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亟须加强保护
2016-04-08 13:37:5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亟须加强保护(化石网报道)据成都商报(罗敏):1 99亿年前,一群庞然大物统治着地球,它们的名字叫恐龙;19年前,宜宾一个科考队在珙县山间意外发现石碑恐龙化石,竟无意间


四川省宜宾市珙县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亟须加强保护

(化石网报道)据成都商报(罗敏):1.99亿年前,一群庞然大物统治着地球,它们的名字叫恐龙;19年前,宜宾一个科考队在珙县山间意外发现石碑恐龙化石,竟无意间揭开了恐龙演进史上的断层之谜。

可惜的是,这些填补了早侏罗世禄丰(云南)恐龙和中侏罗世大山铺(自贡)恐龙群化石之间进化空白的石碑恐龙化石,如今被荒草掩埋,日晒雨淋,专家对此揪心不已。

昨日,曾主持石碑恐龙发掘研究工作的原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总工骆耀南先生和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员彭光照共同呼吁,希望加强对石碑恐龙化石的保护和利用。当地政府回应,将落实经费对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进行保护,并有望在石碑恐龙栖息地上,建成侏罗纪主题公园。

你可能不知的石碑恐龙化石

目前发现的四川境内最早的恐龙化石,化石群遗址发现的6条恐龙化石,属原始的蜥脚类和兽脚类,是早侏罗世恐龙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对研究恐龙、地球古环境、古气候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科研价值重大。

石碑恐龙化石层介于禄丰恐龙和自贡恐龙之间,属于禄丰龙和自贡龙过渡期的恐龙化石,填补了这一地质时期的恐龙化石空白,也使我国出土的恐龙化石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系统。“这个遗址价值非常重要。”

意外发现:

玉米地里

发掘出恐龙化石

1997年5月6日,四川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202地质队区域调查组组长周凤云带队在珙县进行地质调查。

在经过石碑乡红沙村的一个小山头时,周凤云在一块玉米地里发现一块紫红色岩石,敏感的他敲开石头,里面出现一个有着明显骨松质的关节头结构。

联想到宜宾曾三次发现恐龙化石,周凤云很激动,当即判断为恐龙化石。随后,周凤云叫回两名组员,经进一步辨认分析,三人均认定石头为动物骷髅化石。

为进一步研究分析,三名调查人员开始在发现疑似化石的土坎上进行浅表性试掘。很快在距地面近一米的岩层剖面发掘出成线状有序排列的构造,发掘层长约5米,调查组更加确信是恐龙尾椎骨化石。

得知这个消息后,四川省地矿厅随即派出专家前往现场取样。确认该处系恐龙化石重大考古发现后,该厅迅速成立发掘工作领导小组,由骆耀南任发掘工作专家组组长,拨专款进行封闭式发掘和研究。

“恐龙化石及蚌类、植物等共生化石埋藏深度浅的一米,深的达七八米……”发掘工作结束后,结果让专家们惊喜:共发掘出恐龙化石6具,其中3条为蜥脚类、3条为兽脚类;从牙齿看既有食草龙,又有食肉龙。其中最大的一条长约13米,自然身高约3米。

石破天惊:

属早侏罗世恐龙动物群

为1.99亿年前的恐龙化石

1998年1月19日,四川省地矿厅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发布的《珙县石碑地区恐龙化石埋藏条件及开发利用研究》表明:这批化石确属早侏罗世恐龙动物群。“经测定,确定为1.99亿年前的恐龙化石。”

骆耀南介绍,四川境内发现的恐龙化石极其丰富。但专家们发现:四川境内绝大部分化石是中、晚侏罗世的遗存,自贡大山铺峨眉龙-蜀龙动物群和马鸣溪龙化石都属于这一地质时期,距今约1.6亿多年。

“国内目前发现最早的恐龙化石是云南禄丰龙,它们生活在距今1.99亿年前。”骆耀南介绍,后来发现的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显示,它们是禄丰龙的后代。但研究发现,禄丰龙和自贡恐龙之间,存在近3000万年的断层,这个空白一直没得到填补。“石碑恐龙比自贡恐龙早2600万年,属于禄丰龙和自贡龙过渡期的恐龙化石,填补了这一地质时期的恐龙化石空白,也使我国出土的恐龙化石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系统。”骆耀南说,石碑恐龙化石是目前发现的四川境内最早的恐龙化石,这也反映了恐龙在地球上的进化、迁徙过程。骆耀南介绍,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发现的6条恐龙化石,属原始的蜥脚类和兽脚类,是早侏罗世恐龙史上最重要的发现之一。“这对研究恐龙、地球古环境、古气候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科研价值重大。”

专家痛心:

化石被荒草掩埋

日晒雨淋面临风化

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员彭光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石碑恐龙化石层介于禄丰恐龙和自贡恐龙之间,“对科学研究来说,这个遗址价值非常重要。”

