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化石不当宝贝
2017-04-14 08:56:3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报道)据科技日报(眉间尺):最近,贵州瓮安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起因是一片古生物化石的离奇死亡。这话听起来似有不妥。化石本是死物,怎会离奇死亡?但对于科学研究来说,它们却是不折不扣的活物。据
(化石网报道)据科技日报(眉间尺):最近,贵州瓮安成了社会关注的焦点,起因是一片古生物化石的离奇“死亡”。

这话听起来似有不妥。化石本是死物,怎会离奇“死亡”?但对于科学研究来说,它们却是不折不扣的活物。据报道,瓮安的生物群化石,是目前全球研究地球生命演化早期历史的唯一窗口,它们不但会“说话”,而且能讲述人们关于地球生命起源的神秘故事,或许比想象力最丰富的科幻作家还技高一筹。现在,这批宝贝几乎被挖没了。这无疑是令古生物学界痛心疾首之事,但在当地政府和企业看来,不过是开采了一座磷矿罢了。化石算什么宝贝,丰富的磷矿资源,才是守卫GDP,保证“政绩”的宝贝啊。

有个寓言故事是这么说的,一粒金子和一粒玉米,并排放在地上,一只公鸡过来了,喜滋滋地把玉米啄走了,对金子却视而不见。是的,眼界决定了选择。在磷矿的开采者眼中,化石的价值远不及几袋子磷肥。

其实,这起“瓮安事件”,就像近来屡报道的古建筑被房地产开发拆毁,花钱就能摸文物一样,根源是价值观发生了错乱。货币不但在商品流通中履行了一般等价物的“本职”,而且在几乎一切社会生活领域都干起交换中介的“兼职”来,俨然成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价值准则。瓮安也不例外。金钱化身千万,在企业家那里,它化身为利润,在基层政府官员那里,它化身为以GDP为计量单位的“政绩”,而在具体执行者那里,它又化身为“实惠”,就这样,大家“齐心合力”地毁掉了我们探知6亿年前地球生命状况的可能。

被破坏的化石已无法复原,汲取教训是避免两次掉进同一个泥坑的最好办法。在笔者看来,教训至少有三个方面。

其一,加速自然遗产保护立法工作。这项立法工作已进行了十多年,但由于部门利益壁垒和学术界分歧争议,至今还未完成,致使许多自然遗产保护工作缺乏最根本的保障,对破坏自然遗产的行为处罚也缺乏法律依据。亡羊补牢,未为晚也,瓮安事件又一次敲响了警钟,应加快制定一部覆盖全面、符合实际、保护有力,与我国自然遗产保护需求接轨的法律,让保护自然遗产的底气真正足起来。

其二,创新自然遗产“生财”机制。从现实看,包括瓮安生物群化石在内的许多自然遗产都地处经济发展落后的老少边穷地区,这些地方往往缺少保护和管理自然资源的“实力”。对这些地方的主政者而言,自然遗产不过是一件美丽的累赘甚至“赔钱货”,资源变现才是“硬道理”。这就要求建立健全自然遗产保护的“举国体制”,设立从国家到地方的各级专项补助资金,同时调动社会资本参与,扩宽资金支持渠道,通过旅游、文创等多种方式,让自然遗产的欣赏价值、文化价值得到增值式地开发,使之从“赔钱货”变成地方政府的财源、当地群众的富源,从而让保护自然遗产的腰杆真正硬起来。

其三,加强自然遗产的科普宣传。近年来,通过各类识宝、鉴宝电视栏目,老物件是宝贝的观念已深入人心;借助于《舌尖上的中国》等文艺作品,民俗的美丽也让人们懂得珍惜。相比之下,自然遗产的价值还不够普及,有关部门亟须调动科学家以及相关领域专业人士的积极性,抓住去年新设立的“文化和自然文化遗产日”等契机,运用影视、动漫等手段,加强对自然遗产的宣传,引导人们主动关注、自觉保护,让全社会保护自然遗产的氛围真正浓起来。

相关报道:贵州厅高度重视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工作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国土资源报(张鹤林):近日,一篇题为《贵州瓮安一座矿山挖掉地球6亿年历史,专家急了》的报道经媒体刊发后,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对此,贵州省国土资源厅高度重视,厅长朱立军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有关部门认真调查核实并作妥善处理。

