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质学界的“十同”传说——纪念黄汲清、李春昱110周年诞辰
2014-10-17 11:31:5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1982年,黄汲清(左)、尹赞勋(中)、李春昱(右)在北京地质学院合影(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潘云唐 任纪舜):今年是著名地质科学大师黄汲清、李春昱诞辰110周年。人们都在传颂他们二人难得的十同:一是


1982年,黄汲清(左)、尹赞勋(中)、李春昱(右)在北京地质学院合影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潘云唐 任纪舜):今年是著名地质科学大师黄汲清、李春昱诞辰110周年。人们都在传颂他们二人难得的“十同”:一是同年(1904年)生,且生日相近;二是北京大学地质系同班同学;三是民国时期在中国地质调查所长期共事,且先后当过所长;四是都在相近时间留学欧洲;五是回国后都成为中国地质事业的第二代领导;六是都一专多能,而主要的专业都是构造地质、大地构造学;七是新中国时期都在中国地质科学院长期共事;八是都成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学部委员;九是同年(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十是一同举行八十诞辰暨从事地质工作六十周年庆典。

黄汲清:为国争光,贡献卓著

黄汲清出生于四川仁寿县一个文化地主家庭,曾在父亲黄汝办的“同化小学”读书,成绩优异。他17岁时远离家乡,考入天津北洋大学预科,20岁时考入北京大学地质系本科,24岁毕业。求学期间,他成绩拔尖,野外实际工作能力也极强。大学三年级时,他写出了科研的“处女作”——“北京西山的寒武纪奥陶纪层”。此文纠正了英国地质学家马休的错误,引起当时地质界的极大注意,被当时最高水平的英文学术期刊《中国地质学会志》采用发表。

当时的农商部地质调查所所长翁文灏是中国地质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黄汲清上大学四年级时,与同班同学随翁到热河省北票煤矿(今属辽宁省)去实习,发现了“纳布构造”等,充实了翁关于燕山运动的成果。1928年,黄汲清大学毕业后,通过考试顺利进入了地质调查所。翁竟然将黄安排在自己的所长办公室里与秘书同一张桌子办公,这对于一个刚刚考进所里,还没转正的“实习生”来说,简直是破天荒的待遇。

1929年初,黄汲清参加了丁文江领导的“西南地质大调查”项目,并将搜集的丰富资料、标本,一起精心研究。到1932年夏,他在两年之间出了6本专著,其中,两本《地质专报·甲种》、四本《中国古生物志·乙种》(有两本是与人合著的)。他写的《地质专报·甲种》第10号题目叫《中国南方二叠纪地层》,是我国地质科学界第一部断代地层总结。四本《中国古生物志·乙种》是关于中国二叠纪主要古生物——珊瑚和腕足动物化石的研究成果。黄汲清早年对中国二叠纪地层学、古生物学有着奠基性的重大贡献,于是获得了“黄二叠”的美誉。

1932年夏,黄汲清赴瑞士留学,到浓霞台大学,师从大地构造学权威阿尔冈教授,攻读博士学位。1933年,丁文江去美国华盛顿出席第16届国际地质学大会,听到美国耶鲁大学教授舒克特宣读的世界二叠纪地层总结报告中引用了黄汲清的成果,对黄的为国争光十分欣赏。会后,丁文江经西欧、苏联而返国,途中,专门到瑞士日内瓦约见黄汲清,特别把他的研究成果被舒克特在大会上引用的情况告诉了他。最后送他一个地质罗盘,语重心长地说:“你还年轻,前程无量,我们对你的希望无穷。我的这个布朗屯罗盘,用了几十年,已经旧了,送给您做纪念吧!”

