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非野训的中国虎活得很滋润
2015-01-20 12:53:2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南非老虎谷里的华南虎南非老虎谷里的华南虎南非老虎谷主管罗尼尔和皮特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8月23日报道,目前,野生老虎在中国现存仅有十只,面临着濒临灭绝的厄运。为拯救这个濒危物种,在中国和南非两国政
科技时代_在南非野训的中国虎活得很滋润(组图)


 
南非老虎谷里的华南虎


 
科技时代_在南非野训的中国虎活得很滋润(组图)

 
南非老虎谷里的华南虎
 
 

在南非野训的中国虎活得很滋润(组图)
 

南非老虎谷主管罗尼尔和皮特
 

 

    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8月23日报道,目前,野生老虎在中国现存仅有十只,面临着濒临灭绝的厄运。为拯救这个濒危物种,在中国和南非两国政府及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努力下,制定了一个新的“复原”计划,即在南非训练在中国动物园驯养的老虎捕食。

  训练华南虎掌握捕食本领

  当一只名为“国泰”(Cathay)的中国虎(华南虎)第一次见到死羚羊时,她却将其视为“玩具”而非“晚餐。”她未做出突然扑向猎物,或是撕咬或是寻找猎物要害部位的本能举动,而是如同一只顽皮小猫一般,又是拍,又是舔,还要用力拉拽羚羊的尸体,全然一副乐此不疲的模样。

  当然,你不应对“国泰”这种脾性横加指责,毕竟她过去被圈在动物园和笼子中,那时,她的食物总是现成的,只需动一动锋利的牙齿。“老虎谷”保护区经理彼得·奥彭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费了一天的工夫,她才张口去撕咬羚羊,这是学会捕食的第一步。”奥彭肖正努力提高“国泰”的捕食本能,这种训练是在南非实施的一个艰巨且富有争议的“中国虎复原”计划的组成部分。

  为证明“国泰”在过去两年所取得的显著进步,奥彭肖从一小块空地上吹了一声口哨,同事将三具跳羚的尸体抛了下来。数秒之内,“国泰”和其它两只老虎从南非草原上一路奔来,它们用颈部卡住60磅重的羚羊,把它们朝适合美餐一顿的地方拖去。我们能听见它们在一旁大声咀嚼的声音。奥彭肖说:“我们每四天或五天喂它们一次。我们尽力模仿在野外可能发生的一切场景。”

  不过,南非“野外”并没有老虎。即使在中国的野外也很少见到老虎。这也正是此项名为“拯救中国虎”的计划成为一些动物保护主义者心目中一丝希望,以及成为转移他人批评的挡箭牌的原因所在。“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总部设在南非中部一个偏僻之处。

  现代版美女与野兽的故事

  这一计划的发起人是生于中国的前时装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全莉。全莉希望能在南非放养濒临灭绝的华南虎,并训练这些猫科动物学会捕食技能——在连续几代生活在动物园后,它们的这一技能已经丧失。之所以将训练地点选在南非,一方面是缘于这里广袤的草原,另一方面是因为南非拥有训练野生动物的专业技术。

  全莉同时表示,她正同投资者和中国政府一道,打算在中国江西省和湖南省建立新的自然保护区。据全莉介绍,从现在算起,最快用三年,她将至少把一只在南非出生的“准野生虎”送到这些新建的一处保护区。15年之内,在南非训练的所有老虎将回归祖国。

  这是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但事实上,中国如今只有区区十只野生华南虎,而动物园圈养着华南虎数量也只有60只。全莉说:“但我们正同这些动物一道朝着最终的目标前进。我们不能简单地说,‘就这样吧,不用管它们了。’我们有责任为拯救它们做出努力。”诸如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和世界野生动物协会等一些大的动物保护组织批评全莉的努力最终可能弄巧成拙。该领域一些人士甚至指责全莉是一个“游戏”动物保护主义者,将老虎作为一个自我放纵的嗜好。

  南非莫霍罗霍洛野生动物复原中心狩猎监督官布赖恩·琼斯说:“对我而言,这只是一个小把戏,在此对它们进行放养也许会有所帮助,但并不意味着,这一计划会取得成功。”面对此类批评,全莉无奈摇摇头,心不在焉地摸着自己的项链。她说,一些大型动物保护组织只是觉得受到她的威胁。每个人都渴望得到本就不多的捐助。全莉说,这些人身攻击只会令自己坚信,她正在填补一个亟需得到帮助领域的空白。

