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研速递 > 正文

法国《人类学》杂志: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同位素年龄为距今约243万年
2020-12-21 15:40:2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法国《人类学》杂志: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同位素年龄为距今约243万年(化石网整理)据中新社太原12月16日电(记者 李新锁):山西省考古研究院16日对外发布,日前,法国《人类学》杂志刊登了山西省芮城县西侯




法国《人类学》杂志: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同位素年龄为距今约243万年

(化石网整理)据中新社太原12月16日电(记者 李新锁):山西省考古研究院16日对外发布,日前,法国《人类学》杂志刊登了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遗址最新测年数据及相关研究成果。这一研究成果把上述遗址向前推进了60余万年。
 
这项研究由中国南京师范大学、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美国普渡大学和南非金山大学等单位合作完成。研究人员通过对西侯度遗址两个旧石器时代遗址点采集的样品进行铝铍同位素比值埋藏测年分析,得出该遗址同位素年龄为距今约243万年。
 
西侯度遗址位于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村东北,发现于1960年,1961-1962年和2005年两次进行发掘。中科院地质所教授钱方等曾采用古地磁方法测定遗址绝对年龄为距今约180万年。但是,由于西侯度遗址的石制品出土于河流相地层,石制品磨圆度较高,人工打制性质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质疑。
 
为确认西侯度遗址石制品及其所在层位年代问题,2008年至2015年,南京师范大学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者先后六次在西侯度遗址及其附近采集可靠的测年样品,并由美国普渡大学实验室进行测年,这些样品的测年每一次都指向240万年附近。2015年,南非金山大学库曼教授加入研究团队专门进行石制品研究。他认为,西侯度遗址1960年发现的石制品虽然磨蚀程度高,但确属人工打制。
 
目前,学界主流观点认为,在人类演化过程中,直立人最早于距今约185万年前走出非洲。243万年前的西侯度遗址年代及人工打制石器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在直立人走出非洲之前,东亚地区已经出现了一种利用砾石打制石器的早期人类。
 
相关报道:权威测年手段证实243万年前 山西西侯度有人类存在痕迹
 
(化石网整理)据山西青年报(田璐):近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益人与南京师范大学沈冠军教授、美国普渡大学达利尔·格兰杰教授和南非金山大学凯瑟琳·库曼教授等人合作,对近年来在山西运城芮城西侯度两个旧石器时期遗址点采集的样品进行铝铍同位素比值埋藏测年分析,西侯度遗址的同位素年龄为距今约243万年。这一研究成果在法国《L′An-thropolie》(《人类学》杂志)2020年第11期上正式刊出,不仅是对西侯度遗址发现60周年最好的纪念,也为东亚地区最早人类脚踏地提供了新证据。
 
最早人类活动栖息地之一
 
这里是人类最早触摸火的地方,这里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旧石器时期遗址,这里也是目前经考证确定的最早人类活动栖息地之一,这里就是西侯度遗址。
 
西侯度遗址位于山西省运城市芮城县风陵渡镇以北约7公里处,高出黄河水面170米的一个黄土峁阶地。这里的文化遗物和动物化石集中分布在平均约1米厚的交错砂层中。
 
动物化石主要是哺乳动物,包括巨河狸、剑齿象、平额象、三门马、步化羚羊等几十种动物。
 
文化遗物中发现了石核、石片和经过加工的石器等几十件石制品,石器原料多为石英岩。
 
石器时代的弓和箭杆是用竹、木、藤之类的材料制成,是容易腐烂的,因此在考古发掘中并未见到这些,但出土的石器时代的箭镞却十分丰富,有石、骨、蚌壳、陶质等不同材料,且大都经过磨制,形状多样。
 
另外,在文化层中还出土有若干烧骨,这是中国最早的人类用火证据。石器和有切割痕迹的鹿角及烧骨的发现,证明远在几百万年前,西侯度就有人类活动。
 
“243万年”是怎样测出的
 
在王益人与沈冠军教授、达利尔·格兰杰教授和凯瑟琳·库曼教授等人共同发布的研究成果中,提到了“同位素”一词,这是一种用来测出地质年龄的天然“计时器”。
 
26Al/Be10铝铍埋藏测年,是以宇宙射线撞击地球表面物质,引起核反应生成放射性核素为基本原理,利用加速器质谱(AMS)分析铝铍同位素比值(26Al/10Be),获得遗址埋藏年龄的一种新测年手段。
 
这种测年手段较为成熟,但只能应用于火山地质环境的钾氩同位素(40Ar/39Ar)测年法验证,可以有效应用于早期古人类遗址的年代测定。21世纪初,开始在考古学测年研究中得到较为广泛的应用,在揭示早期人类演化历史方面具有独特优势。
 
现如今,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和进步,考古学家也将这一测年手段运用到了西侯度遗址中。“26Al/Be10铝铍同位素埋藏测年是现代科技与古老的旧石器时代遗址完美结合的一大成果。243万年,这一测年数据,使得西侯度遗址的石器成为了欧亚大陆目前所见最早的,是有科学的同位素测年证据支持的古人类遗迹。”王益人说。
 
多次发掘出人工打制石器
 
进入21世纪,高新技术作为主导的人类文明迅猛发展,不断突破和改变着人们的旧有观念。科学技术与考古学研究——这两个关系到过去与未来的探索,也越来越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之外最为关注的两大主题。
 
