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现代人抵达菲律宾的数十万年前 已经有一头犀牛在那被人宰杀
2018-05-20 10:39:5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研究人员在菲律宾吕宋岛上发现一处70万年前的遗址,未知的人族生物曾在这里宰杀过一头犀牛。研究团队为了避免损伤化石,仅以竹签挖出犀牛骨头。 PHOTOGRAPH BY THOMAS INGICCO(化石网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


研究人员在菲律宾吕宋岛上发现一处70万年前的遗址,未知的人族生物曾在这里宰杀过一头犀牛。研究团队为了避免损伤化石,仅以竹签挖出犀牛骨头。 PHOTOGRAPH BY THOMAS INGICCO
 
(化石网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MICHAEL GRESHKO 编译:石颐珊):早在现代人抵达菲律宾的数十万年前,已经有一头犀牛在那被人宰杀了,下手的到底是什么人?

在菲律宾发现的一批石器,年代比现代人抵达该群岛的时间还要早了大约60万年,但是学者不确定制造者是谁。

《自然》期刊在5月初向世人展示的这些惊人史前器物,被丢弃在吕宋岛一座泛滥平原上遭屠宰的犀牛尸身旁。制作石器的人当时显然正在准备一餐饱食。犀牛的两支腿骨被敲碎,看起来是有人想享用里面的骨髓。石刃切割的痕迹交错于犀牛的肋骨和踝骨上,清楚显示有人运用工具从尸身取下肉。

这些史前器物的年代格外引人瞩目:这些被切割过的骨头大约可追溯到77万7,000年前至63万1,000年前之久,学者估算最有可能的年代大约是70万9,000年前。这项取得国家地理学会部分资助的研究,将菲律宾出现古人类踪迹的时间往前推,比我们现代人(Homo spaiens)已知的起源还要更早。菲律宾人族踪迹第二久远的证据,出自吕宋岛的卡劳洞穴(Callao Cave),此处曾经出土6万7,000年前的足骨。

「我们很惊讶能在菲律宾找到这么古老的人类遗迹,」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托马斯.英吉柯(Thomas Ingicco)说,他是法国国立自然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考古学家。虽然学者不知道屠宰犀牛的是我们哪一位古老表亲,但这项发现可能会在南太平洋人类史的研究者之间掀起一番讨论,特别是那些探问人族究竟多早以前抵达菲律宾的学者。

「我觉得这很了不起,」并未参与此研究的马克斯普朗克科学人类史研究所(the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古人类学家麦可.佩查格利亚(Michael Petraglia)说:「虽然以前就有人宣称菲律宾之类的地方曾经存在早期人族,但直到现在才有充分的证据。」

可靠的定年

南太平洋上数个适宜人居的岛屿,很久以前就因为四面环海而彼此分隔,所以过去认为人类的远古表亲在不会航海的情况下,无法抵达这些岛屿。

不过俗话说,生命自会找到出路。 2004年,学者将佛罗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公诸于世,这个人族物种曾经在孤立的佛罗勒斯岛上生活过数十万年。 2016年,学者也在佛罗勒斯岛北方的苏拉威西岛发现石器。国家地理当时曾经报导,苏拉威西岛的石器至少有11万8,000年之久,比第一位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抵达该岛的时间早了6万年。

「这真的非常、非常叫人兴奋,事情愈来愈清楚了,古代人族有能力横渡深海,」亚当.布鲁姆(Adam Brumm)说,他是在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研究佛罗勒斯人的古人类学家。

英吉柯和荷兰生物学家约翰.德弗斯(John de Vos)为了寻找类似遗址而来到吕宋岛北部以出土古代遗骨闻名的卡林加(Kalinga)。从1950年代开始,研究人员陆续在卡林加找到动物骨骸和石器,却无法为这些零散的遗物定年。为了证明古代人族曾经在卡林加生活,德弗斯和英吉柯必须找到尚未出土的遗物。