  野生动物保护圈的异类

  对野生动物保护这个圈子而言,毫无专业背景的全莉是个异类。她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大,获得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MBA学位,后担任国际驰名品牌意大利Gucci公司全球品牌管理主管,90年代末期离职。据全莉介绍,她从小就热爱自然,喜爱动物,在辞职后,她随同丈夫、华尔街金融家斯图尔特·布雷移居伦敦。没了工作烦扰的全莉有了多余时间和精力享受生活。

  偶然一个机会,她同丈夫长途跋涉前往非洲旅游,从此开始参与动物保护事业。与此同时,她对中国华南虎的境况日愈担忧。当时这种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虎种正濒临灭绝。全莉说,最终,她意识到中国可以通过学习南非政府动物保护模式,挽救这个濒临灭绝的猫科动物,即建立经济上可行的动物保护区,同时还能带来可观的旅游收入。

  全莉的丈夫给予她大力支持,拿出八百万美元让她开展华南虎保护计划。同时夫妻二人还积极游说投资者前往投资中国的生态旅游业。在华南虎具备野外生存能力,能在吸引游客的野外繁衍后代之前,它们需要学会如何捕猎。这是南非老虎山动物保护区的训练项目。

  捕猎技巧代代相传是关键

  老虎山动物保护区处于南非偏僻的农业畜牧中心地带,从约翰内斯堡驾车到那里需六个小时。当地曾有17个养羊的牧场,自从全莉和丈夫布雷将其收购后,那里的自然景观如今得到很大改观,日渐退化的牧场被绿油油的灌木丛和青草所取代。非洲南部的两种羚羊——白面大羚羊和小瞪羚经常倘佯在这块面积逾8万英亩的草地上。

  在这里,奥彭肖和其他人正竭尽全力帮助训练从中国政府借来的三只华南虎——“国泰”、“麦当娜”、“老虎伍兹”——掌握捕猎技能。“老虎伍兹”是雄性,另外两只是雌性。第四只华南虎“希望”去年不幸在老虎谷夭折。如果这一计划成功,估计这三头虎将会以野生猫科动物的正常形式,把捕猎技巧传给后代。

  奥彭肖表示,他开始对这一计划的前景也很谨慎,同样对南非国土上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外国物种忧心忡忡。不过当他意识到全莉是真心诚意渴望将华南虎送回中国后,他欣喜而愉快地加入这一“再野化”计划。奥彭肖曾在一个南非顶级省级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工作15年。他说:“我们不训练它们捕食,而是为其捕食提供便利。它们如今已掌握捕杀猎物的技能,但仍需要大量的细微调整。”比如,几只老虎都知道羚羊是它们的美餐。但如何逮住它们始终是难题。最初,老虎会直接奔向羚羊群,在同猎物缠斗过程中,它们不久会疲惫不堪。但不久,它们便知道利用青草作掩护,偷偷靠近猎物,给其致命一击。

  以拯救所有华南虎为目标

  据奥彭肖介绍,多数训练都在一遍遍错误的尝试中完成的。这些老虎开始在一个22英亩的小围场里捕食。如今,它们可以在一个方圆99英亩的大空地猎取食物。最后,它们将迁居至一个空间更大的保护区,尽情施展自己的本领。奥彭肖必须在断绝这些老虎对人类的依赖以及保证它们身体健康之间找到恰当的平衡。

  当奥彭肖驱车通穿过围场时,三只华南虎紧随其后。华南虎是老虎种类中最为瘦小的,即便如此,雄性华南虎也会长至近400磅。它们的面部有一道道黑、白以及橙色相间的漂亮花纹。奥彭肖的妻子罗纳尔手持一个灭火器,在旁边看着老虎的一举一动。她也致力于“拯救中国老虎”计划。罗纳尔解释道,“国泰”有时想玩轮胎,她只能拿着灭火器吓唬它。奥彭肖夫妇说,三只华南虎个性不一,“老虎伍兹”像个淘气的小男孩;“麦当娜”的勇敢精神令人吃惊。年龄最大的“国泰”则具有一丝母性气质。

  不过,他们尽量不与这些猫科动物建立太多的联系。毕竟,训练的最终目的是使它们——或者至少是它们的后代对人类保持警惕。因此,在它们进食时,饲养人员会逐渐后退。奥彭肖太太解释说:“我们并不是在努力拯救这三只老虎,而是在竭尽全力拯救所有的华南虎。”


来源:新浪科技 2007-01-12

相关热词搜索:南非 野训 中国虎

上一篇:世界仅存约20头 王猎豹亮相澳大利亚
下一篇:狮子的猎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