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关岭:生命的最终归宿——古坟场
2014-02-17 17:00:01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贵州关岭,一个令世界古生物界都感到惊奇的地方,这里集中埋藏着亿万年前不同生活环境的生物化石,且保存极为完好,包括海百合纤细的茎干、柔弱的冠,一切宛如生前。是什么使这些生活在深海、浅海以及陆地的


  贵州关岭,一个令世界古生物界都感到惊奇的地方,这里集中埋藏着亿万年前不同生活环境的生物化石,且保存极为完好,包括海百合纤细的茎干、柔弱的冠,一切宛如生前。是什么使这些生活在深海、浅海以及陆地的生物都选择这里作为生命的归宿?

在贵州关岭的大山深处,有一个地方叫做卧龙岗。这里的人们有一种特别的营生:挖海百合的化石。这种远古时代的动物化石非常好看,当它从岩石中被剥离出来的时候,便成为一种好卖的商品。不过,只能是在“地下”交易。

  大量不同生活环境的远古生物集中埋葬在贵州关岭

  1998年的某一天,两个农民在挖海百合化石的时候,挖到了另一种化石。在当地,没有人见过这种既像鱼又像龙的东西。很快有人出价300元收购了这种化石,紧接着,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用20万的价钱把它买走。这个价格惊动了当地村民,当地政府得知后,立即找来了考古专家,经考古专家证明这是生活在2亿年前的古生物:鱼龙。

  在长岭山崖的壁面,地质工作者还发现了被破坏的岩石层,岩石中有大量的生物化石,他们把这些化石收集起来,存放到陈列馆里。

  并不需要作更细致的研究,学者们依据这些化石残片就做出了判断:关岭,存在着极其丰富的生物种类。随着调查的深入,人们发现:离卧龙岗不远的地方,几乎整座山头都被生物化石填满。接着,其他山头又不断传来发现新化石的消息。漫山遍野的化石,让学者仿佛置身于一座巨大的远古动物坟场,尸体密密层层,望不到边际。

  这果真是一个陆地动物的坟场吗?学者们根据对化石的进一步分析,推翻了这个假想。因为从关岭挖掘到的化石种类上来看,除了少量陆地植物外,更多的是具备游泳特质的水下动物化石。2亿多年前,当这里还是一片汪洋的时候,众多生物便已经在水下沉睡了。

  更为令人疑惑的是,关岭的生物群大部分生活在深海、浅海,也有一些来自陆地。这些种类不同、生活环境迥异的远古生物,怎么会合葬在同一个地方呢?究竟是什么力量,建造了这样一座动物坟场?

  经过研究,地质学者得出结论:像关岭生物群这种保存十分完好,种类异常丰富的远古化石库在世界上还是首次发现,尤其是生物群中种类和数量都十分丰富的鱼龙,在其他地方更是近乎绝迹。关岭——究竟具备什么与众不同的特性,才使得众多亿万年前的生物聚集而来呢?

  几亿年前的地球上,难道有像死水一样波澜不惊的海洋吗?

  了解一个人,必须知道他所处的时代和生活环境。同样,想了解这些合葬的生物,必须了解它们究竟存活在怎样的生态环境之中。地质工作者的方法是:以这个动物坟场为中心,划定一个方圆几百公里的圆圈,对岩石、地层结构展开调查。

  通过分辨水中岩石和陆地岩石的特征并进行标识,地质学家划出一条曲线。曲线的一边是大海,另一边则是陆地。曲线的拐角处,就是远古生物的坟场——关岭。

  民间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这些生物本来分散在各处,只是在死亡的时候才来到关岭。如同传说中的海龟,死亡时要接受神秘的召唤,游到一个只有它们知道的埋葬场一样。神秘的关岭,果真能安置这些生物的魂灵么?2亿年前,关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让地质学家们的感兴趣的,是图表上关岭的特殊地形。

  地质学家们在实验室里模仿关岭生物群的生存环境,建造了一个喇叭口状的地貌,以现代海洋动力学的原理模拟海水流动,试图揭开关岭生物合葬之谜。

  在水流的作用下,代表关岭的拐角处把冲刷进来的泥沙杂物等保留下来,这很像海洋中的回水湾现象。回水湾中很少会见到动植物。即便是死亡,水下动物被卷入海湾后被海水腐蚀,骨骼也会因水流冲击而无法完整地保存。也就是说,这些活跃的鱼群根本没有让自己的身体永垂不朽的条件。