当然,这并不是考古学和科学研究的目的。
 
王益人表示,目前,最新的研究可以让人类探索触摸数10亿光年,甚至更深的宇宙空间。而考古学的最新发现,也将人类加工石器的历史向前推进到了300万年之前。人类探索宇宙与探索远古文明是平行的。
 
回望20世纪,西侯度遗址最早开展发掘工作是在1960年。当时,山西考古学家王建和他的辅导老师、我国古人类学家贾兰坡教授经过多次发掘,在西侯度“人疙瘩岭”下部地层中发现了鹿角化石、人工打击的石块,之后又陆续发掘出动物烧骨化石、打砸石器等。根据古地磁学测定,这些遗存距今约180万年前。
 
为了证实西侯度是最早人类的脚踏地,贾兰坡等人在进一步工作中发现了更多的动物化石和 “三块疑似人工打制的石块”。1961年至1962年,王建率领的团队进行了两个年度的发掘,获得了相当数量的石制品和大量动物化石。
 
1961年,王建在发掘西侯度遗址后撰写的 《山西芮城西侯度文化遗址——目前世界最古老的人类文化遗址的发现和发掘纪略》开头这样写道:“有人评论,1960年世界两大奇迹,一是苏联加加林上天;一是发现‘东非人’化石。”这个排比体现了人类勇于渴求在自然和历史等未知世界不断探索的科学精神。
 
1978年,由贾兰坡、王建撰写的《西侯度——山西早更新世古文化遗址》正式出版,对西侯度遗址中的文化遗物及其地质地貌、地层、动物化石进行了全面研究。经中国科学院地质所钱方等人员古地磁测定其绝对年龄为180万年,成为东亚地区人类最早涉足的地方。1988年,西侯度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标志着该遗址得到了国家最高行政机构的认可。
 
然而,由于出土的石制品来自属于二次搬运埋藏河流相地层,其人工打制的性质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质疑。世纪之交,古人类学家、考古学家张森水先生的 《关于西侯度的问题》披露了西侯度遗址发现之初一些争论的细节,引发了新一轮有关西侯度遗址的讨论,使西侯度的研究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之中。
 
2005年,王益人率队再度发掘,获得了一批具有明确人工痕迹的石制品,并从原料环境、埋藏环境、河流流向、砾石层的来源等许多考古学相关性信息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研究。最终,他给出了这样的结论:“西侯度遗址中的石制品,是人类刻意选择石英岩这种坚硬的石料打制的,打制过程是存在思维性和规律性的。”
 
争论中反复采样实验证明
 
十年磨一剑,一切的科研成果都是在一次次取样、反复实验中得出的科学结果。
 
2008年,沈冠军教授首次提出在西侯度遗址“人疙瘩岭”顶部采用打钻方式,提取埋藏测年岩芯样本。2009年,在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运城市文物和旅游局的支持下,这一方式得以实现,成功在遗址获得将近70米深的两个平行岩芯样本。2010年,又在6053E地点附近砂层中采集石英岩测年样品。
 
2012年,由沈冠军教授主持、多人参加的“中国早更新世古人类旧石器遗址埋藏测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西侯度遗址埋藏测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研究。2012年、2013年、2016年,沈冠军教授、王益人等课题组成员数次在西侯度6053E和6053W采样,并在美国普渡大学格兰杰教授所在的实验室进行测年分析。“这些样品的测年每一次都指向240万年附近,而误差范围在一个σ以内。”王益人说。“σ”是希腊字母西格玛,1σ约等于6万年。
 
2015年,南非金山大学库曼教授加入研究团队,先后两次耗时一个月观察西侯度遗址于1960年代出土的石制品。这些石制品虽然经过水流搬运,有较为严重的磨蚀,但库曼教授认为:“学术界对于西侯度遗址石制品的性质曾发生过激烈的讨论,但目前已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些石器上的剥片痕迹是人为打制的。尤其是发现了两个仅存少量石皮的石核和大量不含原生历史石皮面的石片,都指向了多样且持续的剥片过程是无法在河流搬运中自然形成。”
 
这正像王益人在 《西侯度问题的思考》一文中所述:“西侯度石制品虽然受到河流搬运埋藏的影响,但人类行为及其特征毋庸置疑。”
 
人类“走出非洲”时间提前
 
目前,考古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在人类演化的过程中,直立人最早于距今约185万年前走出非洲。但此前在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旧石器遗址发现的石制品,经研究被认为出自212万年前的古人类之手,将古人类走出非洲的时间大幅提前。
 
而芮城西侯度遗址发现的243万年前人为打制的石制品,则将这一时间再次提前了约30万年,即在直立人走出非洲之前,欧亚大陆上已经出现了一种掌握利用砾石打制石器的早期人类的存在。
 
王益人表示,科学研究与考古发现是容不得半点虚假的。西侯度遗址石制品上的人工打击痕迹是一个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与人们的主观认识存在一定差距是可以理解的。经过多轮科学实验获得的243万年测年数据,超越了西方主导的“走出非洲”理论,被西方考古学理论体系或 “学术权威”所普遍接受还需要一个过程。然而,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和考古研究的发展,西侯度遗址所具有的科学价值,还会取得新的突破。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时代

上一篇:滇东南文山盆地中的渐新世文山植物群鼠刺化石的发现揭示东亚常绿阔叶林的悠久历史
下一篇:《美国体质人类学杂志》:广西更新世时期化石猩猩牙齿生长发育的最新研究成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