记者调查了解到,瓮安生物群化石是磷酸盐化的特异埋藏化石,产于瓮安县北斗山磷矿层中。这些磷矿层既具有化石属性,又具有磷矿资源属性。该区域磷矿层涉及瓮安北斗山磷矿、瓮安磷矿、瓮安县磷化公司玉华矿段和瓮福(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塘矿段4个合法采矿权。

据悉,在磷矿开采过程中,采矿人员偶然发现了瓮安生物群化石。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的相关研究成果,自1998年以来先后发表在英国《自然》杂志、美国《科学》杂志、《美国科学院院刊》等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但时至今日,贵州厅未收到任何科研部门有关瓮安生物群化石划定保护区相关资料,这些区域暂时未列为磷矿资源禁采区。

今年1月,贵州厅收到贵州大学一位老师关于建议保护瓮安生物群化石的信函后,极为重视,积极履行古生物化石保护工作的指导、监督职责,分管副厅长还约见了瓮安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及分管副局长,当面了解有关情况,责成瓮安县尽快开展化石产地调查工作,提出科学合理保护措施。

今年4月1日~3日,由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主办,瓮安县人民政府、贵州大学、贵州省瓮安磷矿、瓮福集团大信公司等单位协办的“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与科学研究国际研讨会”在瓮安召开。经过两天的会议商讨和野外考察,研讨会对其科考价值达成共识:一是瓮安北斗山磷矿是一个世界级的珍贵化石产地,瓮安生物群化石核心产地和经典地质剖面必须作为自然遗产得到永久性保护;二是鉴于目前磷矿开采和伴生的地质灾害,瓮安生物群化石产地和地质剖面受到全面性破坏或覆盖,亟须抢救性保护;三是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和开发,需要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贵州省旅游大战略相结合,需要与瓮安县“五位一体”发展相结合。

贵州厅高度重视研讨会,特派地质环境处负责人参会。贵州厅代表在会上明确表态支持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工作,并就保护工作提出相关要求。一是请瓮安县政府牵头,会同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以及地勘、矿山设计资质单位、相关矿山企业,立即开展化石分布、矿业权设置、资源量估算、地灾调查等调查。在此基础上,结合旅游资源整体规划等,科学划定古生物化石保护范围。划定工作原则上在4月底前完成。二是由瓮安县政府负责,委托有关技术单位,对照相关规定,在6月底前完成瓮安生物群国家重点古生物化石集中产地申报资料编制。同时,开展所涉及相关采矿权范围调整和利益协调工作。三是贵州省瓮安磷矿、瓮福集团大信公司要积极担负社会责任,全力配合瓮安县政府开展化石保护区划定工作。为避免可能造成化石破坏,在已初步划定的保护区,暂停一切采矿活动。四是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要强化与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沟通,在取得相关成果进展时,书面及时进行通报。

今年清明节假上班后,贵州厅两次打电话跟踪督导瓮安县,瓮安县已按照会议要求实施化石分布、矿业权设置、资源量估算、地质灾害等调查工作。为有效保护瓮安生物群化石,贵州厅将按照《国家矿山公园建设指南》,积极帮助、指导和支持瓮安县申报瓮安磷矿国家矿山公园。目前,贵州厅分管领导已率有关专家赶赴瓮安,开展瓮安生物群化石相关保护工作。

相关报道:瓮安6亿年化石成磷肥? “急了”科学家:磷矿开采已被叫停!
 









瓮安6亿年化石成磷肥?
 
(化石网报道)据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梁波):一座矿山挖掉地球6亿年历史?科学家们急了! 4月10日,据《科技日报》报道,位于贵州瓮安全球最古老生物化石宝库被磷矿开采彼濒临破坏,亟待抢救性保护的同时,引发公众对“化石成磷肥令人痛心”的热议。

4月12日,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对话为抢救性保护“瓮安古生物化石群”发声者之一: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殷宗军博士。

殷宗军透露,经多位科学家呼吁,瓮安县政府目前已紧急叫停磷矿开采。经过磋商,核心保护区基本确定。

磷矿价值高?还是化石研究价值高?殷宗军回应说,这不是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我们觉得磷矿重要化石也重要,化石对科研是很重要的,但是GDP经济发展也是重要的,我们需要做到的事情是,找到平衡点来平衡各方的利益。”

那么,谁在开采全球唯一最古老生物化石产地的磷矿?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从“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与科学研究国际研讨会会议情况通报”中发现,开采企业有两家,一家是国企,名为瓮福集团。一家是民企,名为瓮安磷矿。

全球唯一

窥探6亿年前生命窗口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瓮安古生物化石群在研究地球生命演化地位如何?

