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石器时代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的意义——以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为例
2014-06-25 10:59:41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旧石器时代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的意义——以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为例(化石网报道)据中国文物报(刘扬):拼合研究的内容和意义石制品拼合研究最早可以上溯到十九世纪。目前,拼合研究在旧石器考


旧石器时代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的意义——以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遗址石制品拼合研究为例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文物报(刘扬):拼合研究的内容和意义

石制品拼合研究最早可以上溯到十九世纪。目前,拼合研究在旧石器考古研究中已经很普遍了。拼合成功率是拼合研究中最常用到的一个概念,它是遗址拼合石制品数量与石制品总数的比值。虽然拼合石制品的最大数未必与所有石制品数量等值,但拼合成功率至少提供了一个大概的成功率。一般来说,拼合率在一个遗址中不会太高。影响拼合研究工作成果的因素很多。例如,拼合研究者的努力程度、石制品不同的剥片方法、石制品原料类型、石制品组合的规模等。有学者对拼合成功率进行实验考古,研究表明拼合成功率还具有个体差异,不同石制品生产程序也会造成拼合率的差异,如生产手斧的拼合就比石核剥片程序要困难一些;石制品的大小也会影响拼合率,如较小的石制品就会使拼合变得困难。

Larson和Ingbar总结了石制品拼合研究三个方面的意义:可以用来探讨石制品打制的程序,因为它能够将一件石片如何打下来的信息表现出来;能够反映遗址结构和埋藏过程的变化;因为拼合组一开始实际上是一个整体,因此还可以反映遗物的分布状态是如何形成的,即可反映遗址的形成过程。

鄂尔多斯乌兰木伦遗址的石制品拼合研究实践

乌兰木伦遗址是鄂尔多斯地区自上世纪20年代发现萨拉乌苏和水洞沟遗址以来时隔90年的又一次重要发现,该遗址发现于2010年,到2012年已进行了4次考古发掘。在遗址石制品研究中,考古人员从拼合研究的角度尝试对遗址埋藏成因、石制品打制技术以及遗址性质和功能等进行了探讨,并取得了一些认识。

在遗址出土的12029件石制品(包括筛洗获得)中,目前辨别出石制品拼合组28个,含64件石制品,包括石核4件、石片9件、近端5件、远端4件、左裂片20件、右裂片20件、工具1件和断块1件,拼合率为0.5%。考虑到没有对筛洗石制品进行拼合,因此如果不计算该部分,拼合率可达到1.5%。拼合石制品原料以石英岩为主,其次为石英和燧石,砂岩最少。拼合组中有24组由2件石制品组成,占总数的86%,又以左裂片-右裂片拼合组为主;2组由3件石制品拼合而成,占总数的11%;1组由4件石制品组成;1组由6件石制品组成。拼合石制品中的完整石片均为自然台面石片。按拼接关系(指不完整石片之间或断块之间的拼合,它们几乎是同时产生的)和拼对关系(除拼对关系之外的所有拼合情况,它们是不同剥片过程的产物,有明显的时间先后顺序)来分,这28个拼合组中含拼接关系23组,拼对关系5组。

拼合研究对遗址埋藏成因的启示

拼合石制品的水平分布可以较好反映遗址的埋藏信息。确认石制品的分布受到人类技术行为的影响,再评估自然因素的影响,就可知道遗址埋藏成因——是原地埋藏还是经过了后期的搬运和改造。

人类技术行为对石制品分布的影响可以从拼对关系拼合组进行探讨。乌兰木伦遗址有拼对关系的石制品的水平距离不远但又有一定距离,而垂直距离则完全在一个平面上。它们基本反映了剥片过程中石片掉落的距离。如第1拼合组(图1),其拼合标本数量最多,有6件,由石核和石片以及石片工具组成,基本反映了石核剥片以及选择毛坯加工工具的过程。该拼合组最大水平距离为102厘米,最小水平距离仅1厘米;垂直距离则在0.8~5厘米之间,基本在一个平面上。总之,从拼对关系拼合组来看,其反映了人类剥片行为对石制品分布的影响。

拼接关系能够较好的反映石制品埋藏后所发生的事件,即是否有后期埋藏过程的影响。乌兰木伦遗址28个拼合组大多数都是2件石制品之间的拼合,其中又主要是由左、右裂片构成。可见,大部分拼合标本都是在打击点处纵向破裂的石片。这些左、右裂片拼合组,其水平分布距离都非常近,距离最大者260厘米,最小者仅0.6厘米,平均42厘米。这种近距离破裂有两种原因可以造成,一是在剥片过程中断裂,二是在埋藏过程中踩踏断裂。不过后者的破裂方式一般比较随机,而不会造成大多数都在打击点处纵向断裂。因此,这种破裂关系只能是在剥片过程中形成。相对于拼合标本的水平分布而言,其纵向分布没有表现出复杂性。它们的垂直距离大部分在10厘米以内,最大者为36厘米,最小者为0厘米。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拼合石制品的水平和垂直分布都指示乌兰木伦遗址原地埋藏的性质。目前石制品的分布状况主要是人类行为造成的。在剥片和工具加工过程中,标本遗落到地表后被迅速埋藏,且较少受到后期扰动。可见,乌兰木伦遗址保留了古人类活动最原始的信息。

拼合研究对石制品打制技术的启示

乌兰木伦遗址目前发现的拼合石制品不多,且以拼接关系为主,难以对石制品打制技术进行深入探讨。不过,从石制品拼合的角度,我们还是可以梳理出一些石制品打制技术的特点。

石核剥片方法只有锤击法,主要选择相对较平的自然面为台面进行剥片。在剥片过程中,没有台面转移的现象。较少选择石核较长平面作为剥片面,可能暗示剥片者并不追求长型石片。每次打击剥片并不只产生1件石片,有时候会产生2件甚至更多的剥片产品。石英岩硬锤锤击剥片方法下产生的裂片以左、右裂片为主。在拼合组中有Kombewa技术石核。

拼合研究对遗址性质和功能研究的启示

以发现拼合组较多的第②层为例。拼合石制品主要分布在遗址发掘面的西部,较为集中(图2)。在该层,拼合石制品垂直分布在距离约30厘米的范围内,探方A11西部发现一个火塘遗迹。含炭屑堆积及其出土石制品主要分布在火塘的东南部;拼合石制品则分布在火塘的东北部,特别是石核和石片等拼合标本较为靠近火塘。石制品相对于火塘的分布位置,基本上可以确认为古人类围绕火塘打制石器的一个状态。这可能代表了遗址的空间功能分区,即围绕该火塘的区域是古人类打制石器的一个功能区。(作者单位:鄂尔多斯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相关热词搜索:旧石器时代 遗址 石制品

上一篇:美国科学家通过研究拉布雷亚沥青坑的切叶蜂蛹化石探寻冰河时期晚期气候变化
下一篇:丁家二沟动物群中的达氏铲齿象新材料及其生物学意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