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西南晚更新世与古老型人类有密切关系的人类股骨
2015-12-19 12:12:42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蒙自马鹿洞遗址及其出土的人类化石马鹿洞人类股骨及其CT图像马鹿洞人类股骨马鹿洞股骨与现代人股骨对比马鹿洞股骨在人类进化时间表上可能的位置吉学平和Darren Curnoe 野外考察工作照(化石网报道)据云南文物


蒙自马鹿洞遗址及其出土的人类化石



马鹿洞人类股骨及其CT图像



马鹿洞人类股骨



马鹿洞股骨与现代人股骨对比



马鹿洞股骨在人类进化时间表上可能的位置



吉学平和Darren Curnoe 野外考察工作照

(化石网报道)据云南文物考古研究所:美国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7日,国际著名学术刊物《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PLoS-ONE)在线发表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副教授Darren Curnoe和云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吉学平研究员为共同第一作者和共同通讯作者的、题为《中国西南晚更新世与古老型人类有密切关系的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成果。

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显示,虽然其年代为距今14000年左右的最后一次间冰期之末,但其特征却与最古老的人类(如至少150万年前的非洲的能人和欧亚大陆的直立人)极其相似,且可能与早期现代人共存在同一区域。这一发现为东亚地区人类进化的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角。2012年,该研究团队发表了在云南广西地区发现古老型人群的线索的消息,认为从蒙自马鹿洞人头骨形态上看,当时推测其具有相当于十万年以上的人类的体质下台特征;而新发现的云南蒙自马鹿洞人股骨特征显示其比头骨更为原始。新发现肯定了马鹿洞遗址存在神秘的古老型人类种群,与先前发表的广西隆林史前人群杂交的线索一样,马鹿洞遗址也可能存在更新世现代人与古老型人群杂交的现象。

吉学平研究员认为:“青藏高原隆升形成的独特的古气候和古环境可能为史前人类的多样性提供了一个避难所。”“欧亚大陆两百万年前左右第一批人出现(包括第一批到达欧亚大陆的元谋猿人人、爪哇猿人,蓝田猿人和达玛尼西人等)后,就开始了人群的迁移和融合,不同地区的进化速度不一样,因此,出现了差异。现代人出现后,古老型人群在南方一些环境受冰期影响较小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得以幸存下来。”

Darren Curnoe 副教授认为:“这一发现极具争议,欧洲和西亚的尼安德特人和南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人”4万年以前就已经绝灭,意味着现代人到来之后这些人群很快就消失。马鹿洞股骨的新发现表明,东亚大陆存在前现代人(或古老型人群)曾经与现代人共存共处。”

为破解中国云南地区人类演化的谜团,云南文物考古研究所于2013年底启动了《云南晚期智人及其文化多样性研究》课题,新的调查和研究已获得一些重要发现和成果,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古DNA研究的开展,更多的谜团有待解开。

参加该研究的还有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蒙自县文物管理所的研究人员。该项研究由云南文物考古研究所重点课题和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ARC)的共同资助。

相关报道:云南“马鹿洞人”,穿越到现代的古人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国际客户端(凌朔):历经对一根神秘人腿骨化石的数年研究,中国和澳大利亚古人类学家发现,1.4万年前生活在中国云南蒙自的“马鹿洞人”虽然一直生存到农耕文明曙光前一刻,但却保留着能人或直立人的许多特征。“马鹿洞人”到底是谁?是能人、还是直立人,或是智人?他们又为何隐居中国西南一隅?

研究主要领导者、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研究部主任吉学平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教授达伦·科诺17日在美国《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期刊上发表论文,震撼地揭开这一人种的神秘面纱。

封存近20年的神秘人骨

“马鹿洞人”起初叫“蒙自人”,因为最早于1989年在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郊文澜镇一个采石场被发现。抢救性发掘最终起获一个较为完整的人类头盖骨化石、3片头盖骨化石碎片和人类下颌骨、牙齿化石,以及大量灰烬、烧红土、柴炭、烧骨炭、兽骨等各类化石。由于洞中发现大量大型鹿类化石,考古人员后来将遗址命名为“马鹿洞”,在此曾经生活的古人类被命名为“马鹿洞人”。

马鹿洞人类化石被发现时,研究人员的精力都集中在距今800至700万年前的元谋古猿的研究,一直持续了十多年,直到完成国家九五攀登计划早期人类起源及其环境背景研究云南课题后,才重新启动马鹿洞人的研究。2008年,吉学平与科诺组成联合团队,开始对封存在蒙自近20年的马鹿洞人类化石进行联合研究。

