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号 > 正文

直击青藏科考|穿越无人区,地质学家36天科考纪实:西藏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天书
2020-12-16 10:51:01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直击青藏科考|穿越无人区,地质学家36天科考纪实:西藏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天书观看完整视频:与科考队员一起重走西藏科考之路(化石网公众号整理)据新京报:科考队队员说:西藏对我们而言,是一座很难爬到顶的高




















直击青藏科考|穿越无人区,地质学家36天科考纪实:西藏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天书

(化石网公众号整理)据新京报:科考队队员说:“西藏对我们而言,是一座很难爬到顶的高峰,它不像珠穆朗玛峰,我们可以测量它的高度,而这座高峰,我们永远不知道它有多高,但我们都乐此不疲的一直往上爬。”
 
2020年9月,经过历时一年的准备,时隔40年的青藏科考再度启程,南京大学和中科院南古所地质古生物科考团队穿越青藏高原无人区,进行了为期36天的青藏科考活动,从世界第三极独特的人文与自然风光中,追寻远古时期地球的脉动与足迹,揭示青藏高原隆升的奥秘。
 
9月初,中科院南古所地质古生物科考团队前往西藏,进行第二次青藏科考,这些地质学家们有个小小的苦恼,“很多人认为我们是考古的,这是一种误解。”
 
9月份的青藏高原昼夜温差极大,“我一般是不怕冷的,但是在这里,早晨被冻得瑟瑟发抖。”副研究员郑全锋说道。
 
张以春在2001年第一次来到西藏后,便迷上了青藏高原,这已是他第17次来西藏进行科考工作了。
 
1973年,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合考察队成立,拉开了对青藏高原进行大规模综合科学考察的序幕,那是中国第一次用系统科学的方式对地球第三极进行探索。2017年,中国又启动第二次青藏高原科学考察活动。为了更方便地解决一些科学问题,这一次,张以春组织了不同科学门类的人参与进来,不同于以往三四人的小队伍,这是他第一次带领25个人进入无人区。
 
为了节省时间,队员们一般不会回营地吃午饭,馒头、鸡蛋和开水就是他们的午饭了。
 
在热觉茶卡无人区,生活着大量的藏羚羊、藏野驴、野牦牛、狼和棕熊等这些极具危险的野生动物。
 
为了确保队员们的人身安全,又能保证每个人去到原计划的工作剖面,张以春决定,每次大家都一起去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踏勘。在无人区,绝对禁止单人单车行动,队员们的安全问题,是张以春和张华两位队长最关心的事。
 
郑全锋的研究方向,是沉积学和事件地层学,他是队员们公认的干活最细致的人,36天时间里,他瘦了12斤。
 
袁东勋主要做牙形动物化石研究,牙形动物化石是二叠纪时期用来确定具体时间非常重要的一种化石,但是它很微小,在野外,很难用肉眼看见,需要研究者大量盲采,回实验室进行酸解后才能进行研究。所以,他每次都背着满满一背包样品,“总共采了近三吨样品,其实一多半都是我的。”
 
队员们除了要在高海拔极度缺氧的情况下爬坡和采集化石,无人区的帐篷生活对大多数第一次来到西藏的队员来说,也是一次极大的挑战。
 
有的队员是第一次进入无人区,见到了奔跑的藏羚羊、圣洁的雪山和湖水,和无人区璀璨的星空;有的队员是时隔十几年,重返故地;而有的队员,已经变成了轻车熟路的“老青藏”。
 
36天的科考工作结束了,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收获和遗憾,也更有了对下一次青藏高原科考的期待。
 
中科院南古所博士生乔枫说:“西藏对我们而言,是一座很难爬到顶的高峰,它不像珠穆朗玛峰,我们可以测量它的高度,而这座高峰,我们永远不知道它有多高,但我们都乐此不疲的一直往上爬。”

相关热词搜索:青藏高原

上一篇:除了大沙漠,塔里木还有什么?
下一篇:从一只虫子发现大油田说起……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