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 > 正文

从一只虫子发现大油田说起……
2020-12-19 12:24:15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公众号)据地震三点通(龚建明 戴春山 胡刚 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在众多的古生物化石中,有一大类化石称之为介形类,它个体微小,壳体多样,分布广泛,种类繁多,自4 8亿年来繁衍至今
(化石网公众号)据地震三点通(龚建明 戴春山 胡刚/中国地质调查局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在众多的古生物化石中,有一大类化石称之为“介形类”,它个体微小,壳体多样,分布广泛,种类繁多,自4.8亿年来繁衍至今。
 
其中有一小类称之为“光滑南星介”(拉丁文:Austrocypris levis)。该化石壳体长1.63mm,高0.80mm,厚0.68mm,侧视近肾形,前端圆,后端稍窄,向上斜截,背缘弓形,最大高度位于个体中部。而辽河油田科研人员正是从这么一个比米粒还小的化石中发现了新油气田的存在。



光滑南星介
 
众所周知,煤、石油、天然气都是在特定的地质条件下,由高等植物(如树木)和低等生物(如藻类)等演变而来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煤、石油、天然气都属于化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煤、石油、天然气称之为化石燃料。
 
由此可见,化石与石油、天然气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科学家通过对保存在地层中的各类化石的种类、形态、结构、丰度(一百克岩心中化石的数量)等指标进行分析,就可以推断地层中是否存在煤、石油或天然气。



辽河油田
 
辽河油田位于下辽河平原,总部坐落于辽宁省盘锦市,交通便利,物产丰富,气候宜人。从地质上来看,辽河油田属于裂谷盆地,部分原油属高黏度的稠油,需要通过注入热蒸汽等方法进行加热开采。
 
回顾辽河油田的发展史,新增加的油气产量除了得益于开采技术的不断完善,也离不开基础的地质研究。可以说,地质研究是辽河油田原油产量稳产千万吨的有力保障。 
 
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辽河油田的古生物专家和石油地质专家通过大量的勘探和调查,发现主要分布在辽河油田的沙四段的光滑南星介是该段重要的标准化石,而且沙四段是主要的生油层和产油层。通过这一现象,我们可以推断,地层中一旦发现光滑南星介,那么该地区发现油气的可能性就很大。
 
辽河断陷受郯庐断裂的影响,最初划分为三大凹陷,分别是大民屯凹陷、西部凹陷和东部凹陷。由于断裂在构造活动和活动空间上存在差异,因此,三大凹陷及其所围的中央凸起之间的地层和构造形态差异巨大。



辽河断陷构造简图
 
在中央凸起的西侧有一个地区叫牛心坨,该地区隆起较高,剥蚀严重,长期被石油公司所忽视。1983年东北煤田勘探公司在牛心坨地区钻探了2口井,虽然没有找到煤,但发现了拟似的光滑南星介。经施裕平等古生物专家的鉴定,这类壳饰简单且壳面光滑的介形类化石正是光滑南星介,应属沙四段的标准化石。
 
光滑南星介的发现极大地振奋了科研人员勘探牛心坨地区油气的信心。为此,辽河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对本区的历史资料重新进行了处理和研究,最后将原本属于隆起区的部分划归为牛心坨洼陷,其面积达300平方千米,并将含有光滑南星介的沙四段标定为本区主要的生油层和产油层。
 
在此基础上,1986年研究院在牛心坨洼陷钻探了第一口油气探井——张1井,首次发现了三套砂岩油层,同时在沙四段1300-1800m采用压裂与加热开采技术,日产原油达50-60吨,证实了牛心坨洼陷是一个后期受到剥蚀的沙四生油洼陷。随后研究院又钻探了十几口高产井,最终发现了辽河牛心坨油田。
 
辽河油田科研人员通过一枚小小化石的研究发现辽河牛心坨油田的事实说明,基础地质研究是油气突破的关键。面对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的状况,为确保我国能源资源的安全,科研人员需将基础地质研究放在重要地位。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基础研究是创新的源头,是科技推广的源泉,是我们寻找大油气田的法宝。

相关热词搜索:地质

上一篇:直击青藏科考|穿越无人区,地质学家36天科考纪实:西藏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天书
下一篇:罕见!加拿大发现冰河时代狼宝宝木乃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