  然而,在关岭的生物化石中,即使看起来最不经风浪的海百合,也依然能够完好地保持它生前的形态。海百合纤细的茎干、柔软的冠部提醒地质学者:即使轻微的海浪拍打,它们死后的身躯也承受不了多久,想变成化石,就更是奢望了。

  就在地质学家为此困惑不解的时候,一块在同一地方发掘到的菊石化石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放大镜下,可以清楚地看到菊石修长的身材。这种现象表明:这个能看到全部身躯的菊石,是竖直地停留在它的水下坟地里,直到亿万年后,变成化石。显然,这些菊石生存的水下环境是极其安宁的。

  依据地质学的观点,水的动力一定会在岩石上留下痕迹。于是,地质学者开始面对动物坟场的岩石,仔细观察它的结构。

  考古学者王尚彦认为:岩石中有许多水平层理,这种水平层理是由于沉积物悬浮状态经过极其漫长的时间沉积下来的。

  面对这细腻的岩层,不禁让人们又产生了新的疑惑。几亿年前的地球上,难道有像死水一样波澜不惊的海洋吗?

关岭的远古生物,原来是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中生存

  为了破解谜团,考察小组开始剖析岩石的物理成分。这时,一个重要的发现浮出了水面:断层中有一层岩石的颜色非常深,明显含有炭质,跟普遍存在的淡黄色岩层有着明显区别。经过分析确认,这是典型的缺氧环境的表现。于是,有学者立刻联想起了另一块死亡姿态奇特的鱼龙化石。

    大部分鱼龙化石,都是尾部松弛下垂,肢体平摊,头部自然俯卧,看不出痛苦,更不会有剧烈挣扎的痕迹。而云岭化石中却有一条鱼龙化石呈现出肢体扭曲的奇异死亡图景,这曾让地质学者费尽猜疑。然而,水下缺氧环境的发现,最终使他们找到了这条鱼龙离奇死亡的答案:窒息而死。

  从窒息死亡的角度推断,这片水域应该是安静到了几乎没有流动的程度。只有这样,水下生物才会出现因缺氧而窒息的现象。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关岭就不是一个开放的海湾,而是一片封闭的水域。为了进一步求证,地质学者将科学统计得来的资料输入电脑。结果,果真出现了和预想相吻合的一幕。

  关岭的远古生物,原来是在这样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中生存。于是在关岭之外很少看到类似的生物化石这一现象也就不难解释了,因为,它们根本就无处逃遁。沿着这个线索,专家们反复考证,这个隐藏了亿万年的动物坟场的秘密,终于揭晓了: 2亿多年前,关岭一度与大海相连。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海水逐渐退去,关岭最终变成了一片完全封闭的水域。远古时代,关岭属于热带气候,十分适宜生物的繁殖生长。然而,封闭的环境使得水下空间变得拥挤不堪。一些如鱼龙之类的深海动物,便因此窒息而死。同样由于缺氧的缘故,沉积在海底的生物腐烂速度变得极其缓慢。骨骼还没来得及被分解,新的沉积物就又覆盖上来,使其有效地与氧气隔绝,从而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些不同年代、不同水域、不同种族的生物才会沉积在一起。

  一场毁灭性的意外导致关岭生物群迅速走向了终结

  就在人们以为关岭生物群研究即将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在关岭,三叠纪岩层的厚度为1000多米,可埋葬关岭生物群岩层的厚度居然不到10米。也就是说:在漫长的地质时代,关岭生物仅仅昙花一现地出现在这短暂的100万年之间。

  关岭生物群所属的三叠纪,迄今已有2亿多年的历史。100万年和2亿年相比,的确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间。100万年的光阴匆匆而过,关岭生物就在这片天空下突然消失了。

  从化石的残片上可以看出,关岭生物已经发展成熟,但从事物的进化规律来分析,它应该有一个逐渐衰败的过程,为什么会没有任何先兆地突然消失了呢?

