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认为人类祖先脸部的进化是为了适应打斗
2014-06-11 09:47:1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最新研究认为人类祖先脸部的进化是为了适应打斗(化石网报道)据腾讯科学(过客 编译):在早期的古人类进化中,打架最容易破损的面部骨头获得了最大的进化,它们也是男性和女性最大的不同之处。这项研究称,为了


最新研究认为人类祖先脸部的进化是为了适应打斗

(化石网报道)据腾讯科学(过客/编译):在早期的古人类进化中,打架最容易破损的面部骨头获得了最大的进化,它们也是男性和女性最大的不同之处。这项研究称,为了争夺配偶和资源而出现的面部加固进化表明,暴力促使古人类出现了关键的进化变化。

化石记录表明,人类的直接祖先——南方古猿拥有明显强健的面部结构。多年来这种极其坚固的特征都被视作一种对坚硬食物的适应性,比如坚果、种子和稻子等。但是最近的研究对南方古猿的牙齿磨损和碳同位素进行了测定,并且那种假设提出了质疑。

犹他州大学进化生物学家、新理论的首席作者David Carrier教授和他的合著者—物理学家Michael Morgan博士提出,暴力竞赛要求这些面部防御的形成,他们把它称之为“防护支撑理论”。

为了证实他们的猜测,Carrier和Morgan研究了现代人类打架的数据。医院急诊病房的数据研究表明,人类面部特别容易受到暴力伤害。Carrier教授称:“颌骨的破损是最常见的,但是我们的现代医学技术能治愈它。但是400万年以前,如果你的颌骨破损,这或许就是一种致命伤,你将无法咀嚼食物。”

下巴、颌骨、眼睛和鼻子是打斗中最容易受伤的部位,这些部位在南方古猿的进化中是最受保护的部位。Carrier教授指出:“在人类和类人猿中,雄性最容易产生打斗,男性也最可能受伤。关于暴力在人类进化中的角色一直都存在争议,我们的研究也将处于我们的祖先是暴力还是和平的争议中。

相关报道

 
 

人类脸部进化或为抵御拳打脚踢

(化石网报道)据凤凰科技(编译/青柠):人类脸部从类人猿先祖时期演变、发展的原因,让人们困惑不解。不过,美国犹他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或许可以解释这一千古谜题。《每日科学》(Science Daily)援引《生物学评论》杂志的文章称,人类脸部的进化,或许是为了适应史前版的“酒吧斗殴”。 犹他大学生物学家大卫·卡瑞尔(David Carrier)、迈克尔·H.摩根(Michael H. Morgan)指出,史前,雄性也会为了争夺女人、资源或其他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大打出手。人类脸部进化,能够让男人们在争斗厮打过程中,尽可能减少“打脸”造成的损伤。

这项题为《古人类脸部的保护曾》的论文,带来了面部进化的另一个可能原因。此前广为流传的假说认为,人类早期始祖脸部快速进化,主要原因是需要咀嚼难以嚼碎的食物(比如坚果)。

卡瑞尔(Carrier)表示:“非洲南猿(Australopith)的进化特点,似乎在帮助改善战斗能力——比如手的比例不断进化,能够握紧拳头:利用手部细腻的肌肉骨骼系统,带来有效的打击。” “如果说,人类手部比例演变是为了便于击打、争斗;那么脸部的进化,则帮助人们以更好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减轻伤害。” 卡瑞尔表示,“现代人类徒手肉搏的时候,脸通常都是主要的打击目标。我们发现,打斗过程中骨折概率最高的骨头,也正是在古人类进化过程中人类头骨中提升最明显的部分。这些骨头也是非洲南猿和人类头骨中,雄性与雌性之间差异最大的部分。换言之,男女面孔不同,是因为打架中容易损伤的那部分头骨,男性的要大于女性。” “化石能够记录的人类五官变化,与手逐渐能够握出拳头的演变,大约发生在相同的时间。观察表明,早期人类的面部特征中,不少进化方向可能是为了在拳头的打斗的过程中,减轻伤害。” 此前,也有不少科研人员认为,暴力在人类进化中的作用举足轻重,而卡瑞尔和摩根的最新研究,也正是基于类似的概念。最近几年,卡瑞尔研究了短腿类人猿,古人类双足站立姿势及手部特点。