人类进化大致经历了南方古猿(约1000万年前-200万年前)、能人(约250万年前-150万年前)、直立人(约200万年前-20万年前)和智人(约25万年前-1万年前)四个阶段。其中智人又可分作早期智人(约25万年前-3万年前)和晚期智人(约5万年前-1万年前),晚期智人开启了现代人类的初始。

吉学平团队首先要做的,是对马鹿洞人进行“断代”。碳-14等测定法很精确地把化石主人马鹿洞人的生存年代定位到1.4万年前,但吉学平团队却很意外地发现,马鹿洞人虽然生活在晚期智人盛行的时期,但从头盖骨等化石留存的特征看,他们更像是更早期的人种。

可以确定的是,马鹿洞人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发现的一直生存到距现代人最近的古人种,但神秘的探索还远未结束。

头骨与股骨主人竟不是一伙人?

2012年,吉学平与科诺在《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期刊上联合发表文章。他们依据对马鹿洞人头盖骨的分析,认为马鹿洞人虽然生活在晚期智人时期,但却具有至少10万年以前早期智人的特征,好比是,一批早期智人相貌的群体,一直生存到晚期智人时期,这是一个几十万年的时间跨度。

从特征上说,马鹿洞人没有现代人的下巴,有巨大的臼齿。眉脊粗壮,十分醒目,左右眉脊间呈波状;眉额沟显著,在眉脊与额骨间,形成一条横向凹宽的沟;头骨较厚。

论文2012年发表后,引起学界轰动,马鹿洞人也被视作是继2003年印尼发现“霍比特人”后人类起源及进化研究的重大突破。

本月17日,吉学平与科诺再次在《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上刊文,发布他们对“马鹿洞人”一根股骨研究的新成果,再一次引起欧美多家主流媒体和学术机构的关注。

这一次他们发现,股骨的主人虽然也生活在晚期智人时期,但却具有能人和直立人的特征,这意味着,他们的特征跨越了更长的时空,可能是100万年,200万年,甚至更久。

“3年前,我们对发现的头盖骨进行了研究,当时从头盖骨上可以发现距今10万年的早期智人的特征,”吉学平1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但今天,我们对股骨的研究又发现,股骨的主人还保留着能人和直立人的许多特征。这似乎在暗示着我们,头盖骨和股骨的主人,虽然都来自马鹿洞,但很可能不属于一个种群。”

“这将开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研究领域,为什么会有来自不同种群的古人种在同一个时期生活在同一个地理空间?”吉学平说。

他们是能人、直立人,还是智人?

在2012年的论文发表后,国内外古人类学界有一些人认为,马鹿洞人可能是一个全新的人种。英国《卫报》17日也援引一些科学家的分析,认为马鹿洞人可能是一个尚未被了解的新人种。但吉学平在采访中多次提到严谨治学,认为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宜定新种。

吉学平说,目前的证据只能帮助去作一些推论,例如,马鹿洞人可能是早期智人甚至更早的能人、直立人残存到最晚的记录。另一种推论是,马鹿洞人是一种现代人和古老群体杂交而成的产物,因此既保留了古代人种的特征,又表现出许多现代人行为,包括在遗址中发现的人工钻孔、使用颜料、埋葬方式等现代人行为。

“我们需要找到更多的头盖骨等化石标本,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一种全新的人种,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证据不足,”吉学平说,“不过,我一直想表达的观点是,人类多样性从很早就开始了,直立人时代并不一定只有直立人存在。”

“所以,我很难说马鹿洞人属于能人、直立人还是早期智人,但他们可以称作是‘古老型人类’,”吉学平说,“所以,目前最准确的说法是,他们是古老型人类延续最晚的记录。”

人类进化树上的一个分叉?

