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恐龙之乡”广东河源面临保护与开发之困
2015-05-28 14:18:13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矿业报(祝桂峰 温志军 欧阳志奋):2015年4月19日下午2时,广东省河源市闹市中的大同南路一酒店门口修路,意外挖出数窝共43枚恐龙蛋化石,其中完整的19枚。据悉,河源建市之前,该地是个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矿业报(祝桂峰 温志军 欧阳志奋):2015年4月19日下午2时,广东省河源市闹市中的大同南路一酒店门口修路,意外挖出数窝共43枚恐龙蛋化石,其中完整的19枚。据悉,河源建市之前,该地是个小山包,路面是直接用水泥铺成的,完全没有动过原有地层。这是首次在新城区闹市中心挖掘出土恐龙蛋化石。

“没啥稀罕的。”对河源市民来说,近20年,这样的新发现不断发生着,“早已见怪不怪了。”

河源市位于广东省东北部山区,河源市集恐龙蛋、恐龙骨骼、恐龙足迹化石“三位一体”的“恐龙之乡”,自1996年3月在河源市区东江边发现第一窝恐龙蛋化石至今,已抢救、发掘出近17000多枚恐龙蛋化石。2004年底,河源市博物馆凭当年馆藏10008枚恐龙蛋化石数量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同时,河源市也被中国地质调查局地层与古生物中心授予“中华恐龙之乡”。2014年,河源市被国土资源部认定为第一批国家级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集中产地。

然而,近日记者赴河源采访调查发现,这个拥有“三位一体”恐龙化石资源优势的“中华恐龙之乡”,如今面临保护与开发之困,现状并不乐观。

民间私藏数量巨大

盗挖现象屡禁不止

河源市具有丰富的恐龙化石资源。专家研究证实,河源中生代地层中蕴藏着丰富的恐龙蛋、恐龙骨骼和菊石化石等地质遗迹资源,虽然发现的恐龙蛋超过世界发现数量的一半以上,却只是地下海量埋藏中的沧海一粟,光河源市城区周围一带的埋藏,估计就达几十万枚到100万枚之多,其中包括40多种恐龙的蛋化石。它们具有分布广、数量大、种类多、埋藏浅、保存完好等特点。

目前,河源市已发现13具恐龙骨骼化石、8组168个恐龙脚印化石和大量恐龙蛋化石,其中还包括华南首次发现的窃蛋龙类化石——黄氏河源龙的正型标本。据悉,在“河源盆地”的红砂岩中,恐龙蛋、恐龙骨骼化石分布面积约100平方千米,发掘面积约70平方千米。

河源市恐龙博物馆新任馆长杜衍礼动情地说:“馆藏的17000多枚恐龙蛋是在政府高度重视下,上任馆长黄东及接任者带领博物馆一班人20年来的坚持与坚守,不计报酬,风餐露宿获得的丰硕成果。自1996年3月6日发现第一窝恐龙蛋化石,仅6天后河源市政府就及时发布了关于保护恐龙蛋的通告,此后至今对千名保护化石的有功人员和有功单位进行了14批表彰奖励。”

河源市出台这一系列的政策,应对的就是屡禁不止盗挖恐龙化石的现象。记者了解到,近年河源市区的不少工地都挖出了恐龙蛋,一些人成天在郊野搜寻恐龙蛋。一次,有关部门突然清查一个村庄,并发动群众主动上缴,一周内博物馆就增添了2000多枚“恐龙蛋”。

《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实施办法》明确规定,单位或者个人将其收藏的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转让、交换、赠与、质押给外国人或者外国组织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责令限期追回,涉及一级重点保护古生物化石的,对单位处40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对个人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但是,在国内黑市上,目前一个恐龙蛋化石能卖几千元;走私到国外后,黑市价格不菲。“国际上走私中国恐龙化石已经暗流汹涌。”有例为证:1993年,河南省西峡县发现了白垩纪地球之主的恐龙蛋化石群,探明分布面积达70平方千米,出土的恐龙蛋化石多达5000余枚……很快西峡恐龙蛋化石就出现在英国、美国等拍卖市场,并且在英国以7.7万英镑的价格拍卖。

2004年6月21日,澳大利亚联邦司法和海关事务部长克里斯·埃利森在堪培拉向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傅莹移交一批从中国偷运出口到澳大利亚的恐龙蛋和其他古生物化石。同时,在中国政府的要求下,澳国警察还采取联合行动,对西澳首府珀斯一位古生物化石收藏家的住所和2间商店进行搜查,没收1300多件恐龙蛋化石、上古时期鸟骨和鱼类化石。这批化石数量大、价值高,据悉,这是在澳大利亚境内破获的最大的私藏古生物化石的案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此类案件之一。