  关岭生物群产生于2亿多年前的三叠纪。关于三叠纪的开始要从二叠纪的结束说起。

  二叠纪末期,一颗陨石撞向地球,飞溅的尘埃弥漫在空中,火山、海啸、山崩相继爆发。也有人怀疑那颗陨石是否存在,但学界公认的一个事实是:那个时代,地球上的确发生过一场空前绝后的火山爆发。地质学家认为,这场浩劫的到来并非偶然。二叠纪末期,延续了2亿年的生物已经到了它们生命力的末端,同时,过度的繁殖也让二叠纪时期的地球难以承受。即使没有火山爆发,也会有其他的灾难等待着二叠纪的生物们。

  物种的灭绝为生命的重新滋长提供了空前辽阔的空间。在沉寂了长达近2亿万年之后,三叠纪生物开始爆发般地生长。最初,关岭还没有形成后来的封闭空间,它依然与海洋相通。这里没有汹涌的波涛,大量的微生物、海藻首先到来,接着是逐渐高级的双壳类,海百合和鱼类,最后才迎来最高级的生物鱼龙的出现。经过近100万年的时间,自然的规律又让关岭生物群走近它们生命的尽头。

  是什么因素让关岭生物走向终结?野外地质小组一次偶然的露营,给这个疑问带来意外的答案。

  地质小组的成员们在河谷里面露营,天亮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段岩壁上的石头形状非常奇怪:两块岩石本来是一个层位的,现在却像大饼一样被卷了过来。这在地质学上叫做滑塌构造,包卷层理。产生这种构造一定是岩石在水下时曾经发生了强烈的震动,巨大的动力把岩石掀过来,后来水慢慢地退去,泥土变干就形成了包卷层理。

  可以断定,是一场毁灭性的意外导致关岭生物群迅速走向了终结。在这场意外中,关岭生物群全军覆没。这个热闹了近100万年的地方,在2亿年后,变成荒凉的群山。

  海百合和鱼龙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强者和弱者

  这些远古生物中,最令学者感兴趣的是海百合和鱼龙。

  目前在关岭发现的最大的鱼龙化石显示出了这种生物的霸气:其头部向前延伸成一个细长的吻,便于捕食;腹部发育出桨状的强有力的鳍,提供快捷的游泳速度;背部具有坚硬钙化的脊椎,以支撑它庞大的身躯;尾部细长,大大增加了它在水中的灵活性。这只鱼龙的总长超过12米。而海百合化石则显示这种生物是极其柔弱的。今天,我们还能见到活的关岭生物么?

  19世纪中叶,西方考古学界传来了一个消息:大西洋的渔民在一次出海中,捕捞到了一种酷似百合花的生物。经过鉴定,这就是被普遍认为早已灭绝的海百合的后裔。一种出现在2亿年前的远古生物,居然存活到了今天。这个发现让地质学家十分困惑。为什么海百合的生命力强悍到可以抗衡地球演变史上无数次毁灭性的灾难?

  长久以来,学者们一直倾向于认为,海百合是以固定在一处而不四处迁移的方式生存,但又无法解释为什么定居的海百合能遍布世界各个角落。

  最终,关岭生物群的发现为地质学家找到了答案:海百合的确是固定在一个物体上生存的,只是,他们固定的物体通常是随波逐流的树干。这种被动的生活方式看似没有自主选择生存环境的权利,实际上却最大限度化解了生存的风险。

  鱼龙的情形则完全不同。作为食物链中的最高等级,它当然可以选择让自己最舒服的方式生存。于是,所有的鱼龙游进关岭这个安逸的伊甸园。但这个伊甸园并非永久不变,肆意的掠夺和无序的繁殖使得它最终露出毁灭的迹象,水域封闭,窒息死亡只是毁灭的前兆,绝灭的命运是注定的。

  力量的强大,竟然和生命的脆弱联系在一起。2亿年前的关岭生物群,不经意间,帮助我们洞悉了自然的另一层玄机。

  三叠纪的结束,意味着水中生物称霸的时代已经终结。侏罗纪紧随而来,陆地生物从此开始统治这个星球。恐龙,地球史上最大的生物登场了,而地质史上另一场无情的灭绝也在漫长的地质时间里等待着它们。

  关岭生物群就像我们走夜路时遇到的一个陌生同类,在与我们进行一番交谈之后就分手。最初,它们给人的感觉是遥远而神秘。直到最后我们发现,它们的故事并不陌生。

相关热词搜索:贵州关岭 生物化石

上一篇:蜀南发现7000万年前鱼化石群 范围覆盖1公里
下一篇:贵州黔东南是地球生命大爆发最重要遗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