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晋宁梅树村化石群亟待保护
2014-12-10 10:43:1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点缀着植被的化石群核心区,与周边环境形成鲜明反差小歪头山化石剖面矿区路边的石头也能见到化石痕迹寒武系界线层型剖面地标做古地磁场研究采样留下的圆孔(化石网报道)据春城晚报(秦明豫):晋宁梅树村剖面出


点缀着植被的化石群核心区,与周边环境形成鲜明反差



小歪头山化石剖面



矿区路边的石头也能见到化石痕迹



寒武系界线层型剖面地标



做古地磁场研究采样留下的圆孔

(化石网报道)据春城晚报(秦明豫):晋宁梅树村剖面出土的物种之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小壳类动物,它的诞生时代,比澄江帽天山那些奇妙的史前动物还要早。因为有了晋宁梅树村剖面(以下简称梅树村化石群)作为标志,此后,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发现这套地层,只要看到这套地层中和晋宁梅树村一样的小壳类动物化石,就可以断定出这里就是“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的地层分界线。

梅树村剖面 寒武系的地质分界线

梅树村化石群发现于上世纪30年代末,上世纪80年代已有较为详尽的研究。

据云南梅树村剖面(省级)地质自然保护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化石群管委会)主任张世山介绍,上世纪70年代末,国际地科联实行了一项国际地质对比计划,地质专家要在全球确定一个“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地层分界线,能够作为全球对比的标准剖面。

我国推荐的是湖北宜昌、四川峨眉以及云南的梅树村。湖北宜昌要修三峡大坝,未来的化石剖面肯定沉在水里;四川峨眉的麦地坪剖面,生物化石没有梅树村丰富完整,同时,当地气候不利于研究保存,最终也被否决。

唯独梅树村剖面,目前尚存。

1983年,国际地科联前寒武系界限工作组投票,梅树村以2/3的票数通过,成为全球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分界的候选剖面。

据资深地质专家费宣介绍,近代以来,人们采用放射性同位素方法来确定地球历史各个阶段岩石形成的时间,划分不同的地质时代,并结合岩石中的生物化石记录,用生物进化的历史来对应和确定岩石形成的历史。这样,不同的生物化石,就标志了不同的地质时代。

最早划定寒武系的形成时代,是以大量三叶虫的出现为标志。但在云南晋宁县一个叫梅树村的小山村里,因为发现了一条地质剖面彻底改变了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的界限划分。国际公认,在这条剖面之上的地层,是寒武系以来直到现在的时代;而在这条剖面以下的地层,则是寒武系以前地球成长的蛮荒时期。

地质剖面,是地质学家对岩石地层断面的叫法。费宣说:“就像你掰开一块汉堡,在掰开的面上就露出了一层层的黄油、生菜、肉饼。这种被大自然掰开的岩石地层就叫做地质剖面,又称地质断面。它可以显示地层分布的方向、地层的厚度、地层露出地表或沿着一定深度埋藏的状况,特别是地层的不同岩石、不同成分、不同结构,以及蕴藏在其中的有用矿藏。”

小壳化石 生命大爆发的预演

寒武纪是地质划分的一个年代,大约是在5.4亿年至5.1亿年之前。

约5.3亿年前,地球上出现了一次爆发式的生命演化,绝大部分现生门类的祖先以及许多已经灭绝的生物代表同时出现了,这就是著名的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澄江化石地出土和保存的,就是这一时期最为丰富和完整的软体化石,目前已经是世界自然遗产。

寒武纪的开始,标志着地球进入了生物大繁荣的新阶段。而在寒武纪之前,尽管地球早已形成了几十亿年,但那时的地球几乎是一片死寂,仅仅存在一些低等的菌藻类植物,这一时期的化石较难保存,透露出的信息也很少,科学家们难以从中破解远古生命的进化密码。

目前学术上较为统一的观点,是把寒武纪(5.4亿年)之前这一段漫长而缺少生命的时间称作“前寒武纪”,5.4亿年至5.1亿年之间称为“寒武纪”。

事实上,在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前夕,地球就已存在简单生命,尤为典型的就是晋宁梅树村化石群,它是国际公认的“前寒武纪”跨入“寒武纪”之间的一个分水岭。梅树村出土了大量小壳类化石,这种简单的生命体,就是后来“叱咤”整个寒武纪的三叶虫的直系鼻祖,当然,也是一些高等节肢动物的鼻祖。

