约近千平方米。调查人员从坑的剖面分析,该地层土壤此前没有人为扰动痕迹,也就是说,这里的文化层面貌比较原始,信息可靠。随着深入考查,调查成员先后在地面上找到了石刀、刮削器等石器。更令人兴奋的是,在该遗址地层里,有一块拳头大小的石片嵌在土层里。李超荣轻轻地用地质锤在石器周围敲打,将石器取出,“这是一件石核,你们看,这里有明显的打击痕迹。”李超荣抹了抹汗水告诉记者,石核也称砾石石器,是从砾石或石材上打下石片,以剩下的石核作为工具来使用。习惯上把两面刃的砾石石器称为敲砸器,单面刃的称为砍砸器。

江西人类活动历史或将推至50万年前

“这是江西发现的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存,将江西人类活动历史或将推至50多万年前。”在安义待了10多天,李超荣带领考古人员对安义曾经出土过旧石器的地方进行详细调查。他们陆续在鼎湖镇山下高家的野鸡垅、黄洲镇小赤村、回春寺、大长机砖厂采集了很多旧石器标本。在黄洲镇茅店舒家垅1号、2号又有重大发现,他们在遗址上找到了硅质岩的砍砸器和石英质地的石球。

“地表采集的石制品只能作为参考,必须在地层发现石器,才能得到确认。”李超荣向记者介绍,在石器时代,古人类用质地好、硬度大的石料制作石器工具。对于此次江西之行,李超荣认为意义重大,“我在几处遗址表面发现了网纹红土,在地层采集到了古人类打制的石器,根据初步推断这些遗址的年代处于中更新世。而且野鸡垅遗址属于旷野遗址,这更为难得,因为古人类在旷野活动将打制石器遗落在野外的几率并不高。”这次调查结束后,李超荣会把采集的标本带到中科院用更精确的测年方法进行测定,如鉴定为旧石器时代的早期打制石器,那么安义发现的旧石器早期遗址将填补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的一个空白,同时把人类在江西活动的历史向前推至50多万年前。

江西多地曾发现古人类活动遗迹

记者了解到,26年来,胡贤钢从未间断过与李超荣和徐长青的联系,他将旧石器图片传给两位考古专家。而李超荣和徐长青也一直想故地重游,开拓江西旧石器时代考古历史,于是便有了此行。

据徐长青介绍,此次再次邀请李超荣前来调查安义县潦河流域古人类活动情况,是26年前发现3处旧石器地点的延续,“这一次调查,将会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对潦河流域重新勘查评估,如果有确实可靠的遗址发现,则会立即上报,进行考古发掘。”同时他们还会根据考古调查的情况,展开江西旧石器文化系统研究,填补江西该项考古研究的空白。

“在江西地区,旷野考古发现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活动并不多。”徐长青说,除了在安义县潦河流域发现旧石器之外,26年前,他在新余市渝水区,也发现了旧石器。

采访中,徐长青表示,江西的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一直较为薄弱。1991年,考古学者在潦河流域安义县的二级阶地上发现樟灵岗、凤凰山、上徐村3处旧石器地点,而这些地点的地质年代均在距今5万年前后。而此次新发现的打制石器,处在潦河南岸的三级阶地上。接下来,我省将重点开展史前文明考古,旧石器时代考古是其中一个重点。此次调查,就是为接下来的全省史前文明考古工作作准备。

可作为古人类活动遗址教育基地

据李超荣介绍,后期他们还将会把此次调查中发现的标本以及部分地层样本带回北京进行仪器研究测定,这将会更加准确地确定石器产生的年代以及当时人类生存活动情况。“从目前观察来看,生活在此地的古人类有一定的规模,活动时间也比较长。”李超荣说,由于遗址所在河流阶地的网纹红土是一种强酸性土壤,有机质很难在此埋藏环境下保存下来,所以几乎不可能发掘到人类和动植物的化石。但凭借夹杂在红土地层中的石器实物,将有助于研究当时人类生活区域及发展状态。