殷宗军:贵州瓮安北斗山磷矿,自1998年发现动物化石以来,已成为全世界地球生命演化研究领域科学家向往的圣地。这个形成于距今6亿年前的磷矿,是全球发现迄今最早的可靠动物化石记录产地,为破解我们人类始祖的起源和早期演化提供了最可靠科学证据。

瓮安化石为磷酸盐化三维立体保存的化石,保存了常规化石所没有的细胞和亚细胞级的生物解剖学结构,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瑰宝。近20年来,古生物学家几乎每年都在国际最顶尖的科学杂志上报道瓮安化石的新发现,相关研究成果更是于2005、2006、2007连续三年获评中国基础研究十大新闻。瓮安北斗山磷矿已成为目前全球早期生命起源和演化研究领域中的亮点。作为全世界最古老的动物化石宝库,瓮安生物群无论是化石多样性还是在生物细节的保存能力上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在这里有过怎样的大发现?

殷宗军:起初,瓮安生物群中被报道的化石类群是一些名为带刺疑源类的疑难化石,以及具有多细胞结构的海藻化石,这些化石的细胞结构展示出瓮安生物群令人惊讶的埋藏潜力。如果动物在寒武纪大爆发之前早就出现,那么应该有动物生活在距今6.1亿年前的浅海中。而具有如此巨大埋藏能力的瓮安生物群,极有可能保存了全世界最早的动物化石。就这样,在理论指导下,古生物学家把目光聚焦在瓮安生物群,以期发现比埃迪卡拉动物更早的动物化石记录。

1998年初,英国《自然》周刊和美国《科学》周刊几乎同时刊发了两篇类似的论文,它们分别报道了动物胚胎化石和海绵胚胎及幼虫在瓮安生物群中的发现,这两个研究团队的重大研究成果引发了寻找最早动物化石记录的热潮。

此后近20年,瓮安生物群的研究,一直是演化生物学和古生物学共同关注的前沿热点,一系列重大发现也接踵而至:2000年发现最古老的管状刺细胞动物化石;2004年发现最古老的两侧对称动物“小春虫”;2006年发现不同步分裂的动物胚胎化石和具有极叶结构的动物胚胎化石;2007年发现管状刺细胞动物的胚胎化石;2009年发现两侧对称动物胚胎化石;2015年发现保存有细胞结构的成体海绵动物化石;2016年发现具盘状卵裂特征的动物胚胎化石。每一次新的发现都为人们了解寒武纪之前的动物演化历史提供了更多的化石证据。

除已被报导的动物胚胎化石、成年个体的动物、地衣、多细胞藻类和大型带刺疑源类外,瓮安生物群中还有大量尚未报导的疑难化石。这些化石多数保存了精美的细胞结构,记录了早期多细胞真核生物在生物学上的多样性,表明瓮安生物群是窥探6亿年前真核生物大幅射的窗口。

矿采挖掘

有些经典剖面被挖走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第一次得知化石核心产地遭到破坏是什么时候?

殷宗军: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由于采矿,有些老的经典剖面点被掩埋掉,有的会被挖走。然后,一些新剖面点也会被挖掘出来,我们这次为了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剖面点不会被破坏,我让我们的科研工作能够持续下去。我们就开了一个会议,跟当地政府和矿山企业,还有包括我们研究单位坐下来商讨一个方案。以前新的点出来,然后新的点又被挖掉,就是这样对我们来说也比较困难,所以现在我们基本上是想采取这样一个措施,采取一个永远性保护一两个区这样的措施,然后把这个事情给解决掉。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在现场看到了怎样的破坏状况?

殷宗军:们每年都过来,这个事情是需要澄清一下。因为媒体报道,网上消息非常非常多,舆论也一边倒认为,挖矿的把这些化石都挖走了。实际上,这个采矿区是一个非常大的区域,而化石产地并不是在整个矿区都有,我们是有划定一个核心区的。核心区现在的采矿是停止了,我们设定了几个区域未来要进行保护的工作。非合群的采样工作我们是不影响的,他们依然可以正常的进行他们的生产任务,也是可以的。核心区域的一些经典剖面是受到一定程度的掩盖和掩埋,我们现在是想把它恢复,根据地区性的计划进行恢复,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新剖面,我们把它保护起来,下面要进行一些工程方面的建设,怎么样来把它永久性的标底下来。

挖掉历史?

这种说法存在误导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如果定义为“一座矿山挖掉6亿年历史”是否准确?

