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北部煤矿长达几十年的挖掘工作揭示了早期人类狩猎和使用先进工具的证据
2014-06-18 10:08:43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德国北部煤矿长达几十年的挖掘工作揭示了早期人类狩猎和使用先进工具的证据(化石网配图)(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张冬冬):Schoningen如此不寻常,它令考古学家用疯狂的方式去思考,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去解



德国北部煤矿长达几十年的挖掘工作揭示了早期人类狩猎和使用先进工具的证据(化石网配图)

(化石网报道)据中国科学报(张冬冬):Schoningen如此不寻常,它令考古学家用疯狂的方式去思考,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去解释它。

在这个有着1.3万人口的沉寂小镇之外,汉诺威以东约90公里处,是一个巨大的开放煤矿,即德国北部的褐煤矿山之一。这里还拥有丰富的考古遗迹,从1983年起,考古学家就被允许在这里进行“抢救发掘工作”。他们在40米高的采矿机前工作,而这些采矿机正在切断地球数百万年的地质历史。

1995年秋天多云的一天,来自Schoningen的前林业工作者Hartmut Thieme受雇于Wolfgan Mertens,正在协助挖掘工作,用泥刀敲打着一个木制物体。“它看起来像一根长矛。”Mertens告诉当时在萨克森州文化遗产部门(NLD)工作的Thieme。不过Thieme表示怀疑,因为该物体已破碎,而且是在可以追溯到几十万年前的沉积物中被发现的,当时的人类被认为尚未发明复杂的狩猎技术。“矛尖在哪呢?”Thieme问道。不久后,Mertens发现了矛尖以及两个完整的矛,附近还有20多具马的遗骸,这些都是非常明显的迹象。

被Thieme邀请前往查看的德国图宾根大学考古学家Nicholas Conard最初也不相信。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挖掘者发现了更多的矛,最终确定有11根。1997年,Thieme首次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报告时,这些可以追溯到40万年前的物品震惊了考古界。该论文动摇了当时考古学家的主流观点,即认为在现代人类兴起之前,早期人类是食腐动物而不是猎人,他们缺乏制造复杂武器或组织大型狩猎的认知能力。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考古学家John Shea称:“Schoningen改变了我们对早期人类的认识,它表明古人类学中最早的观点错误地低估了我们祖先的能力。”

Thieme的报告标志着一个侦探故事的开始,它引发了人们进一步的疑问。这些持矛者是如何生活的?他们居住在怎样的环境中?为什么他们放弃了这么多看似有价值的武器?为了寻求答案,由图宾根大学考古学家Christopher Miller和Jordi Serangeli带领的跨学科团队在2008年接管了挖掘工作,并展开了密集的新调查。

“由于矛的发现,该地点至关重要。”科罗拉多大学考古学家Thomas Wynn表示。但是,即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在线发表于《人类进化杂志》(JHE)上的约20篇论文中的新研究正在改变考古学家对Schoningen的看法,并推翻Thieme的一些原始解释。这些研究认为,该考古点的历史比Thieme所认为的要短,为30万年,而且Thieme关于发现灶台的观点并不成立。现在研究人员怀疑该地点的众多马匹并不是在大规模的屠杀中死亡,而是经过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死亡所积累的。

更神秘的是,这些矛和马骨显然没有沉积在干燥的土地中,而是在湖里——水下一两米处。该发现引发了各种猜测,从冬季冰湖狩猎到雷击。正如Miller所说:“Schoningen如此不寻常,它令考古学家用疯狂的方式去思考,我们必须创造性地去解释它。”

生态丰富的古沼泽

水深的周期性变化令沉积物呈现一条黑灰色带,厚达45米。沉积物中的划分表明,湖边“是一个非常潮湿的环境,有着种类丰富的植物”。考古团队成员、德国吕讷堡大学考古学家Brigitte Urban说道。

这个古沼泽周围物种多样,从野生动物到史前人类。“这里似乎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吸引了马和人类。”Miller说。Urban和其他团队成员的发现表明,尽管湖的水位有升有降,但它在20万年的气候变化中一直存在。

图宾根大学考古学家Gerlinde Bigga和Urban还发现湖边盛产榛子、坚果、覆盆子等水果以及芦苇、莎草,它们可以作为食物和床上用品。

其中一根矛用松木制成,而其他所有的矛都是云杉制成。但Urban并未发现Schoningen附近有云杉花粉的痕迹。她说,这意味着从制作矛的地方到使用矛的湖边,“人们必须走很长的路程”。Urban认为,该结论与Thieme认为Schoningen是人类居住很多年的“大型狩猎营地”的观点产生了冲突。