2006年7月18日,美国海关官员与中国政府代表在洛杉矶签署协议,美方向中方移交一批非法入境的中国恐龙蛋化石。此次移交给中方的恐龙蛋化石共42箱,有数百枚,是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2001年在执法过程中查获的。

“只要你想要,绝对能买到。”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每年都能听到深圳、珠海海关查获的走私恐龙蛋里,有不少来自河源市地区,“黑市上卖价更高,倒卖走私显然比上交政府划算。”

记者向杜衍礼了解民间私藏恐龙蛋化石之事,他坦言,“民间收藏无法估量。整个河源盆地100多平方千米的红砂岩地层内,都有可能出土恐龙化石,面广线长,而我们只有14个人,要完全保护起来确实很难。”

2006年9月,一施工队在东源县蝴蝶岭工业区开山放炮时,炸出上百枚恐龙蛋化石,被当场哄抢一空。后经有关部门再三追缴,也只收回部分,一些国宝就此下落不明。这样的事近年在河源市时有发生,私藏或上交的选择背后,是民间的利益计算。

“通过这么多年的宣传教育,群众对恐龙蛋化石是非常爱护的,要不然市博物馆根本不可能征集到这么多”,2004年5月,博物馆在恐龙遗址公园附近的风光村张贴通告,发动群众主动上缴恐龙蛋,一周内博物馆就增添了近3000枚“恐龙蛋”。

杜衍礼认为,河源市财力有限,为避免化石流失,政府已尽了很大努力,包括投巨资建设恐龙博物馆。但他也不否认,民间收藏恐龙蛋化石数量众多。根据举报,当地派出所就曾在2004年“突袭”风光村石岗神一村民家就搜查出恐龙蛋化石557枚。

记者获悉,仅2015年1月,河源市警方破获一起非法贩卖恐龙蛋化石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名,收缴恐龙蛋化石116枚共88块;2015年3月,河源警方在办案中查获一批恐龙蛋化石,约有500余枚,其中完整无损的恐龙蛋化石有200多枚。

“巨大的利润诱惑,总让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杜衍礼无可奈何地说。

遗址公园难产十年

资金巨大望“蛋”兴叹

河源恐龙化石,究竟“珍贵”在何处?

1857年,科学家赫胥黎公布了一个惊人的假说:鸟类是由小型兽脚类恐龙演化而来。100多年后,河源市出土的“黄氏河源龙”骨骼化石被不少专家看作是上述观点的证据。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吕君昌博士撰文认为,“黄氏河源龙”证明了当大批恐龙在中生代晚期相继灭绝时,其间有一支或几支,正试图离开陆地向空中发展,后来演变成鸟类。

美国南方卫理公会地球科学系教授路易斯·杰克布斯局考察后认为,河源市的地形地貌与其他各大洲恐龙化石出土地不一样,对研究亚洲的恐龙之谜非常重要。

更为重要的是,“河源是目前世界上罕有的既有恐龙蛋化石,又有骨骼化石,还有脚印化石的地方。”杜衍礼介绍说,恐龙属爬行类动物,好迁移,产卵之地和葬身之地往往不在一处。据说四川自贡有骨无蛋,河南西峡有蛋无骨。河源为何既有龙又有骨,还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

不过,专家感慨,虽然河源已发现的窃蛋龙类(黄氏河源龙)、霸王龙类、鸟脚类、蜥脚类、伤齿龙类等五大恐龙种类,但还有大量化石的科学价值尚未被挖掘。

相关负责人说,为了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加强对恐龙化不资源的保护,河源市当地政府这些年也没少动脑筋。

2001年,河源恐龙系列化石自然保护区被列为省级自然(地质遗址)保护区;2002年,石峡恐龙蛋化石埋藏地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2003年起,河源市政府将保护区调整到保护价值更大的源城区源南镇风光村石峡一带,总面积为1.3平方千米,四至边界依次为:北至双下路北侧道路边线,东至风光村三王坝村民建房用地和自然山体,南至山泉路延伸线北侧道路边线,西至河源大道东已出让办证土地以东的4米红线处。

