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新疆的恐龙缘――专访著名古生物学家徐星
2015-06-04 13:42:44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徐星和小盗龙化石(化石网报道)据新疆网(巩亮亮 秦小川):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徐星被称为古生物界的中国星,《自然》杂志2012年曾为他写下过这样的评语:徐星革新了恐龙进化研究,帮助中国


徐星和小盗龙化石

(化石网报道)据新疆网(巩亮亮 秦小川):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徐星被称为古生物界的“中国星”,《自然》杂志2012年曾为他写下过这样的评语:“徐星革新了恐龙进化研究,帮助中国成为古生物学的动力室。他已经给60多个物种进行了命名,比今天其他任何一个在世的脊椎动物古生物学家所命名的都多……”

这名从伊犁走出去的古生物学家犹如“福尔摩斯”,借助史前的化石,为我们展示几亿年前新疆的面貌,通过他的发现,逐渐勾勒出一个远古时期气候湿润的恐龙乐园。

昨日,徐星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他在新疆长大,性格中包容、合作及相互理解的特质是新疆塑造的;而在全世界古生物学家的眼中,新疆也是研究古生物和恐龙的重要地点,他不会放弃对这个中国侏罗纪公园的挖掘和研究。

做有勇气的古生物学家

徐星1969年出生于新疆伊犁,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世界著名恐龙学家。中国化石保护基金会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古脊椎动物学会学术委员会主任。曾获中科院首届杰出科技成就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第十届中国杰出青年科技奖。

记者:你被誉为古生物界的“中国星”,古生物学是冷门专业,当初怎么想到学这个?

徐星:上小学时,正逢陈景润“哥德巴赫猜想”在全国名声大噪,我当时立志要当个数学家;等到上中学,我又迷上了物理,立志要做个天体物理学家。后来,我又考上了梦想的北京大学,录取通知书上赫然写着古生物学专业。

当时,全家人包括学校老师都不知道这个专业是干什么的,直到入学之后才了解到是地质学范畴的一个专业。我当时对这个专业没有一点兴趣,所以想考研。

大学期间,我读了许多哲学和经济类的书籍,像萨特、维特根斯坦、马克思、萨缪尔森等的著作,后来迷恋上了经济学,本想考研时,报考经济学专业的。

然而,当时一个在北京医科大学读博士的新疆老乡建议我学习古生物学,理由是古生物学毕竟是理科专业。于是,我就来到了中科院研究生院,直到开始做毕业论文时,才发现古生物学其实挺有意思的。

记者:看来你对新事物有着特别的敏感,当电影《侏罗纪公园》为我们描绘一幅陆地霸主恐龙的全息图像时,你却从霸王龙的祖先里看到鸟类的影子?

徐星:古生物学是研究已经灭绝的生物,以及它们和环境的关系。在数据方面,中国发现的恐龙属种超过美国,基本覆盖了目前已知的所有类群。真正让中国的恐龙研究奠定国际地位的并不是化石数量,而是中国科学家们的工作有力地证明了恐龙与鸟类的亲缘关系――鸟就是现世的恐龙!过去20年来,最好的证据当中有90%都来自于中国,地域主要分布在辽宁西部、内蒙东南部、河北北部。

这个假说是根据发现的化石得出的。关于鸟类起源于恐龙有两种假说:一种是地栖说,是说恐龙最先在地上奔跑,后来它跑着跑着就飞上了天。另一种是树栖说,是说恐龙先爬到树上,在树丛中生活的时候,在树木之间来回跳跃,形成了滑翔的动作,最终学会了飞行。现在很多古生物学者根据化石的研究都支持树栖说。

我研究20多年了,对于由恐龙到鸟类的重要特征,诸如飞翔、羽毛的产生、翅膀的演化都有了大的框架,这是我和世界各国古生物学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但是,还有很多学术问题依然值得我们细细研究。

记者:“古盗鸟”事件也有十多年了,你纠正了美国《国家地理》的一个错误,当时,一定不会想到这会成为古生物历史上最著名的事件之一吧?

