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彦河流水位猛涨冲出古生物化石
2014-02-12 18:19:34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今年夏天的多场大雨不仅让巴彦县境内河流水位猛涨,也冲出了古生物化石。有人在拉山太河的河滩上捡了一块骨头,卖了两万元。这条爆炸性新闻迅速流传开来。当地村民和外地寻宝人惊悉后,蜂拥汇集到拉山太河,最

    今年夏天的多场大雨不仅让巴彦县境内河流水位猛涨,也冲出了古生物化石。“有人在拉山太河的河滩上捡了一块骨头,卖了两万元。”这条爆炸性新闻迅速流传开来。当地村民和外地寻宝人惊悉后,蜂拥汇集到拉山太河,最多时达到200多人。
 
最近,挖宝和打击盗掘成为巴彦县最流行的词汇。

  6日15时,巴彦县公安局局长的电话响起,“几百人聚在拉山太河挖宝。”10时,巴彦县文物管理所的工作人员也接到了相同的举报。此时,巴彦县公安局局长正在同文管所的工作人员商讨秋收后如何保护县内的遗址文物,而他们最担心的盗掘事件却提前到来。

  两家单位迅速行动,公安局派出了四个派出所和两个刑警中队的警力。参与行动的民警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盗掘古化石现场的情况。

  拉山太河位于巴彦县德祥乡与天增镇交界处,距巴彦县城60余公里。在警方获得举报时,拉山太河马桥屯段,两侧河床长约1.5公里的范围内,人们三五成群地卖力挖着坑,河的两岸和桥头围满了人,小声议论着桥下的“工程”。

  “在修河堤吗?”“挖宝呢!”

  “没听说吗?前两天下完雨,有人在这里捡了个角,卖了两万呢。”

  参与者也越来越多,只见河滩两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拿着铁锹,有的拿着铁锤,在河边卖力地挖着探着。有的坑已有几米深,随时都有塌方的危险。

  围观者也越聚越多,有的嗑着瓜子、有的干着手工活,坐在河边看热闹。

  12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河床上随处可见翻挖化石后留下的泥坑。据文管所的工作人员介绍,因为刚刚下过雨,此时的翻挖痕迹已被掩盖大半了。询问附近村民,到底河里挖出了什么?卖了多少钱?附近村民的说法不一。有的人说挖出一块骨头,卖了两三千元;有的说挖出了一个角,卖了两万多元,可是却没有真正见过这个“宝物”长得什么样。

  德祥乡派出所所长王宏伟说:“拉山太河的河床经过多年雨水的洗刷,变得越来越深,今年的多场大雨让一些化石从泥土中裸露出来。但当时很多参与挖宝的人甚至不知道会挖出什么样的东西,也不知道宝长得什么样子。当时现场有200多人,我们赶到时,一些挖宝者已经闻讯逃走,留下的多是围观群众。”

  桥下挖宝桥上谈价

  据附近一位王姓村民介绍,有人在河床上挖宝已有多日,6日当天收购的人就坐在桥上,只要有人挖出了东西就可以上去谈价,谈妥当场交易。

  当县文管所的工作人员赶到现场进行制止时,遭到一些挖掘者的阻挠,撕扯中,有人将工作人员的相机砸坏。

  警方赶到现场,疏散围观群众,并当场扣留了作案车辆,并收缴了盗掘工具。一些人骑着摩托车在现场打转,迟迟不肯离开,与民警打起了游击。这些人被警方带回乡派出所审查。

  经过突审,6日当晚,警方便依据线索,从一名收购者家中搜出60多件赃物。民警返回时已是7日凌晨,途经拉山太河的桥头时,一名刑警发现河岸上蹲着一个人。原来听闻河里有宝,外地一个盗挖团伙便星夜兼程赶到巴彦,谁知刚刚到河边“开工”便被抓住。

  据了解,拉山太河是一条人工河,河深十余米,宽二十余米,长20公里,河两侧为湿地。早在十年前,村民在河岸两侧种地育林时,便经常会捡到大块的古生物化石。

  为什么一个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化石发现的河流,时至今日才引起挖宝风波呢?在巴彦县文管所《关于德祥乡拉山太河古生物化石盗掘情况的汇报》中这样解释:“该盗掘事件是由外地流窜到我县境内的盗掘团伙,在德祥乡拉山太河马桥屯段进行非法古文物挖掘,吸引了当地众多群众观看和参与。”

  据文管所工作人员韩彦来说:“外地的文物贩子到巴彦收购,让这些以前无人问津的化石有了行情,才出现此次挖宝事件。盗挖化石的从最初的几人发展到十几人,最后聚集到当天的200多人。”

  据了解,出土的化石大都是距今20万年的猛犸象化石、披毛犀等古生物化石,大多保存完整。一处绵延三公里,化石分布密度之大、保存程度完整堪称罕见的“化石带”就这样被发现。

  收缴化石百余件

  经警方调查,当地人传闻中的“宝”是一根猛犸象牙。对于此次挖宝事件警方已立案侦查,正在全力追查收购化石者、追缴被盗挖的化石。目前,警方已收缴了被挖出的化石100件,残缺野牛角等近100件,盗掘工具20件。