2004年,河源市委、市政府为实现恐龙化石保护与经济效益“双赢”,酝酿出一个“宏大构想”:在市区南端的石峡恐龙蛋化石埋藏地规划2 .26平方千米建设恐龙遗址公园。据悉,恐龙遗址公园被广东省文化部门列为广东筹建的5个主题公园之首。

设想一下,美国搞出了个虚拟的“侏罗纪公园”恐龙世界,热遍全球,不仅仅达到了科普教育的作用,还开发出一系列主题公园和影视卡通作品,打造出一个庞大产值的商业王国。特别是没有任何恐龙资源的江苏常州,靠买和租借办起了中华恐龙园,也大发了“恐龙财”。如果借鉴国内外的经营模式,利用河源市本身拥有的恐龙化石资源,打造出一个真实版的白垩纪恐龙主题公园,那将是怎样的动人场面。

“听说至少谈了20批商家。”河源市国土资源局甘小平感叹:“筑巢引不来金凤凰。”

据悉,恐龙遗址公园项目投资需要10亿元以上。很多投资商曾前来洽谈,其中广州某公司甚至已与河源市政府初步达成投资10亿元的协议,但都因项目投资额巨大,靠文物本身难以盈利,文保部门要求保护原貌,相关商业补偿回报周期长,中间一波三折等众多因素,最终知难而退。

记者调查也发现,被誉为“恐龙之乡”的河源市,恐龙文化元素并不浓烈,街头巷尾难觅恐龙文化元素的宣传物品。市民小陈对“恐龙之乡”的美誉并不关心,“万绿湖”直饮水才是当地民众炫耀和喝彩的。与恐龙保护区一墙之隔的三王坝村黄姓村妇更是直言不讳,长期保护也未见个人增加收入,希望政府将该村田地全部征用,“自己也能开个农家乐。”

“捧着金碗讨饭吃。”河源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副主任巫俊生认为,广东省要建文化大省,恐龙公园是一张“大牌”,政府应给予关注和支持,不能完全推向市场。

“光靠河源市难以突破瓶颈。”广东省委宣传部樊启林也认为,河源市恐龙资源并不是河源的,它首先是正在建设文化大省的广东省的文化品牌,而且它更应是中国面向世界的一个文化品牌,如何做好做大这个文化产业,打造世界性的主题公园,是一件值得放在建设文化大省范畴内通盘考虑考虑的大事。一旦突破了这个发展的瓶颈,河源恐龙文化产业将会迎来美好的明天。

加强保护迫在眉睫

开发面临扼颈之困

采访中,记者来到河源市恐龙博物馆。在这里,新建的博物馆与记者的想象相差甚远,与广东经济迅猛发展和建设“文化大省”格格不入,远不如建成近30年的四川自贡恐龙博物馆“高端、大气、上档次”,更无法与与江苏常州中华恐龙园相媲美。据工作人员介绍,由于经费和场地有限,收缴的恐龙蛋化石在简单上了防护漆和做了编号后,都只能堆放在仓库里。

记者发现,这些化石完好无损的并太多。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因为大多数化石都是农民发现和挖掘的,也有一些是在施工现场爆破发现的,真正由专业人员挖掘的很少,容易残缺不全。”

据了解,河源市恐龙博物馆的化石有着风化、发霉的危险。杜衍礼说,恒温抽湿设备价格高维护成本高,化石研究修复的仪器也价格不菲,目前,博物馆的技术人员主要依靠最原始的手工修复方式。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董枝明实地考察后表示,脚印化石露出地面后,很容易被风化,如果遭到破坏,将无法再生。

甘小平认为,制约河源石峡恐龙资源保护和开发的,却恰恰受制在缺乏规划、基础薄弱等环节上。如果想进一步申报广东省地质公园、国家地质公园、世界地质公园等等,还需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下一步要建设公园,仅征地一项就需要大量的资金。”

“机构脱节让管理部门无能为力。”巫俊生说,按照管理处的“工作宗旨”,该处负责河源市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的具体管护工作,而管理处又没有执法权,且存在人员、经费不足等困难,虽然时常接到过关于盗挖恐龙蛋的投诉,但都无能为力。

据了解,河源市目前恐龙化石资源保护工作的现状是,国土资源部门负责恐龙化石原迹的保护管理,文化部门负责已出土的恐龙化石的保护管理,管理分散容易导致职责不清,不利于保护工作的连贯开展。

