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变化而非现代人类祖先驱动了非洲巨型食草动物的消亡
2018-11-23 10:26:4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环境变化而非现代人类祖先驱动了非洲巨型食草动物的消亡(化石网报道)据EurekAlert!:新的研究发现,环境改变导致了数百万年以来非洲东部巨型食草动物(即像大象、犀牛和河马等体型硕大的哺乳动物)的数量衰减,






环境变化而非现代人类祖先驱动了非洲巨型食草动物的消亡
 
(化石网报道)据EurekAlert!:新的研究发现,环境改变导致了数百万年以来非洲东部巨型食草动物(即像大象、犀牛和河马等体型硕大的哺乳动物)的数量衰减,而不是常被归咎的现代人类的祖先导致了它们数量的减少。这些结果表明,由人类活动所致的对自然系统的影响(该影响一直持续至今日)是现代智人所独有的。然而,尽管存在这一多样性,但非洲仍然是地球上许多现代巨型食草动物的家园;非洲地区目睹了这些大型食草动物长期以来的衰退。

人们长期以来暗示,现代人类的远古先驱(如直立人等原始人类)驱动了生态系统的改变,后者导致了非洲广泛的变化及大型动物群体的灭绝。尽管各种理论的细节不同,但大多数的互为矛盾的假说所具有的共识是:配备工具的前现代原始猎人在改变非洲生态系统中扮演着关键角色,他们可能促成了非洲大型食草动物的消亡。然而,据作者披露,尽管古代人类的影响并非驱动这些变化所需的唯一因素,但鲜有进行相关探索的尝试。

在本研究中,应用动物的当前及化石数据,Tyler Faith和同事通过分析非洲东部巨型食草动物在过去700万年中的多样性而对传统的“古人影响”假说提出了挑战;非洲东部有着世界上为时最长、记录最完整的原始人与其它哺乳动物互动的历史。Faith等人的分析揭示,巨型食草动物的衰减始于近460万年前;这比第一个出现食肉性原始人的证据要早100万年,比智人的崛起要早约180万年。据作者披露,相反,这些结果提示,巨型食草动物的这一长时间的衰减与大气二氧化碳的变化轨迹及热带草原的扩展密切吻合,后者可能加剧了其与较小体型哺乳动物的竞争。

在相关的《视角》中,René Bobe和Susana Carvalho对这些结果进行了评论,他们指出:鉴于目前考古学和古生物学数据的局限,原始人的作用仍然有待商榷。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动物

上一篇:基因研究推翻“远古美洲居民在血缘上可分为不同族群”假说
下一篇:三叠世时期陆地上漫游的巨型食草动物不只有恐龙 哺乳动物祖先二齿兽也巨大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