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
2020-06-08 10:06:37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姜克红 摄)(化石网报道)据福建日报(记者 方炜杭 全幸雅 实习生 廖子谦):北有周口店,南有万寿岩。曾经,福建发现最早的有人类活




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姜克红 摄)

(化石网报道)据福建日报(记者 方炜杭 全幸雅 实习生 廖子谦):北有周口店,南有万寿岩。

曾经,福建发现最早的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仅有一万年。然而,一个遗址的发现,把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至距今约18.5万年,还将举世罕见的史前人工石铺地面展露于世,也为研究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实物依据。

这个遗址,就是有着“南方周口店”之称的万寿岩遗址。

在上世纪90年代,万寿岩遗址一度因矿产开发面临被夷为平地的危险。

2000年,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两度对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万寿岩从开矿的炸药包下被抢救下来,并得以整体保护,成为处理文物保护与利用问题的一个生动样本。

文物保护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古老的万寿岩,在历经20年贯彻落实“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的实践中,成为福建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焕发出新的强大生命力。

“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绝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走进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视野渐趋开阔,只见一座孤峰形如寿桃,高耸于旷野,这便是万寿岩。

村里一名老人回忆:自古以来,万寿岩便是村民寄托信仰之地。每年正月,全村人都会上山祈祷新的一年吉祥安康。岩前村的“岩”就是指万寿岩。

万寿岩属喀斯特地貌,山上的石灰岩可作为助溶剂和沉淀剂冶炼钢铁。上世纪70年代,省属重点企业三明钢铁厂斥巨资买断万寿岩的开采权,专门修建30公里公路从厂区直通万寿岩山脚下,就地建起岩前采矿厂、石灰石破碎厂和水泥厂及石灰窑厂。自此,岩前村爆破声不绝于耳。

1989年7月,三明市文化局成立市溶洞调查小组,首次发现万寿岩灵峰洞、船帆洞内保存有哺乳动物化石。于是,将其列为三明市古脊椎动物保护点。

怀着保护文物古迹、守护精神家园的拳拳之心,村民们推举出5名退休教师作为代表,呼吁社会各界一同抢救万寿岩。1998年底,“五老叟”共同撰写《为抢救岩前文物古迹呼吁书》,递交三明市政府。

不久,三明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认为万寿岩是登记在册的文物保护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在开发建设前,应先进行考古发掘,再根据其文物价值进一步决策。

消息一出,众说纷纭。争议的核心,实际上是如何处理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数据记载:万寿岩开采活动一旦停工,将给三钢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00余万元,每年预计损失产值近1亿元。而在1999年,三明市的GDP只有217亿元。有人说,仅因几颗哺乳动物化石就影响经济发展,是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另一方面,开发了20多年的石灰岩矿一旦叫停,三钢矿源将告急,开矿工人没了“饭碗”。村民保护文物心切,几次上山阻止矿石开采。双方一时剑拔弩张。

在市政府协调下,文物部门与三钢达成初步意向:按照文物保护惯例,由三钢出资7.5万元专项考古经费,支持福建省博物馆、三明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三明市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限期一个月,对万寿岩遗址进行第一次抢救性考古发掘。

“一个月后,该保则保,该炸则炸。”对于这样的决定,时任三明市副市长的严凤英坦言,“能挖出什么,谁都无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绝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如今年逾古稀的陈子文,曾任福建博物院文博研究员,于1999年9月起负责万寿岩遗址的现场发掘工作。

“刚抵万寿岩时,万寿岩山体顶部已被炸去60多米。”陈子文回忆道,考古队认为,经挖掘的地层断面便于观察,先从破坏最严重的灵峰洞开工!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考古队未发现任何足以保住万寿岩的文物遗迹。大家心急如焚。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刨出的泥足足堆了一人高,考古队仍一无所获。有人抱怨:“陈老,这里没东西,换一个地方吧!”陈子文撂下一句“狠话”:“不挖到洞底岩体,绝不罢休。”

挖到离地表1.7米深时,鹅卵石铺就的地面初露端倪。由于当时福建旧石器时代考古仍是一片空白,考古队员们并未将其与旧石器时代相联系。

次日,一名考古队员的高呼划破了船帆洞的沉寂,“看啊!这是巨貘的牙齿!”巨貘在1万年前已灭绝,其化石具有分期断代的作用。队员们这才回过神来,再次观察裸露的鹅卵石,发现每一颗都有人工打制痕迹。旧石器时代主要使用打制石器,新石器时代普遍使用磨制石器。这意味着,万寿岩很可能是旧石器时代遗址。

“万寿岩有救了!”为了获得权威认定,三明市赴北京邀请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三位研究员,到万寿岩遗址考察。

1999年11月,文物考古界泰斗、曾参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掘工作的中国科学院贾兰坡院士对万寿岩遗址出土石制品进行鉴定,当即在鉴定书上题写下“这个遗址很重要,必须保护”。