2014年,研究团队在卡林加挖了边长2.1公尺的探坑。研究人员几乎立刻就开始发现一种灭绝已久的犀牛骨头。他们很快就找到一整副骸骨,还有屠宰者留下的石器。

为了测定遗址的年代范围,团队测量沉积物和犀牛的牙齿中经过时间自然吸收的辐射量。此外,由于铀会随着时间衰变为钍,他们也测量了一颗犀牛牙齿中的天然铀含量。他们还在犀牛骨骸周围的泥土中发现78万1,000年前因小行星撞击而生成的熔融玻璃碎屑。

「现在你必须尝试各种方法来确定年代,因为过去有太多定年结果都被证明不可靠,」该研究的共同作者杰利特.范登贝赫(Gerrit van den Bergh)说,他是伍伦贡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的沉积学者。

奇特的人选

石器制造者的候选名单里包含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这是一支神秘的人族分支,目前只由少数西伯利亚化石与DNA中发现证据。然而候选人中的首选是早期人族中的直立人(Homo erectus),因为目前确定他们已经成功抵达东南亚,印尼的爪哇岛就出土了70万年以前的直立人化石。

英吉柯的团队认为这些屠夫可能是吕宋岛版本的佛罗勒斯人,他们可能是某群直立人的后裔,最终抵达佛罗勒斯岛。经过千年演化,直立人可能在没有天敌的岛上经过「岛屿侏儒化」(island dwarfism)的过程,缩小为更有生存效率的体型。

2010年,一支由菲律宾大学迪里曼分校(University of Philippines Diliman)考古学家阿曼德.米哈雷斯(Armand Mijares)带领的团队,发现了卡劳洞穴足骨,这块骨头的尺寸介在现代人和佛罗勒斯人之间。这种吕宋岛的人族成员,是几十万年前遭遇海难而抵达这里的直立人,之后又在本地化育出的哈比人后裔吗?现在还言之过早。

「我们对这60万年的史前史一无所知,这发现算是某种里程碑。」佩查格利亚说。

乘风破浪?

无论石器制作者是谁,他们的祖先可能循着两条迁徙路线之一抵达菲律宾,根据英吉柯的团队,两条路线分别是经过婆罗洲(Borneo)或巴拉望(Palawan)的由西往东路线,或经过中国大陆与台湾的由南往北路线。但是这些古代人族如何横越海洋却依然无解。

我们很容易想像这些已灭绝的表亲会搭乘原始小船:2010年卡劳洞穴遗物的消息发布时,有些专家将他们标记为古代航海家。然而这个想法目前还太牵强了。犀牛和类似大象的生物也抵达了吕宋岛,而且它们显然不会造船。

或许强烈风暴曾经将泥土与水生植物由海岸边扯下,而大型动物和犀牛屠夫的祖先意外地乘着这团漂浮物来到吕宋岛。区域性海啸或许也曾经把一些吓坏了的直立人冲进海里。他们可能就这样攀着漂流的残枝断叶不经意地达成跳岛。

「直立人的水上散布是个意外,不是什么命运的安排,也没有计划,」罗素.乔昆(Russell Ciochon)说,他是爱荷华大学爱荷华城分校(the University of Iowa at Iowa City)的古人类学家。

另一类引人瞩目的问题是,如果这些早期人族的后裔曾经和第一批抵达吕宋岛的现代人接触,当时发生过什么事:「我们这个物种曾经和这些生物面对面接触吗?那是什么样的接触?」布鲁姆问道。

这些问题都有待解答,不过学者说吕宋岛以及整个南太平洋人类故事探索,现在才刚刚开始。

相关热词搜索:犀牛 现代人

上一篇:欧亚大陆中生代蛾类标本中发现2亿年前昆虫结构色的确切证据
下一篇:一项有精确地质年龄标定的中国新近纪年代地层序列研究成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