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第一个南美原住民的足迹
2014-10-16 13:07:10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今年8月份正在Pucuncho盆地工作的Christopher Miller(左)和Rademaker。(图片:Barbara Fraser)(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冯丽妃 编译):随着新方法论的发展,南美洲的考古活动越来越科学,很多年轻的


今年8月份正在Pucuncho盆地工作的Christopher Miller(左)和Rademaker。(图片:Barbara Fraser)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冯丽妃 编译):随着新方法论的发展,南美洲的考古活动越来越科学,很多年轻的科学家一起工作,共享心得。

Kurt Rademaker从南美洲安第斯山海拔4500米处的洞穴口观察下方的高原。视野中没有树,只有浅褐色的土壤和其间点缀的一丛丛干草、软垫儿似的绿色植物、一些驮马群以及一些其他的骆驼属动物在小溪边咀嚼着食物。

这里的风景看上去有些荒凉,但是Rademaker却在以居住在山上岩洞遗址中的原住民——约12400年前的Cuncaicha人的视角打量这里的一切。这些以狩猎采集为生的人是至今为止所知道的最早生活在南美洲的原住民之一,他们选择把家安在海拔极高处——比在南北美洲大陆发现的任何冰川时代的遗址都要高。

Rademaker是美国缅因大学奥罗诺分校考古学家。他表示,尽管这里空气稀薄,夜间温度达到零度以下,但对Cuncaicha人来说似乎是一个非常宜居的地方。“这里的盆地有淡水资源、骆驼科动物、制作工作的石料、容易生火的燃料和居住所需要的岩洞。”他说,“他们的生活必需品这里基本上应有尽有,这是我见过的自然资源最丰富的盆地之一,想来1万多年前的情况也是如此。”

如今,像Rademaker一样,研究更新世(距今约260万年前至1万年前)末期、冰河时代逐渐谢幕时期的首批狩猎采摘者如何移民至南美洲的研究人员越来越多。他们把老式的教条抛在一边,发现人类到达南美大陆的时间比以往认为的早得多,并且这些人很快就适应了从干旱的西部海岸到达亚马逊雨林以及安第斯山脉寒冷的高海拔处的生活。

通过与地质学家、气候学家以及其他领域的科学家组队合作,考古学家看到了一幅愈加清晰的古环境状况,以及人类在这片土地上迁徙的图景。

隐世而居的祖先们

“随着新方法论的发展,南美洲的考古活动越来越科学,很多年轻的科学家一起工作,共享心得。”Rademaker说,“我们身边冒出来越来越多让人激动的新发现。”但研究人员不得不与时间竞赛,因为采矿、修路以及其他一些工业活动正在席卷南美洲各国,它们可能会抹去非常有价值的早期人类存在的证据。

数十年来,关于南北美洲早期人类研究一直存在着对立观点。其中一个最尖锐的争议涉及智利南部一个叫作蒙特沃德的古人类遗址,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人类学家Tom Dillehay曾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对该遗址进行过挖掘,他推断遗址的主人应该生活在14500年以前。然而,Dillehay的研究结论却和被考古学界普遍认可的观点产生了冲突,他认为来自西伯利亚的古人类并没有在13000年前先分散到北美各地,后来才到达南美。而传统观点则认为,那一时期正处于克洛维斯文化时期,狩猎者捕捉大型猎物使用的典型矛头在美国到处都有发现。克洛维斯人被认为是北美人的祖先,很多考古学家不赞成Dillehay提出的蒙特沃德人更加古老的观点。

6年前,随着在北美洲发现比克洛维斯更早的古人类居住遗址的确凿证据,这种对立观点才逐渐平息。同时,那些似乎从未像北美同行一样对一切事物持怀疑态度的南美洲考古学家却发现了大量14000年前~12000年前的古人类居住遗址,证据表明这些狩猎采集者在北美洲克洛维斯文化兴起之前就已经遍布南美各地。

现在,研究人员已经跨过原来的争论阶段,他们已经在研究人类何时到达南美洲以及到达之后做了哪些事情等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Rademaker在安第斯山脉的发现对回答这些问题有很大用处,同时还提出了新问题。他的研究从距离安第斯山岩洞150公里处——秘鲁一个叫作捷豹山涧遗址的干旱海岸开始,在那里他的研究生导师、缅因州大学人类学家Daniel Sandweiss挖掘了一处可以追溯到13000年前~11000年前的冰河世纪末期的古人类遗址,Sandweiss还发现了海鲜食物的遗迹,与一些被镶嵌在像玻璃一样光亮透明的矿物上用来制作石器工具的黑曜石。因为海岸线周围并没有黑曜石,所以他推断这种物质一定取自于安第斯山脉高处。

这些野外考察让Rademaker首次领略到Pucuncho盆地的风光:这是一片位于高山的湿地,有潺潺细流,成群的骆马、美洲驼、羊驼以及大量绿色植物,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植物富含树脂,非常易燃。这个盆地还残留着早期工具制造者留下的工具碎片。顺着溪流而下,他在左上方的山里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鸿沟,就是后来的 Cuncaicha岩洞遗址,2007年他开始在那里进行挖掘工作。