考古队员重返灵峰洞,又发掘出70多件年代更为久远的人工石器——根据铀系法测定,大约距今18.5万年。

然而,爆破采矿仍在继续,万寿岩的生存危机还未过去。

“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2000年1月1日,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就省文化厅提出的《关于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保护有关的紧急汇报》作出重要批示,明确指出:“保护历史文物是国家法律赋予每个人的责任,也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随后,三明钢铁厂立即停止了在万寿岩的爆破开采,异地选定了新的采矿点,又将石灰石破碎车间厂房和万寿岩山体无偿划拨给文化部门。”时任三钢矿山公司党委书记李兰九回忆。

时隔不到一个月,1月25日,习近平同志在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依法保护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意见》上再次批示,要求省文化厅进一步提出全面保护规划和意见。

两次批示,字字千钧,句句铿锵。

“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的批示起到了一锤定音的重要作用,不仅点出了历史文物价值所在,更勉励了党委政府和广大文物工作者坚定文物保护的信心和决心。”严凤英说。

回忆起当年的一幕幕,几位参与保护的专家表示:“当年能舍弃一时经济利益,毅然决定支持保护遗址,没有惊人睿智和长远战略眼光,是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策的。”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紧接着,省文物局前后请了7批专家前来考察,进一步鉴定万寿岩的文物价值。经专家论证,万寿岩灵峰洞遗址的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到距今约18.5万年,填补了福建考古学年代上的一段空白;船帆洞遗址发掘出的大面积人工石铺地面在我国实属首次,举世罕见;灵峰洞挖掘出土的两块锐棱砸击石片制作工艺与台湾发现的锐棱砸击石片和石核相同,为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有力证据。

2000年5月,万寿岩遗址被三明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次年,实现了从市保到省保、国保单位的三级跳。2001年7月,万寿岩遗址被列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

自2000年开始,三明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一步一个脚印,迈上了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开发利用的新征程。

2002年8月,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成立,并明确职级、编制和职责,为遗址公园管理机构。至此,一支专门负责万寿岩遗址及遗址公园保护、展示、研究和日常管理工作的队伍定了型。

把钱花好、把人用好、把事办好,离不开总体规划。2002年10月,中国文物研究所编制完成《福建省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如今,按照规划总目标,已分阶段完成了四期本体保护工程和一期环境整治工程。

2013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录,经5年建设,已成为集史前文明展示、保护研究、科普教育与青山绿水、田园风光等观光休闲为一体,以考古为特色的生态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2017年,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出台《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囊括保护与管理、展示与利用、法律责任等方面内容,为在保护传承的基础上适度科学开发利用万寿岩遗址提供了法律保障。

漫步公园中,探洞穴遗址、逛遗址博物馆、赏宋代五级涌泉、游渔塘溪滨水区……一天下来,“一廊万寿十二景,树绿花红果飘香”的生态文明和历史文明景观尽收眼底。数据显示,2019年,万寿岩遗址累计接待游客、研学团体近8万人次,成为三明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和城市名片。

“下阶段,遗址保护工作将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万寿岩科研科普基地’为依托,紧紧围绕加强考古研究、科普宣传、挖掘遗址内涵等方面,全面提升遗址文化旅游价值,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三明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表示,三明各级干部群众将继续牢记嘱托,一张蓝图绘到底,让万寿岩遗址历久弥新,造福人民。

相关报道: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远古家园 生机勃发

(化石网报道)据福建日报(记者 全幸雅 方炜杭 实习生 廖子谦):“群山透逸不能高,突兀独摩霄汉碧。”时光荏苒,宋代文人笔下的万寿岩静静地屹立在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

夏日的骄阳,难以阻挡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有序来到万寿岩遗址,实地体验“18.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感受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这里已成为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文化体验、休闲旅游等功能为一体的考古文化胜地。

20年前,万寿岩遗址一度面临因矿石开采而消失的威胁。千钧一发之际,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两度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

20年来,三明市委市政府牢记“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的嘱托,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就文物保护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批示,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始终坚持合理保护和利用万寿岩遗址,激活历史文物资源的生命力。

保护:筑牢基础

2001年6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也对三明市的遗址保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凡事预则立。彼时,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刚刚成立,保护工作千头万绪。为让遗址保护有明确的工作章程,三明市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福建省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涵盖科研、修复等多方面。

科研上,三明市政府邀请省内外专家对万寿岩遗址进行考察研究,充分挖掘其学术价值:原国土资源部为万寿岩遗址的植物孢粉作出了分析报告;北京大学专家为船帆洞样品进行了两次碳-14测试,得出了洞穴年代;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进行了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调查……遗址的神秘面纱被一步步揭开。

当时,考古学界对石铺地面的成因还存有争议。“对此,我们邀请各相关学科专家齐聚万寿岩,最终证明船帆洞内的石块层非自然形成,属于古代人类铺设的石铺地面。这为研究早期古人类适应改造生活环境的能力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对研究末次冰期古代人类生存环境和文化演进有极其重大意义。”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余生富说。

而对于2001年接任三明市文化局局长的汪震国而言,万寿岩遗址的修复工程更是一场持久战:“一到下雨天,我就整宿睡不着觉。”