殷宗军:某种意义上讲,这种说法可能会误导一部分人,把这个事情的严重性提得更高一点,如果我们不去采取措施,继续挖下去的确是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破坏掉,但是我们开了这样一个会议,及时采取了措施,我们现在能够抢救性的把它们保护下来,现在各方都达成了共识,各方努力正在把这个共识落地。现在整个态势是比较良好的,我们也希望在媒体监督之下,把这个生物化石核心产地能够保持下来,保护好维护好。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类似古生物化石群在中国分布情况如何?

殷宗军:中国是一个古生物学大国,有很多重要的特异埋藏化石群,比如澄江、热河等生物群,但瓮安生物群的重要性和特殊性是名列前茅且不可替代的,一方面它提供了最早的动物化石记录,为了解动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提供了全世界唯一的窗口,另一方面,它在细胞学和亚细胞学层面保存了大量的胚胎化石,为我们重建早期动物的个体发育过程,进而探讨现代各种动物体制构型的演化,过程提供了线索;然而瓮安生物群学术价值的彰显有一个前提,就是保护好化石产地使得科学研究能顺利开展,因此呼吁要保护瓮安生物群这一全球独一无二的化石产地。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其他地方是否也存在破坏现象?

殷宗军:这个比较复杂了,有些地方是有的,多多少少都有点。有些进入了国家地质公园保护起来了,有些没有进入国家地质公园,被盗挖,盗采的情况还是有的。这个就需要地方政府需要做一些保护的工作,各个化石产地的情况都有一些特殊性,这个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挑战,有些挑战是来自于民间的,有一些化石会有经济上的价值等等可能有这方面的挑战,有些是来自于政府的挑战,他们可能要协商一些国有部门,一些地方的圈定,然后建立一些永久性保护的点啊等等,很多的工作都在做。我们这里的情况跟其他的地方不太一样,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价值谁大?

矛盾对立但不能二选一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你刚才讲古生物化石有被盗卖现象,那么,瓮安是否存在被盗卖现象?

殷宗军:盗卖情况目前还没有发现,像恐龙化石存在盗挖卖钱。瓮安古生物化石不存在这个现象。唯一的就是化石在磷矿里边,而磷矿它是有价值的,磷业公司他是要开采,所以某种意义上讲是有一个小的矛盾在里边,但是我们正在调和这个矛盾。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磷矿价值高一点还是古生物化石群价值高一点?

殷宗军: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你这个问题翻译过来,就是GDP重要还是基础科研重要?某种意义上很难去平衡,这不是一个矛盾的对立,这不是一个二选一,我们觉得磷矿重要化石也重要,化石对科研是很重要的,但GDP经济发展也是重要的,我们需要做到的是,调和双方矛盾,找到平衡点来平衡各方的利益,让各个方向都能够持续的进行下去,我们并不是说要一边倒的,矿山所有的任务都停产,也不是说我们不要这个古生物化石群研究,经济建设第一,都不是这样的,我们不要做一个二选一的选择,我们要找一个平衡点,希望媒体也能宣传一下。

瓮安承诺

叫停核心保护区采矿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瓮安已叫停磷矿开采,而且出台保护方案,那么,这个方案是否是找到你刚才说的平衡点呢?

殷宗军:最近,我们一直在瓮安,我们一直在第一线,我们跟技术人员已经划定了一个核心的保护区,核心保护区采矿是叫停了的,其他的地区是可以继续开采的,我们现在是制定了一个保护方案,这个保护方案已经圈定了,具体的工作进一步的落实,项目工程是在后续会继续的开展,我们现在认为,我们能够非常好的找到这样一个平衡点,来平衡各方的利益来维持科研工作继续进行,也不耽误相关的矿产企业。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瓮安当地是否作出什么样的承诺?

殷宗军:在4月1日至3日的会议上,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瓮安县政府的承诺是无条件要支持的,古生物化石群作为全世界早期动物的化石产地,保护性的工作肯定是必须的,所以他们这个承诺是已经有了。磷矿企业也是无条件的表示要配合,县委县政府和我们的科研单位在化石产地保护单位要作出一些贡献,这些都是没有问题的,各方的表态都是非常积极的。我们剩下的任务就是怎么样把各方的表态和任务落到实处。

相关热词搜索:化石

上一篇:公益科研与经济发展撞车,谁该让道——贵州瓮安生物群化石保护引发观点碰撞
下一篇:人类演化的三次智力觉醒:第一次是语言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