谈到研究马鹿洞人最大的价值,吉学平说,过去传统观念认为,人类是直线进化的,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进化是丛状的,多样性始终伴随人类进化。例如在西伯利亚发现的丹尼索瓦人,证明了他们曾在3万年前与晚期智人以及穴居人共同生活在地球上。有一些研究还认为,霍比特人是由爪哇猿人直接进化而来。这些都表明,人类进化不是直线进化那么简单。马鹿洞人也一样,是人类进化丛状发展的一个代表。

事实上,自直立人开始,在欧亚大陆发生的人类进化就在以分支进化的方式进行。过去人们提到的直立人和早期智人实际上还可以进行细分。

当被问及,是否支持澳方合作伙伴科诺有关马鹿洞人是从非洲迁徙而来一说时,吉学平认为,200万年前,人类存在的证据都在非洲,当第一批到达欧洲大陆后,此后既有多批从非洲迁徙的古人类,又有从欧亚大陆剥离出来的新的分支在迁徙和分化,有的进化快,有的进化慢,因此,很难下马鹿洞人是从非洲迁徙而来的结论。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也协助参与了马鹿洞人的研究。在这位古人类学家看来,马鹿洞人的发现揭示出中国西南地区在现代人兴起的时代仍然生存着相对比较原始、相对比较隔绝的原始种群,这使得学界对人类演化的多样性有了新的认识。

为什么是中国西南?

以往认为,人类从旧石器时代到新石器时代演化到距今1万年前后,已经演化得较为先进,已经即将步入农耕文明,但云南马鹿洞人的出现,让人们发现,在距今1万年前的中国西南地区仍有一些种群保留着原始特征。

不过,在研究马鹿洞人的过程中,随着新发现不断地被吉学平和科诺的团队发表,国际上也不断产生疑问和谜团。马鹿洞人究竟是谁?他们为什么从旧石器时代一直繁衍到现代人类的时代?为什么他们只出现在中国的西南?

吉学平推测,马鹿洞人可能是各路人类种群进化得比较慢的一支,这与中国西南独特的地理环境相关。云南地处青藏高原的东南缘,低纬度高海拔,盆地多洞穴多,气候比较温暖,热带亚热带气候使得马鹿洞人比较轻松地度过冰期,因此也以较慢的速度进化,较多地保留了原来的特征。

同时,马鹿洞人的发现,也佐证了东西方文化、人种、基因在早期就已有双向交流融合的说法,说明人类并不是在某一地区单独起源,是在不断迁徙、交融中演进形成。

相关报道:云南发现新人种“马鹿洞人” 距今约1.4万年

(化石网报道)12月17日,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科学公共图书馆-综合》在线发表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中国西南晚更新世与古老型人类有密切关系的人类股骨》。这一发现肯定了马鹿洞遗址存在全新的古老型人类种群。

对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类股骨的最新研究显示,虽然其年代距今1万4千年左右,但其特征却与最古老的人类极其相似,且可能与早期现代人共存在同一区域。

据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吉学平介绍,2012年,该研究团队曾发表在云南、广西地区发现四具石器时代人类化石的消息,认为从云南蒙自马鹿洞人头骨形态上看,推测其具有十万年以上的人类体质特征,认为是此前从未在人类进化史中出现过的全新人种。在这一新发现之前,大家曾以为现代人,即智人独占东亚大陆,没想到曾有其他和现代人不同的人种也曾生活在这片大陆上,只是其血脉由于种种原因消失于无形。

如今,考古人类学家把这些在人类历史上“失踪”的全新人种重新置于时间坐标上,新发现的云南蒙自马鹿洞人的股骨特征显示其比头骨更为原始,这些股骨化石体现出“高度独特”的、混合了现代人和古老型人类的特性。这一种群生活在距今1万4千年左右,发现大量大型鹿类动物与其共生,因此而得名“马鹿洞人”。

吉学平介绍,青藏高原隆升在东南缘形成的独特古气候和古环境可能为史前人类的多样性提供了一个避难所。“大约两百万年年,第一波到达欧亚大陆的元谋猿人、爪哇猿人、蓝田猿人和达玛尼西人等出现后,就开始了人群的迁移和融合。古人类在不同地区的进化速度不一样,因此,体质特征出现了差异。现代人出现后,古老型人群在南方一些环境受冰期影响较小的热带、亚热带地区得以幸存下来”。吉学平说,“新的发现肯定了马鹿洞遗址存在神秘的古老型人类种群。”

为破解中国云南地区人类演化的谜团,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3年底启动了“云南晚期智人及其文化多样性研究”课题,新的调查和研究已获得一些重要发现和成果,随着研究的深入和古DNA研究的开展,更多的谜团将被解开。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更新世

上一篇:最新研究表明格陵兰岛在过去125万年间某个时刻曾是完全无冰
下一篇:地球远古时期1亿年时间氧气指数缓慢升高最终引爆寒武纪生物大爆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