小壳化石的出现,更像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之前的一次预演。

据张世山介绍,梅树村化石群是一个线型剖面,大约两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区约一平方公里),它是国际公认的“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的地质分界,大约年代是5.5亿至5.3亿年之间。

梅树村化石群出土的最具代表性的是小壳类化石,这种生物诞生的时代比澄江帽天山那些奇妙的史前动物还要早,它们的出现为“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揭开了序幕。

此后,动物的进化迅速升级,有的长出了外壳和骨片,有的长出了腿,它们的生活开始有了多样性,具备了攻击或防御能力,动物间也开始为了生存而互相捕杀,地球的海洋开始热闹起来。

费宣说:“因为有了‘晋宁梅树村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界线层型剖面’作为标志,此后,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只要发现这套地层,只要看到这套地层中和晋宁梅树村一样的小壳类动物化石,就可以断定出这里就是‘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的地层分界线。”

专项资金 至今未能落实

2014年11月10日上午10时许, 云南梅树村剖面(省级)地质自然保护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化石群管委会)一片静谧,一幢5层老楼孤零零地伫立。上楼来到一个约90平方米的房间,斑驳的室内环境很难想象这里就是化石陈列馆,墙壁挂着一些与化石群有关的地质剖面图,沿墙角依次排列着一些出土的生物化石,他们被简易地摆放在拼接而成的桌子上。

化石群管委会成立于1989年,由时任省长和志强和当时国家地质矿产部联合拍板,并由省政府办公厅下文明确由昆阳磷矿进行日常管理(化石群位于昆阳磷矿采区内)。

之后,化石群管委会获得了第一笔、也是最后一笔资金支持,共计38.5万元。

就快要度过自己79岁大寿的张世山思路清晰,自化石群管委会1989成立以来,他就担任主任至今。这里人气最旺的时候也只有4个人,由于没有编制,更没有专项资金,大多数时间张世山都是一个人负责日常工作,还有接待偶尔前来的考察者。遇到房子漏水或窗户换玻璃这样的事情,都必须亲力亲为。

张世山想到过,将办公楼顶租给移动公司作基站,再将一楼部分房间出租,这样,每年就能有7000多元的收入,可以用来维持化石群管委会的日常运作。

他曾经多次去省级有关部门反映梅树村化石群的情况,希望得到省上的明确授权和资金支持,但都没有答复。最新的消息是,省环境地质监测院评估梅树村化石群后,建议拨款1130万元作为建设保护资金,但至今,依然没能落实。

1965年11月,张世山从湖北调到昆阳磷矿工作,陆续担任过技术员、地质队长、副总工程师。彼时的化石群交由昆阳磷矿托管,由于对地质领域驾轻就熟,张世山被单位任命为化石群管委会主任——这是一份没有工资的兼职,所要承担的风险还不小。

由于已退休多年,而且年事已高,单位不得不为张世山派遣了一名接班人——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梁永忠。

梁永忠告诉晚报记者,梅树村化石群在国际上具有很高的学术地位,他曾接待过一个加拿大的地质学家皮特,皮特当时就告诉他,在他们国家的地质教科书上,第一页就赫然收录了梅树村的介绍及图片。

“他上次来的时候,特意拿出那本印有梅树村地质剖面的插图,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带他到这个地点拍照留影,因为那个地方就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生命起源地。”梁永忠说。

小歪头山 盗矿者不断光临

向晋宁县城西北驱车约4公里,便来到了梅树村化石群的所在地。这里是昆阳磷矿的开采区,裸露的山体一峰接着一峰,拉矿渣的大车呼啸而过,扬起的灰尘让人睁不开眼睛。

梅树村化石群的核心区就位于一个突起的山头,当地人称“小歪头山”,大约一平方公里。眼前的小歪头山裸露着岩石,点缀着植被,由于在昆阳磷矿的采区内,小歪头山的四周已经被开采成了一片废墟,小歪头山就像荒漠中的一小片绿洲。