骆耀南说,当年发掘出石碑恐龙化石后,省地矿局和专家组本可以将化石带走进行研究或异地保存。但根据自贡大山铺恐龙化石群的研究经验,就地保护肯定比异地保护更加有利,在征求当时珙县政府意见后,专家组确立了“就地保护”原则。

骆耀南记得,当时用围墙把遗址圈了起来,上方还盖了石棉瓦,有人24小时轮流看守。

1997年12月,专家组完成了发掘和科研工作,将恐龙化石交给当地政府保护,并提出了保护方案。此后的19年,骆耀南再没回过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但他仍时刻牵挂着化石的保护和研究工作。

然而,两年前看过一组照片后,骆耀南表示“心痛不已”,“恐龙化石群遗址保护区上面的棚子全塌了,地上长满野草。”

彭光照前两年到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进行过科学考察,遗址现状让他很揪心。“那个遗址对恐龙化石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但原址保护的东西基本都毁掉了。”彭光照说,他发现有恐龙化石散落在草丛中,日晒雨淋面临风化,非常可惜。

当地回应:

正在制订保护方案

拟重建围墙保护化石

珙县教育和文广局副局长江鹏告诉记者,石碑恐龙化石刚开始发掘时,附近很多人前来参观。发掘工作结束后,当地政府在遗址围墙区上方搭建石棉瓦棚,并安排专人看守。

在恐龙化石被发掘后近十年里,村民陈合伦与李详前一起,每天24小时轮流在遗址值守,也负责为游客解说。“后来没人来了,再看(护)下去也没意义。”陈合伦说,棚子无人照管两三年就塌了。后来,人们用细砂掺和草茎做成隔离层覆盖在化石上,隔离层上面再用水泥砂浆糊抹,以保证化石与空气、雨水、阳光不会发生接触。

对于当地政府的保护措施,骆耀南认为还不够。“希望政府要更加重视,在保护的基础上加以利用,让古生物化石能为科研服务,也要为人类造福。”骆耀南说,如果有机会,他想在有生之年再回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看看。

江鹏称,当地政府已注意到专家呼吁,目前保护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的方案正在制订中,拟重建围墙禁止村民游人进入,以防止人为活动损坏化石,实现对化石的长久保护。

珙县旅游部门负责人则表示,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背后三公里就是桫椤谷,当地已委托第三方公司制订旅游开发计划,拟在石碑打造侏罗纪公园,再现“恐龙世界”。

记者探访

遗址长满杂草青苔 恐龙化石散落草丛

成都商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在飞龙山和大都督山之间。该遗址与石碑乡政府有村道相连,全长约6公里,石碑乡距珙县县城80公里。珙县至石碑乡的道路条件较差,部分路段破损严重。

5日,记者在石碑乡工作人员带领下,找到了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在距村道约30米的山腰上,只剩下一个低矮的棚子。遗址上长满杂草和青苔,草丛中突起的地方被水泥沙浆糊过的痕迹明显。“水泥下面埋着的,就是被发掘出来的恐龙化石。”当地村民小组组长陈合伦说,发掘恐龙化石时,他参与了保卫工作。他从草丛中找出些红色的石头,指着石头上的骨质状细孔说,“这就是散落的化石”。

评论

恐龙化石 最好的归宿

朱达志

从物种演化的角度看,可以说恐龙并没有灭绝,而是演化成了另一种形态的动物——鸟。但是在我们一般人的经验中,鸟是温顺的小型动物,所谓“小鸟依人”,目前已知最大的鸟类信天翁也不过身长一米多。而大型恐龙动辄身长数十米,体重一两百吨。恐龙和鸟类之间这样的云泥之别,正是沧海桑田的一个注脚。

从这个意义上说,保护好恐龙化石和发掘遗址,对科学研究,对人类乃至地球的未来,其意义之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在亿万年前,成群的恐龙或死于地震、或死于火山爆发、或死于沙尘暴、或死于行星和地球撞击后窒息而亡、或死于干旱。对恐龙灭绝的研究,就是对我们人类生存环境的关照。而恐龙化石的形成需要数千万年,并且是在特定的位置与气候下才能形成,且不可再生,其价值之大实在无法形容。抢救、保护恐龙化石资源,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古生物学专家的大量细致工作。恐龙化石是人类的遗产,不管它们被发现在何处,都有义务悉心保护,认真研究。

珙县石碑恐龙化石群遗址现状,令人扼腕。好在目前相关地方和部门已经意识到了改变这一现状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也制定了保护规划和方案措施。但一些其他地方的案例告诉我们,当“保护”和“利用”混杂在一起的时候,真正的保护往往会大打折扣。当然,恐龙化石保护所需要的资金绝不是小数目,但应该厘清的是,开发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这样才能让恐龙化石得到最好的归宿。

相关热词搜索:恐龙 化石

上一篇:翼龙研究中国为何领先
下一篇:史前史领域假说性研究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