万寿岩遗址原是一处开采了20多年的矿山,开采活动在岩体上形成了4处大型的开采面,岩壁存在大量的危岩。由于岩体破裂,雨水可直接从船帆洞顶部倾泻而下,淹没石铺地面。“南方多雨,文物局常常连夜运送几台抽水机到现场轮番作业”。

临时抢救只能治标,逐步修复才可治本。三明市按照保护规划要求,制定万寿岩遗址保护工程方案。截至目前,万寿岩遗址已实施4期本体保护工程,包括危岩加固、裂缝封堵、石铺地面防腐等项目,遗址本体已得到较为有效的修复。

开发:注入新动能

如果说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是开发利用的基本前提,那么开发利用则给遗址本身注入了新动能,使其与环境互融、与时代共进。为合理科学地开发万寿岩,三明市决定以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抓手,助推遗址的可持续传承。

福建省考古与博物馆学会会长郑国珍认为,要理解建设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意义,必须对“考古、遗址、公园”三个词进行分别解读。“公园的作用在于服务社会公众。考古的定位,强调公园建设必须运用考古思维、考古成果。遗址则突出了公园内部的构成要素。三方面结合,要求公园建设须在确保文化遗产安全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开发部分能够展示的遗址,使其科学价值可观、可感、可触,为公众提供公共服务。”建设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实际上是对“保护与开发并举”这一文化遗产传承观念的生动实践。

2012年,三明市邀请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文物保护研究所编制完成《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为遗址的合理开发明晰了方向。次年,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计划书、对文物影响的评估报告相继出炉。同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录。至此,万寿岩遗址迈上了科学开发之路。

谋定而后动。三明市将原有的石灰石破碎厂厂房改造为文化交流与教育基地,把泥沙路面改造为沥青路面,让万寿岩山体重披新绿。紧接着,洞穴遗址、遗址博物馆、宋代五级涌泉生态恢复区、万寿岩山顶生态恢复区、渔塘溪滨水区也一一建设完成。一番修整下,万寿岩遗址环境风貌与公园的作用定位更加协调统一。

经5年建设,2017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正式列为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也是福建省唯一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公园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以考古特色为主题,人们能在公园游览、观赏考古成果的同时“探秘”考古挖掘现场。

基于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科研功能,2015年,三明市在遗址旁设立了中小学生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万寿岩提供了丰富的研学教育资源。每逢周二、周三,学校会集中组织孩子们参观遗址公园、开展研学活动,培养孩子们对文物古迹的保护意识、对家国文化的热爱。”三明市中小学校教育实践基地教师朱艳芳说。

“我们的设想是,在万寿岩遗址本体周边,恢复距今18.5万年、10万年、3.5万年三个历史时期的生态景观,并打造考古遗址天文台,让人们在游玩时亲身体验古人类生活环境,在观测星空时静静感受岁月的流淌。”郑国珍说。

共享:引来百业兴

色彩斑斓的应季花卉竞相开放,成群结队的鸟儿在草丛中轻歌曼舞,微风拂过池塘水面,掀起粼粼波光——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内,处处生机勃勃。

镜头转回到20年前,万寿岩周边却是满目疮痍、粉尘漫天。

彼时,矿石开采业是岩前村的支柱产业。村子面积不大,石灰窑、水泥矿却足足有20多个。村口的一小段村路上,常常密密匝匝停着许多运载货车。

“20年来,生态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遗址开发是转变的关键原因。”岩前镇党委书记蔡明泉说,随着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创建,镇里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显著提升,高污染高能耗的粗放式产业也不见了踪影。

2010年12月,福建省政府批准设立省级三明经济开发区,南起岩前镇,北至明溪县沙溪乡。趁此契机,岩前镇原有的许多工业逐步退镇入区,镇内产业结构朝着低碳绿色的方向转变。

蕴藏在万寿岩遗址保护中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也对三钢的生产经营影响深远。“2000年至今,三钢产能呈几何级增长,但通过提升装备工艺技术、加大环保资金投入,污染排放物却大大减少。对标绿色发展,如今的三钢已获批国家AAA级景区,成为福建省首个钢铁工业旅游区。”三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黎立璋说。

与此同时,依托完善的旅游基础设施与良好的生态环境,岩前镇生态旅游业的发展势头如火如荼。每到提子成熟季节,镇内的500亩提子观光园游客如织。眼下,岩前镇还与三明市农科院合作开发花海项目,鼓励村民开发农家乐等休闲旅游场所,完善旅游业态,让民众共享发展成果。

对于家乡的变化,岩前村村民邓积根感触良多:“村里人气越来越旺,全村搞起了采摘、餐饮。我也把家里的房子改造成酒家,生意不错。更重要的是,环境好,咱们身体也好,日子过得舒心!”

产业兴了,村子美了,村民乐了……富裕、生态、文明、和谐的乡村振兴图景正在岩前村徐徐展开。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时代

上一篇:“海峡人”化石:证明台海两岸的人类同宗同源 填补台湾海峡古人类考古的空白
下一篇: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的中国“仰韶故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