科学家希望通过对南方古猿的研究,探寻为什么400万至500万年前那些智人先祖,会进化成如今的人类, 卡瑞尔表示,他的研究“为古人类面部进化之迷,带来了另一种解释”,同时也“解决了关于我们遥远的过去,是否很暴力的猜测”。

卡瑞尔表示,“这场关于人性黑暗面的争论,能够追溯到法国哲学家卢梭(Rousseau)时期——在他眼中,人类文明开始前,人本质上是好的,是“高贵的野蛮人”(noble savage);而社会的发展、文明的推进,却让我们变得更加的暴力。这个想法在社会科学领域受到追捧,在最近几十年中,也得到了一些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的认可。不过也有很多生物学家发现证据证明:我们的遥远的过去,其实也并不是风平浪静。” “如果那些让人类不同于其他灵掌动物的解剖特征,并没有提升我们的战斗能力,那么人类先祖具有侵略性的假设可能就错误的。不过,我们的研究却显示,类人猿、我们祖先、早期人类的大部分解剖特征(如双足站立;手部比例、脸部形状),实际上确实提升了我们的战斗能力”,他表示。

摩根补充道,新的研究,给暴力在进化中角色的争论带来了更多的“佐料”。 “我们的研究是坚实有力的,也填补了已知理论长期不能弥合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我们脸部的肌肉骨骼结构,会以这样的方式发进化”,摩根表示,“我们的研究也关乎和平,努力去探索、理解、面对人类的暴力、侵略倾向。和平始于我们自己,并通过纪律严明的自我分析最终实现。通过这一研究的研究,我们希望审视镜子中的自己,开始改变,让一切更美好。”

相关报道

(化石网报道)据新华网华盛顿6月9日电(林小春):俗话说,打人不打脸。美国一项对人类祖先南方古猿的新研究认为,人脸尤其男性的脸长成如今的模样,正是为了尽量减少在“被打脸”过程中所造成的伤害。

美国犹他大学的研究人员9日在《生物学研究》杂志上说,对距今500万年至40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骨骼化石的分析表明,南方古猿的脸部最坚硬之处也是在争斗过程中最容易受击打并受伤的地方,包括下颚、颧骨、鼻梁和眼眶骨架等。在长期的进化过程中,这些地方朝着尽量减少伤害的方向发展。比如,与黑猩猩和大猩猩相比,南方古猿的下颚长度缩短,而硬度与强度增加;颧骨尺度增加,硬度也增加;眼眶骨架增大等。

论文第一作者戴维·卡里尔在一份声明中说,南方古猿进化出一系列有助打斗的特征,比如它们的手可以握成拳,手部肌肉骨骼系统也有助更有效地击打。而在人类的徒手搏斗中,脸部通常是首要目标。“如果手部的进化与打斗行为有关,我们可以预期,被击打的首要目标——脸会朝着更好地保护它不受伤的方向进化”。

卡里尔还说,对古人类进化史的研究表明,脸被打的部位不仅仅是头骨中最坚硬、最容易受伤的地方,也是造成雄性与雌性头骨最具差异之处。“换而言之,男女脸型有差异,是因为男性在打斗中易骨折的头骨部分相对较大”。

此前占主流的一种假说认为,人脸的进化主要受饮食驱动,是咀嚼坚果等坚硬食物的需求结果。但最近一些研究分析古猿的牙齿磨损后认为,多数古猿并不咀嚼坚硬食物,对饮食假说提出质疑。

不过,新研究也有一个可能存在争议的地方,它认为暴力在人类的进化历史中发挥重要作用。法国著名哲学家卢梭等人认为,在文明出现以前,人的本质是好的,是“高贵的野蛮人”,而文明“腐蚀”了人类,让人类变得暴力。

对此,卡里尔说,考古证据表明,从类人猿到智人,人类的早期祖先的搏斗能力一直在提高,“我认为我们的观点是合理的,填补了现有理论一些长期存在的漏洞,可以解释我们脸部的肌肉骨骼结构为何形成今天的模样”。

相关热词搜索:进化 人类

上一篇:研究发现现代女性是由于身体结构的进化而变得更瘦
下一篇:河源2013年7月发现的恐龙骨骼化石被确认为鸟脚类恐龙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