1935年夏,黄汲清在瑞士浓霞台大学荣获博士学位,又到英国、德国、比利时、美国等旅行考察,于1936年1月20日回到上海,却听说恩师丁文江已于半个月前在湖南长沙逝世,心中无限悲痛。翁文灏把领导地质调查所的重任交班给黄汲清,让他当该所地质主任(相当于总工程师),次年就任命他为代所长、所长。翁文灏在1937年3月22日致胡适的信上说:“适之我兄:……地质所事交黄汲清君代理,此即在君(丁文江的字)与弟共同选定为继任所长者。”

1948年,黄汲清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首批院士,年仅44岁,是地球科学院士中最年轻者。新中国成立后,黄汲清于1955年当选为首批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他长期担任地质科学研究院(中国地质科学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他是中国大地构造学五大学派之一——“多旋回构造运动学”的领导者,他在大庆等油田的发现中作出了重大贡献。1995年,他以91岁高龄逝世。

李春昱:宠辱不惊,鞠躬尽瘁

李春昱出生于河南的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李馥是清朝末期的学部主事。他从小受到很好的教育,成绩优异,18岁时考入北京大学理科预科,两年后转入地质系本科,和黄汲清成了同班同学。毕业后,他俩又一同考入地质调查所。

1929年9月,李春昱参加了丁文江领导的西南地质大调查,他所在的小组是延续时间最长的(25个月),两年没回过家,也是行程最长的,估计总共逾万里。调查中,谭锡畴、李春昱取得了丰富的资料,他们合著的《地质专报·甲种》第15号《四川西康地质志》,是他们测绘的41幅二十万分之一地质详图。

1934年,李春昱考取了中英庚款留学英国的名额,后来他遵从丁文江的建议,改为留德,去师从柏林大学史蒂勒处教授做研究生。1935年初,他约了留学德国的北京大学学长乐森璕及留学瑞士浓霞台大学的北大同班好友黄汲清及北大学长王恒升同去德国南部黑森林州共度新春佳节。以后,李春昱又和王恒升一同会见了到瑞士的北大老师李四光,并一同考察阿尔卑斯山冰川。

1936年冬,李春昱整理野外工作成果,撰写了博士论文。1937年6月,他进行毕业答辩,以“最优等”成绩获通过,荣膺博士学位。

学成回国后的李春昱,受翁文灏推荐去筹建四川省地质调查所。1938年初,该所在重庆城复兴观巷办公,李春昱被任命为所长。他在所长任内,把四川全省,特别是1938年底成为“陪都”的重庆地区的地质矿产作了很好的调查研究,为很多内迁厂矿准备了能源和工业原料基地。

1940年,黄汲清坚决辞去经济部地质调查所所长一职,并推荐尹赞勋继任。然而,翁文灏首先想到的却是李春昱,并于5月24日专门约李春昱谈话,要他继任经济部地质调查所所长。李春昱断然推脱,转而附议黄汲清对尹赞勋的推荐。在那种情况下,翁文灏、潘宜之等也就只好任命尹为副所长,兼代所长,暂时主持所务。

两年后,尹赞勋也提交了万言辞职书,不愿再任代所长。翁文灏又一次敦请李春昱而遭回绝时,怒不可遏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别以为你那个四川省地质调查所我管不着,我同样有办法让你离开。”李春昱只好走马上任,尹赞勋仍任副所长兼古生物地层研究室主任。李春昱与前两任所领导黄汲清,尹赞勋和衷共济、亲密无间,一时传为美谈。

李春昱在任七年,缔造了经济部中央地质调查所的全盛时代。

新中国时期,李春昱在抗迁护所斗争中立下了大功,为新中国地质事业保存了大批人员及很多硬件设施,自己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地作出贡献。上世纪70年代初,他刚恢复工作就积极地紧跟世界科学发展潮流,带领团队历时两年完成了他主编的以板块构造观点为指导思想的《1:800万亚洲大地构造图》。他被公认为板块构造研究在中国的主要代表人之一。

1984年3月29日,中国地质学会等单位为黄汲清、李春昱庆贺八十华诞及献身地质科学事业六十周年。会上,李春昱深情地说,希望自然界再给他二十年时间,继续为祖国地质科学事业贡献力量。遗憾的是,因操劳过度,李春昱于1988年病逝。

相关热词搜索:地质学 黄汲清 李春昱

上一篇:周忠和:古鸟类化石的当代伯乐
下一篇:杨道尔吉:在萨拉乌苏河“遇见”德日进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