徐星:“辽宁古盗鸟”化石标本出自我国辽宁西部,化石被拼接后走私到美国……美国和加拿大的几位学者开始对这块标本进行研究,其中包括世界上最著名的恐龙学家之一――加拿大的柯瑞博士。

化石造假可能是中国比较独有的现象,化石贩子在这方面的创造力是第一流的。古生物学是一个特别依靠材料的学科,如果研究对象本身是错的,其研究结果再惊人也都是错误的。对于严谨的研究者来说,会放弃对来源不清的化石或者非常奇怪的化石研究,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放弃遇到的化石,尤其是在这些化石能够产生出有影响力的论文的时候。
 
新疆是研究恐龙的圣地

记者:你将新疆发现的一个恐龙新种命名为“赵氏敖闰龙”,敖闰是传说中的西海龙王,起一个如此带有神话气息的名字,能感受到你对远古时期新疆的独特想象。

徐星:在中生代(三叠纪、侏罗纪、白垩纪)时期,当时很多地方都是汪洋大海。那时候的古新疆是一片陆地,气候湿润,密布河道、浅滩,堪称水草丰美之地,各类恐龙和其他同时代动物栖息于各种湿地,包括湖泊和沼泽。

当时的魔鬼城,是一个巨大的河口冲积平原。这里曾生活着兽脚类的克拉玛依龙、敏捷龙、吐谷鲁龙和新疆猎龙,剑龙类的乌尔禾剑龙,蜥脚类的亚洲龙。天空中则飞翔着各种鸟,还有准噶尔翼龙、湖翼龙和枪颌翼龙等,是一个恐龙乐园,新疆也是我研究恐龙的一个圣地。

记者:你在新疆发现并命名了多种恐龙,这里面除了科研因素外,也离不开对新疆割舍不了的感情吧。

徐星:新疆汇聚了天南海北各地方的人,在我看来,新疆人容易沟通,包容度高。我的性格、做事风格、处事原则等,都是在新疆养成的,这很难改变。

我一直保持着新疆的生活习惯,连我的爱人都说我和内地人不一样,我的新疆口音几十年了还是没有变化。

在饮食上,我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吃一顿新疆饭,现在家人、亲戚都在新疆生活,小学、中学的同学也都在新疆,这种感情无法用时间和距离来割开。

而在古生物学研究方面,鸟类进化是众多生物进化门类中的一个,而侏罗纪中晚期对这些门类的研究是关键阶段。因此,我不会放弃对新疆这个中国侏罗纪公园的挖掘和研究工作。

之前,我在准噶尔盆地有过重要发现,对于吐鲁番盆地了解较少,鄯善那边有过古生物学方面的发现,库车盆地等都在计划当中。当然我更希望有机会在伊犁地区,甚至在我的家乡新源县能做类似的研究,如果有这方面的线索或者发现,我会第一时间赶回去。

通过资源优势留住在疆人才

记者:曾经的陆地霸主现在只能在化石中找寻痕迹,你撰写的、被收录进小学语文课本的《飞上蓝天的恐龙》告诉我们进化的神奇,而这似乎也说明了,只有努力向前,才能重获新生。

徐星:恐龙曾经在一个遥远的年代“称王称霸”,我们现在只能从恐龙化石中探寻恐龙的奥秘。在长达1.6亿到1.7亿年漫长的恐龙演化历史中,发生了一系列重要演化事件,其中最重要的是鸟类的起源。

对于我而言,看到的是新疆在不断的发展,乘着现代化的快车不断向前。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我去北京上学,从新源县到伊宁市一天,再走三天到乌鲁木齐,然后坐三天三夜火车才能到北京,加起来需要一周时间。

现在新疆的道路比以前发达,有了更快的动车,老家的土房子变成了楼房,有了公园,整个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记者:古代丝绸之路显著特点就是开放,而新疆是四大文明的交汇点,因为丝绸之路聚集过大量的人财物,现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提出,为新疆吸引优秀人才带来了便利,在培养和吸引人才方面,你有什么建议?

徐星:培养人才是一个系统的过程,新疆在人才培养方面最大的一个挑战就是偏远,欠发达地区很难留住人才。新疆人才的整体提升需要一个过程,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个过程会逐渐渐进。

另一方面,新疆应该根据自身的特点,优先发展重要学科,通过资源优势为重要学科和急需要的人才、科学家提供最好的条件,满足这些人才在工作和生活等多方面的需求。

相关热词搜索:古生物学家 徐星 恐龙

上一篇:王朝林:十五载听化石唱精美的歌
下一篇:从伊犁走出去的世界著名恐龙学家——徐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