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起源于非洲假说受到严重挑战”?勿过度解读“东亚最早出现现代人”
2015-10-30 10:19:13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湖南道县福岩洞出土数十枚古人类牙齿化石(化石网配图)(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报(闫勇):勿过度解读东亚最早出现现代人《自然》(Nature)杂志于10月15日发表了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




湖南道县福岩洞出土数十枚古人类牙齿化石(化石网配图)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社会科学报(闫勇):勿过度解读“东亚最早出现现代人”

《自然》(Nature)杂志于10月15日发表了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武为第一作者的论文《华南地区最早的明确意义上的现代人》(The Earliest Unequivocally Modern Humans in Southern China)。该文一经发表就引起了学界的热烈讨论和媒体的竞相报道。从事史前人类学和考古学研究的学者对该成果的重大意义纷纷给予肯定;一些媒体以“人类起源于非洲的假说受到该成果的严重挑战”的角度对其进行报道,甚至有些文章还提到“人类祖先来自非洲的定论或被改写”。那么事实真是如此吗?记者采访了相关中外学者。

论文未直接讨论人类起源假说

长期以来,关于人类起源,学界一直存在两种较主流的观点,一是宏观意义上的“晚近非洲起源说”(Recent African Origin Hypothesis);二是“多地连续演化说”(Multi Regional Evolution Hypothesis)。这两种观点各有支持者,其彼此间的探讨和辩论十分热烈。然而,此次成果的学术意义虽然十分重大,却并没有直接涉及上述假说。刘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这篇论文没有直接讨论现代人‘非洲起源’或‘多地区起源’这两个假说。”

刘武及同事的研究本身是对湖南道县福岩洞出土的数十枚古人类牙齿化石进行形态学分析,并以230Th-234U不平衡铀系测年法和AMS碳-14方法为代表的科技手段对化石和地层进行年代测定。通过上述手段,学者判定这些牙齿不仅没有更新世晚期人类牙齿常见的原始形态,反而具有完全意义上的现代形态,因此,可以明确将这些古人类归于现代智人。而测年结果显示,这些人类化石的埋藏年代应在8万—12万年前,这是已知东亚最早的现代人化石。此前的研究成果中,在东亚地区从未有现代类型人类可以上溯至如此久远的年代,这是此次研究引起多方关注的原因所在,也是引起一些媒体和考古学爱好者误解的地方。

对此,刘武认为,将他们的发现视为挑战甚至推翻了“人类起源于非洲”的说法是一种过度解读。他表示,“现有证据并不能得出人类不是起源于非洲的论据。目前,道县古人类真正的来源还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英国牛津大学古人类学家迈克尔·佩特拉利亚(Michael Petraglia)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尚无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现代人在亚洲演化而成。在中国确实有一些年代很早的现代人类,比如本次道县的发现,但是这并不能有效地证明‘多地连续演化说’。”

可见,此次发现的意义是现代人类早在8万—12万年前就“出现”在东亚,尚不能断定现代人类是否“起源于”东亚或者是从东亚地区“连续演化”而成的。

测年技术发展助新成果涌现

此次研究成果被过度解读,部分原因在于人们对考古领域技术进步带来的新成果缺乏了解。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将“现代人类直到5万年前”才出现在西亚中东地区这一判断,作为此次研究对“晚近非洲起源说”形成重大挑战的依据。他们认为,既然现代人早在8万—12万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中国南方,而西亚中东地区直到5万年前才有现代人类活动,那么,人类走出非洲的假说就将不攻自破。不过现实情况并非这么简单。

一般来说,当讨论现代人类在中东和西亚出现的问题时,人们所涉及的考古学依据是西亚两个著名的晚期智人遗址卡夫泽(Qafzeh)和斯虎尔(Skhul)出土的古人类化石(与此次道县发现的古人类不同,这里的化石是混有尼安德特人基因的现代人)。过去基于地层中的古生物证据,这两个遗址被测定为距今4万—5万年前,但是此后随着热释发光和电子自旋共振等测年技术的引入,这两个遗址的年代被向前推到了距今7万—12万年前。对此,美国纽约大学古人类学家莎拉·贝利(Shara Bailey)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可以从以色列的考古证据中得知,现代人是在大约9万年前走出非洲的。道县发现的牙齿可以作为现代人扩散的依据,但是这并不能否定‘晚近非洲起源说’。”

佩特拉利亚一直认为,现代人类最晚在7.5万年前就已经出现于中东,他对本报记者表示:“斯虎尔和卡夫泽洞穴中的化石可以追溯到7万—12万年前。”

可见,不论“晚近非洲起源说”和“多地连续演化说”哪个正确,人类在5万年前才出现在中东的观点都已过时,这个观点也不能与此次发现的结论进行比对,否则就会得出错误的结论。

有学者表示,随着测年技术的发展,国际上不少重要古人类遗址将被重新进行测年,总的趋势是更为可信的测年结果向更老的年代发展。当前,考古领域的新技术使得一些史前遗址和化石的断代得以提前,新的考古成果也不断涌现。面对这种新局面,无论是学界、媒体还是大众,都需要不断地消化吸收新成果、不断更新知识结构。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现代人

上一篇:类黄杞属果实化石的发现及生物地理学意义
下一篇:2000万年琥珀里的跳蚤体内发现了可能是黑死病细菌的古老分支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