由英国南安普顿大学考古学家Marie-Anne Jullien和西班牙罗维拉·依维尔基里考古学家Florent Rivals领导的两个研究团队分析了马骨牙齿中的锶、氧和碳同位素。他们还分析了其牙齿磨损的类型,从中寻找马匹死前的线索。同位素和牙齿磨损指出,马群在饮食和栖息地上存在相当大的差异,表明它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被杀害。

“Thieme的观点是对早期人类社会复杂性的一个极端解释。”Conard认为。

“单次杀害的重复更符合目前我们对这个考古点规模的认知。”Wynn补充道。

不过,这些矛仍持续令人们感到吃惊。它们“经过计划和设想,被巧妙地制成”。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古人类学家Chris Stringer称。而且它们非常古老:唯一一个像它们一样古老的武器是1911年在英国滨海克拉克顿发现的有着40万年历史的碎片。理解Schoningen的矛如何被制成以及当时人类的认知能力是该团队的研究重点。

图宾根大学考古学家Miriam Haidle曾在2009年的一篇论文中,详细描述了制作和使用长矛的步骤:首先,意识到人群需要食物;然后用木头制作木头工具;用木头工具打造石器工具;再将树枝制成长矛;最后,人们会挥舞长矛巧妙地杀死一只动物。

NLD考古学家Thomas Terberger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云杉的年轮很窄,表明树木处于阴凉的环境中,生长速度缓慢,木质坚硬。当时的人类选择了较细的树枝制作武器。石器工具上的痕迹表明,树枝上的木疙瘩被小心地除去。

“分析证明这是一个复杂的制作步骤,反映了长期制造木质工具和武器的经验。”研究人员在报告中提到。在复制实验中,研究团队发现这些矛可以被扔至35米远,并能准确击中并严重伤害大型动物。不过,包括Stringer和Shea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长矛其实是近距离的刺杀武器。

Schoningen长矛的发现令许多考古学家震惊,他们原本以为只有现代人类才会使用矛。现在研究人员却表示,这一发现不应该产生如此的冲击。长矛的发现是“遗迹保存的一个奇迹,而不是对古人类认知能力观点的颠覆。”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考古学家John Speth认为:“这样的认知能力在Schoningen遗迹出现的几十万年前就是可能的。”即使黑猩猩也曾被观察到从细长的树枝上剥下叶子,并调整树枝,用其戳扎猎物。Speth称,在坦桑尼亚有名的奥杜瓦伊峡谷工作的研究人员“已经有很好的证据说明早期人类早在180万年前就能够狩猎大型蹄类动物”。不过仍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

谜题待揭晓

未来的挖掘还有一些谜题需要解开,首先就是当时人类用火的可能性。古代猎人“必须用火,否则他们如何生存?”Conard称。不过火的痕迹难以寻找。Thieme曾发现4个灶台,他将灶台沉积物保存在木箱中以供未来研究。由图宾根大学考古学家Marike Stahlschmidt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最近打开木箱对沉积物进行了各种测试。发表在JHE特刊上的结果表明,并没有燃烧的痕迹,Thieme发现的红色物质似乎是由于铁化合物在湖水涨落时沉积而成的。

接下来的问题是马匹如何在湖中心死亡。所有的矛和马骨似乎都沉在1到2米深的水中,而不是在陆地上。Ligouis的研究发现沉积物中含有只在深水中生存的湖藻类、海绵和小型甲壳类动物。Miller和Stahlschmidt称他们对沉积物的分析并没有显示这些矛曾在陆地上存在过的任何迹象。

Miller推测,在冬天,人类将马驱逐到冰层上并将其猎杀,冰融化后,所有的东西都沉入水中。Serangeli则猜测一些马在湖边饮水时被雷电击中,然后被潜伏在附近的人类杀死。

Conard却都不认同。他认为深水的痕迹必定是错误的。“狩猎事件可能发生在湖边,这更为合理。”他说。汉诺威大学地质学家J?觟rg Lang认同该观点。Lang称,他的团队发现“这些工具沉积在暴露的三角洲平原”,或者可能是在浅池中,然后迅速被浸满水的沉积物覆盖。

Conard表示,其团队将继续在Schoningen 挖掘至少25年。与此同时,煤矿开采将在2017年停止,当地政府正在讨论再注水以恢复古湖。如果该情况出现,人类将可以再次漫步湖边,不过这次人们将会推着婴儿车,而不是扔掷长矛。

相关热词搜索:人类 旧石器时代

上一篇:最新研究认为人类祖先在狗的帮助下捕杀猛犸象
下一篇: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化石揭示2万年前海水温度低5摄氏度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