李超荣谈到,政府可在当地建古人类活动历史遗址,或旧石器考古教学科研基地,“这对普及人类历史学知识非常有益,也有利于科研人员共同对石器的具体年代、古人类的活动、当地古气候环境及遗址保护利用等问题进行探讨。”

相关报道:江西文明史或将改写——安义潦河流域史前文明线索调查小记

(化石网报道)据江西日报(郁鑫鹏):手斧,是石器时代的一种工具,被公认为人类历史上第一种标准化加工的重型工具,它代表了古人类进化在直立人时期石器加工制作的最高技术境界。

“目前我国少数地方发现了石斧,江西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江西的手斧文明目前来看最少在20万年以前。”5月7日,在安义潦河流域进行史前文明线索调查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李超荣对记者说。

1989年5月7日,李超荣第一次来到安义,并与现任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的徐长青等人一道,对潦河流域彰灵岗、凤凰山、台山上徐村3个属旧石器时代早期人类的活动点进行为期1个多月的考古调查,他们发现了旧石器时代人类遗物数十件,其中就有石斧。当时,旧石器时代文物的发现在江西尚属首次,全国也特别少,它为我国旧石器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同时把人类在江西地区活动的历史提前到10万年前。

李超荣两次来到安义考古,都跟安义一个叫胡贤钢的“考古迷”有关系。1988年9月,当时在安义县食品厂上班的胡贤钢,根据《古人类论文集》中的插图,无意中在县城以北1.5公里的彰灵岗发现了一把石斧。同年12月22日,他将石斧送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鉴定。在得到中国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贾兰坡的高度肯定后,1989年5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派专家和江西省考古队到安义发掘考察。随后的20多年时间里,胡贤钢不断钻研旧石器时代文物。今年3月27日,他在安义鼎湖镇鼎湖水库附近一家苗木基地找石头时,发现了8件大型的尖状器、砍砸器,小型的石器则有石核、石锤、刮削器等。正在海南昌江考古的李超荣看到这些石器的图片时,恨不得立刻就到安义去。

该苗木基地毗邻潦河,位于一个山坡上,海拔高度高出潦河水面49米。这个上千亩的苗木基地,已经挖出了许多1米见方的大坑。调查人员从坑的剖面分析,该地层土壤此前没有人为扰动痕迹,也就是说,这里的文化层面貌比较原始,信息可靠。随后,调查成员在地面上找到了石刀、刮削器等石器。“要是能在原始地层中找到石器,就更有说服力。”徐长青的话音未落,今年65岁的李超荣就在30米外的一个大坑里大声叫道:“找到了,有发现,快来看。”果然,在该坑离地表约50厘米的剖面上,一块10厘米×5厘米大小的石片嵌在土层里。李超荣小心翼翼地将之挖出,然后说:“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刮削器,硬度很大,比我们家用的菜刀还锋利。”他说,刮削器主要是早期人类用来切割肉、刮掉骨头上的肉的工具,还可以用来制作木制品、竹制品。不久,工作人员在距地表约45厘米的土坑剖面,发现了一个石核。

对比26年前的那次考古,总结此次调查发现,李超荣高兴地告诉记者,此次从地层中取到了具有说服力的东西,从地理地貌、生态环境、遗址的地层年代以及实物标本等来看,初步可以判断此次安义发现的石器属中更新世晚期,相当于旧石器时代中期,距今约20万年。徐长青说,如果进一步的考古能确定该遗迹距今20万年的话,江西的文明史将进一步改写。

采访中,徐长青表示,江西的旧石器时代考古工作开展得特别少,不成系统,发现的东西也少。接下来,我省将重点开展史前文明考古,旧石器时代考古是其中一个重点。此次调查,就是为接下来全省史前文明考古工作作前期准备。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考古

上一篇:重庆綦江区三角镇红岩村红岩坪峭壁发现恐龙幻迹化石
下一篇:河北丰宁四岔口盆地花吉营组发现今鸟型类已知最古老的化石纪录 距今约1.3亿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