“这是我们首次在安第斯山脉高海拔处发现如此古老的古人类遗址。”Rademaker说。今年8月份的一天,他嘴巴和鼻子上裹着一块大手帕,把土铲进一个篮子里,填埋着一个不再需要的挖掘坑。他工作的时候,衬衫袖子被高高挽起,露出了右臂上精致的古人类头骨纹身——从手腕儿上的南方古猿到肩膀上的现代智人。在野外考察季的后期,他的裤子已经磨损得厉害,左边的鞋子上不得不缠了好几圈布基胶带。

工具交易历史悠久

在安第斯山南部的一些地方,César Méndez也在跟踪类似的线索,沿着智利海岸线更新世晚期的遗址作研究。Méndez是智利大学人类学家,2004年,他和同事挖掘了一处距今约13000年的古人类营地遗址。

这个叫作圣茱莉亚山涧遗址处发现的一些石制工具由半透明石英做成,但该地区并没有这种石英。像Rademaker一样,Méndez 绘制了几条可能通向内陆石英矿藏的路径,对这些路径进行检查后,他的团队成员在距今12600年前~11400年前的古人类遗址处发现了一个半透明石英露头,两处遗址中的工具在年代、制作工艺上的相似之处表明,海岸线附近的工具取自于山上的露头。

“我们能想到的是,在12000年前甚至更早,这些原始部落就已经存在联络,往返于海岸线和内陆之间。”Méndez。

Dillehay表示,类似捷豹山涧和圣茱莉亚山涧这样的遗址表明,南美洲的一些早期狩猎采集者可能会沿着海岸线迁徙,捕捉海里的鱼虾以及附近湿地和河流三角洲中的动物,采集那里的植物。他还在位于秘鲁北部海岸线附近一个高32米的土丘上的普雷塔遗址中找更多证据。

该遗址于上世纪40年代首次被挖掘,但Dillehay再向下挖掘后,在2010年发现了冰河时代的生活遗迹线索。放射性碳素年代溯源结果显示,居住在那里的人可以追溯到14200年前,当时这一地区还是一片湿地。

“吞噬”证据的海岸线

如果早期人类确实曾沿着海岸线迁徙,一些非常好的证据恐怕已被大海吞噬。在更新世末期,融化的冰原导致海水涨高70米,淹没了原来大部分的海岸线。这对南美洲东部一些地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因为这里地势相对平坦,海岸线会大面积向内陆转移。

比如,考古学家怀疑,在乌拉圭和阿根廷交界处的古人类可能在原来乌拉圭河河口形成的大面积三角洲上狩猎采摘、安营扎寨。乌拉圭蒙得维的亚公立大学人类学家Rafael Suárez说,但由于海岸线向内陆扩展超过120公里,任何与此类似的地方或许均已被淹没。

Suárez曾在河流上游寻找过遗迹的线索,追溯到若干个距今12900年前~10200年前的生活遗址。在一处叫作Pay Paso的遗址处发现的工具是由半透明石英制作而成,这些材料明显来自于约150公里外与巴西交界处的采石场。阿根廷国家科技研究理事会(CONICET)人类学家Nora Flegenheimer表示,其他一些来自乌拉圭的工具则在500公里外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被发现。这些发现说明在南美洲东部已经存在大量的交易和旅行通道。

让一些考古学家好奇的是,南美大陆的早期居住者甚至可能翻过了安第斯山脉。现在智利塔拉帕卡大学工作的玻利维亚考古学家José Capriles,在对位于玻利维亚西南部海拔3930米的Cueva Bautista岩洞遗址中距今12800年的手工制品进行研究后提出了上述可能性。他注意到在智利安第斯山西部山坡同样的海拔上还有一个类似的遗址。未来可以通过进一步研究两个遗址的工具检测当时的人类是否曾从山一边的遗址迁徙到另一边,或者当时是否已产生交易路线。

然而,人类发展带来的威胁远超过自然界风蚀以及河道变迁等威胁,前者往往会改变整个地貌。由于农业工业化、道路施工以及其他的工业发展,南美洲一些完整保存的更新世人类遗址证据可能会很快消逝。

在南美高地迅速崛起的矿业对于考古学研究来说更是忧甚于喜。Capriles表示,考古学家在给矿区修路的过程中发现了玻利维亚Cueva Bautista遗址,但是大量露天矿却对其他很多遗址产生了威胁。

所以考古学家都在紧赶着工作。对于Rademaker来说,今年是个丰收年,他发现了4处岩洞遗址,但是这些遗址距今时间都较短,约为6000年前~4000年前。他认为安第斯山脉还有更多更新世晚期遗址。每一次野外考察都可能是一次收获之旅。“有天晚上我外出散步,随后发现一处遗迹聚集点还有一个岩洞遗址。”他说,“这样的遗址似乎永无止境。”

相关热词搜索:古人类

上一篇:棘背龙才是地球最强大的恐龙
下一篇:中国化石将哺乳动物最早出现在地球上的时间向前推进4000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