  此次盗挖事件发生后,巴彦县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打击盗挖行为,加大《文物保护法》及相关法律的宣传。政府获得举报后的一个半小时内,立即召开了乡村、屯干部及中小学校长紧急会议,周围方圆百里的乡村、屯干部和中小学校长全员出席,实行包村、包屯、包校,向群众宣传相关法律知识,并在电视上大力宣传《文物保护法》,将有关通知通告张贴到村屯、学校和盗掘现场。“化石带”遗址现由沿岸村屯的干部轮流看守,对于举报盗挖行为的群众给予奖励。

  为了让更多的群众了解盗挖文物是违法行为,中小学的老师将相关法律法规逐条向学生宣讲,然后由学生向家长转达。为了保证学生完成“作业”,在随后的几天里,老师逐名学生询问家长的反馈信息。

  在如此大力度的宣传打击下,12日记者来到盗掘现场时,河岸两侧已无一人。当记者在当地文管所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上河滩察看现场时,附近的桥上立即出现了四五名当地的村民,机警地看着记者一行人。询问之下,每个人都能说出一些文物保护知识和相关法条。

  猛犸象牙售价高

  据了解,此次被收走的猛犸象牙,文物贩子出价两万多元。

  县文管所所长闫志林介绍说,猛犸象化石属国家级保护文物,但在文物贩子眼中,猛犸象化石中唯一具有经济价值的便是猛犸象牙。猛犸象牙经过加工制成工艺品后,售价可达十几万元,可以说是牙雕艺术品中成色最好的。在高额利益的驱动下,偷掘、走私猛犸象牙的现象屡禁不止。

  虽然巴彦县政府加大了打击盗掘力度,但也有一些盗挖者抱有侥幸心理,将化石藏匿。记者在盗挖现场询问此事时,有人对在政府打击前已将化石出售获利的人艳羡不已,也有人小声议论着“以前挖出来的化石现在该怎么处理”的问题。

  全县多处秘密“宝藏”

  仅3人看管

  据县文管所所长闫志林介绍,除该县已公布的20处省市县级保护遗址外,县内还有多处秘密遗址未公布。

  “宾县的白石山因多次挖出猛犸象牙而被老百姓俗称为象牙山。但据我们调查,该山的化石含量还不如巴彦县的这条小河。我们所里至今保存着已出土的全国最大的猛犸象头部化石。我们在下去调查走访时,经常能捡到古生物化石。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文管所也只能分出一个人来专门负责这件事。因为我们所里只有三个人,全县有太多遗址需要看管和巡视。”一个工作人员无奈地说。据透露,此次被发现的“化石带”将可能建成化石遗址,被保护起来。

  据了解,如此多人盗掘古生物化石事件在巴彦县是首次,但此前小规模的盗掘事件屡有发生。早在今年3月27日巴彦县政府为打击县内走私文物和盗掘古墓葬、古遗址和古生物化石的违法犯罪行为,特发出《通告》。在3月28日巴彦县文体局与县公安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我县文物保护工作的通知》中对盗掘行为做出了处理规定。今年,该县政府首次下拨遗址看护专项资金一万元,巴彦县文管所才第一次有钱聘请专人对县内已被公布的遗址进行看管。

  因为县内拥有丰富的文物资源,央视的《鉴宝》栏目,在该县是一个很受欢迎的节目。时常会有人拿着家传或捡到的“宝贝”到文管所进行鉴定。

  这些“宝贝”中很多都是假的,但真正的宝贝却被当事人不当宝,宝贝被当成废品论斤卖掉的情况屡见不鲜。而不久前的一件事更是让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扼腕惋惜。一位老太因急需钱买药,要将祖传的一块翡翠玉璧以500元的价格出售。闫所长闻讯赶到,检验后,闫所长如实告诉老人此玉璧的价格远远超过500元,劝其卖给国家。就在闫所长回去申请资金时,文物贩子乘虚而入,以500元的价钱将玉璧收走。后来此玉璧被文物贩子以42万元的价格售出。

  据了解,有时有村民在种地或打井时误打误撞会挖出“好东西”。文物贩子便会闻风而至,比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更早获得消息。因为在文物贩子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生意做成,提供消息的人可以获得百分之十的提成。为了与文物贩子搏快,文管所特意拿出有限的资金租了一间门市房免费为市民鉴宝。

  文管所工作人员韩彦来说:“如今的文物贩子经验非常丰富,通过观察地形,探测设备勘测,往往会准确找到县内未曾公布的遗址。我们已经对不起祖宗,但不能对不起子孙。有些基建工作已经使文物损失惨重,我们要尽心保护好县内现有的文物、遗址,留给子孙后代。”

  每年春天土地解冻后以及秋收后都是盗掘活动的高发期。目前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正与各乡镇的政府部门、当地群众建立联系,广布眼线,及时发现制止盗掘文物的情况。但是几个人要看守如此庞大的文物遗址,他们的工作任重而道远。

 

相关热词搜索:巴彦 古生物化石

上一篇:巴彦惊现罕见“化石带”
下一篇:工地沙堆裹着6块猛犸象化石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