“除石峡恐龙蛋化石埋藏地自然保护区外,高新区、江东新区、东源县城附近等都是红砂岩地层,施工工地较多,博物馆没有专门的巡查队伍,只能凭着对恐龙文化的挚爱、对化石保护的一份责任,在业务范围之外抽调管理及展厅管理员利用周六、周日去日常巡查和突击检查,但无奈于线长面广,对偷挖现象威慑力不足。”杜衍礼说。

一位省内不愿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认为,河源市近20年的历程证实,资源保护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博弈是该市恐龙化石保护工作面临的最棘手的课题;同时,机构脱节也是关键所在。他建议,将具有恐龙化石保护管理职能的相关机构进行整合,既能避免互相埋怨、互相指责的“踢皮球”现象,又能提高保护和开发效率,何乐不为?

巫俊生实话实说,由于资金缺乏,保护区内一直未安装监控设备,四周也未砌围墙、围栏,且保护区范围土地仍属当地村集体所有(含村民耕种的部分农田),出入保护区人员非常复杂,当地村民耕种经营者和图谋偷盗者混杂其中,难以分别。在巡查人员少、安保措施欠缺和保护力度不足等情况下,保护区恐龙蛋化石被盗挖现象偶有发生。

甘小平透露,为进一步加大恐龙化石保护力度,河源市成功争取国家级恐龙化石地质遗迹保护资金4770万元,其中已到位资金2385万元。

2015年1月7日,河源市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与河源恐龙博物馆达成共识,就上级财政已拨付到位的2385万元“保护区专项资金”进行商讨和分配使用,有关方面决定先拿出330万元在保护区加强安保,安装红外线远程监控设备对保护区进行24小时“盯防”,以防保护区内地下埋藏的恐龙蛋化石再次遭到偷挖和非法贩卖。同时将开通“广东河源恐龙化石省级自然保护区”官方网站,加强科普宣传工作。

“要建成恐龙蛋王国真正的世界第一,河源任重道远。”该省政府某官员如是说。

相关链接:

浅谈恐龙等古生物化石的法律保护

周琳静

广东省河源闹市区近日发现多枚恐龙蛋化石,古生物化石保护再次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立法起步较晚,从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经过20年的发展,已形成以《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及其实施办法为主的法律体系,对古生物化石的发掘、收藏、流通、进出境、法律责任等重要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在有效打击、遏制盗掘、贩卖古生物化石等各类违法犯罪行为方面仍存在一些难点和问题。

一是立法分散且层级较低,缺乏权威性与约束性。目前,我国尚无针对古生物化石保护的专门性法律,相关条款散见于《刑法》、《文物保护法》、《环境保护法》及《矿产资源法》等法律中。此外,与古生物化石保护相关的行政法规也只有《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一部,《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实施办法》、《古人类化石和古脊椎动物化石保护管理办法》等更多的立法仍停留在部门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层次。

二是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规定衔接不畅,法律制裁的威慑不足。《古生物化石保护条例》及其实施办法关于“法律责任”的规定除列明行政处罚外,均述及“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是,我国现行《刑法》却并未针对古生物化石的犯罪行为单独定罪量刑,只有盗掘具有科学价值的古人类化石、古脊椎动物化石才视同文物适用《刑法》第328条的规定,其他古生物化石无论价值如何,均无法得到刑法的保护。

三是对恐龙蛋等古生物化石的法律定性不明,法律适用困惑待解。恐龙蛋化石是否和恐龙肢体化石一样属于古脊椎动物化石,长期以来存在争议。目前,在打击盗掘恐龙蛋化石犯罪的司法实践中,大多是依据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1999年向湖北省地矿厅做出的《关于恐龙蛋化石归属问题的复函》,将恐龙蛋化石作为古脊椎动物化石对待。但是,仅依据该《复函》对盗掘恐龙蛋化石行为进行定罪量刑,明显违背罪刑法定的基本原则。

为解决以上问题和进一步完善我国古生物化石保护立法,法律层面上明确包括恐龙蛋在内的古生物化石的“身份”及性质,在《刑法》中设立专门章节、专门罪名对包括恐龙蛋在内的古生物化石进行专门保护,真正将其发掘、收藏、流通及进出境等各个环节的法律责任落到实处。此外,古生物化石保护不仅需要法律框架的逐步完善,更需要政府、专家以及社会公众的共同努力、共同参与。

相关热词搜索:恐龙

上一篇:武汉汉阳锅顶山山脚施工 珍贵化石群或毁灭殆尽
下一篇:化石保护与遗址公园能两全其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