跟随张世山的引领,记者此行要从小歪头山(梅树村化石群核心区)由北向南考察,也可以解读为是一次由前寒武纪到寒武纪的“时空穿越”。

还没到达北面,山坡下的一个大坑赫然在目。据张世山介绍,这是盗矿者留下的盗坑。昆阳磷矿为了保住这片区域,不断修改开采方案,四周都已被开采完了,唯独留下这里犹如一个突兀的“孤岛”。这片“孤岛”也是一片高品位的富矿,专家鉴定,这一片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区域蕴含的磷矿价值3亿多元。这也引得盗矿者不断光临。

来到小歪头山北面的平地,这里一块石碑清晰地标注着“中国前寒武系(震旦系)——寒武系界限层型剖面”,这是张世山在化石群管委会成立之初亲手立下的地标。从这里一路向南攀登,将看到5.5亿年至5.3亿年这个时段的岩层剖面,生命也将从小到大,从简单到复杂。

从A点到B点,沿途是丛生的杂草和裸露的岩石,若非专家指点,常人不可能发现、更不可能明白剖面上那些犹如细线般的痕迹,就是小壳类化石中的软舌螺,透过放大镜仔细观看,居然能看到细线上分布的条纹。还有一些是大量线条组成的遗迹化石,就连随行的专家也不能断定它是何种遗迹,但就从它同一方向的排列形态来看,有可能是洋流痕迹化石,抑或淤泥被水流冲刷后的自然形态。

脚下一些散落的岩石也颇有看点,石头上有一些规则的圆孔,很明显是人为留下的痕迹。张世山解释道,这些都是多年来各国地质学家到此考察取样留下的圆孔,取样是为了对古地磁场进行研究。

据了解,寒武纪初期曾出现过地磁场倒转,这是地球历史上的一次重大事件,而在梅树村化石群就发现了反向磁化带,这也意味着地层中生物的演化可能与地磁场倒转有着密切联系。

这次变化,导致生物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从而促使生物从前寒武纪的软体动物,进化到寒武纪开始的带壳动物。

沿小歪头山由北向南的穿越接近尾声,越加容易在剖面上发现化石遗迹,尤其是细线形状的软舌螺和一些无法确定的痕迹化石,有时随手捡到的一块碎石,用放大镜观察都能见到七八条软舌螺。

走出小歪头山核心区,眼前的景致瞬间变了模样,呈现在眼前的是矿区的土路,漫天的灰尘以及远处的荒凉。路边散落着大量不规则的石块,这些都是开采后剩下的废料,有些石块自然地形成一个剖面,一眼就能看到上面的化石遗迹,有大量的褐色线条,另一块则是一个圆圈。

核心区之外的路边也能随眼见到化石,不难想象梅树村化石群的化石数量及丰富程度。

最核心区 保护已时不我待

据张世山介绍,目前梅树村化石群共有约两平方公里,其中一平方公里是外围区,这里不是富矿,且矿藏较深,所以没有受到较大破坏;另外的一平方公里是位于小歪头山的核心区,这里聚集的是富矿。地质专家曾做过勘探评估,这片不足1平方公里的区域的矿藏就价值3亿多元。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盗矿,光我就抓到过好多次,有时候晚上梦见推土机来盗矿,一瞬间化石群就没有了,醒来后我整个人都在发抖。”张世山说:“现在亟需要做的,就是要将这约1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围起来,不然,这最后的化石遗迹也保不住了。”

事实上,梅树村化石群早在1989年就被列为省级自然保护区。这也意味着,化石群的管理不仅涉及到化石群管委会。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指出:这势必导致责权不明的尴尬局面,令相关部门左右为难,无所适从。

晋宁县国土资源局矿产与地质环境科科长李勇同样觉得很无奈。他说:“目前最需要做的,就是对管理方的职责进行明确。多方管理,有时不如单线管理来得实际。其次,就是必须引起重视,提供专项资金对化石群进行保护。”

“云南省地质环境监测院曾对化石群进行过考察评估,建议投入1130万元对核心区进行保护,但目前这笔资金还没到位。”化石群管委会主任张世山说。

相关热词搜索:化石群

上一篇:央视关注宁东“龙骨”盗挖事件
下一篇:化石收藏市场真货假货鱼龙混杂 政策监管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