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的火鸭鸡料理:2.4亿年前巨大海洋爬行动物鱼龙强吞4米长猎物 却付出代价
2020-09-06 09:52:18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这幅插图描绘一群属于鱼龙目(Ichthyosauria)之下的贝萨诺龙(Besanosaurus),而鱼龙是一类和海豚与鲸鱼有些相似的远古海洋爬行动物。 一篇新研究揭示一只贝萨诺龙的近亲贵州鱼龙(Guizhouichthyosaurus)的化


这幅插图描绘一群属于鱼龙目(Ichthyosauria)之下的贝萨诺龙(Besanosaurus),而鱼龙是一类和海豚与鲸鱼有些相似的远古海洋爬行动物。 一篇新研究揭示一只贝萨诺龙的近亲贵州鱼龙(Guizhouichthyosaurus)的化石保存了这只动物的最后一餐。 ILLUSTRATION BY FABIO MANUCCI



一只鱼龙的胃中发现一只海龙样本。 PHOTOGRAPH COURTESY OF JIANG ET AL



图片中可以看到这只鱼龙样本的胃部内容物形成一块从身体突出的块状物。 PHOTOGRAPH BY RYOSUKE MOTANI

(化石网整理)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ASON BITTEL 编译:石颐珊):过去认为鱼龙这种形似海豚的爬行动物以柔软的小型猎物为食。 然而一具新化石显示它们可能是早期的「超级掠食者」。
 
大约2亿4千万年前,一只巨大的海洋爬行动物吞噬了另外一只稍微小一点的爬行动物,然后在不久之后死亡。 其中较大的那只生物──一只形似海豚的鱼龙──接着就与腹中那只较小的动物一起形成了化石。
 
这两只爬行动物就这样深锁在岩石之中,直到2010年,科学家开始在中国西南部发掘这副化石。 如今科学家说,我们原先对于史前海洋中的生与死的知识可能大部分都能被这道海中巨兽「火鸭鸡」给颠覆。 (给一头雾水的读者:火鸭鸡(turducken)是一道把整只去骨鸡塞进整只去骨鸭里再塞进整只去骨火鸡里烹调而成的古怪料理。 )
 
在这副特殊化石中,鱼龙腹中的那只较小的生物是只海龙(Thalattosaur),这种远古海洋爬行动物有着长而纤瘦的身躯,和鱼比起来更像蜥蜴。 当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古生物学家藻谷亮介(Ryosuke Motani)发现这只5公尺长的鱼龙胃中鼓胀的物体是一只接近完整的4公尺长海龙躯体时,他知道他的团队找到了突破性的题材。 描述这副化石的研究于8月下旬发表在《交叉科学》(iScience)期刊。
 
鱼龙为呼吸空气的胎生动物。 虽然有些物种可长到接近蓝鲸的巨大体型,但是像藻谷研究的贵州鱼龙(Guizhouichthyosaurus)等早期鱼龙体型则较小,体长介于4至6公尺之间。 过去认为这些古代泳者用长满钝齿的大嘴从水中捕食滑溜的鱿鱼状头足类生物。 事实上,科学家原先认为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水栖动物都不会猎捕大型猎物;他们相信稍晚以后才会演化出那样的顶级海洋掠食者。
 
然而据藻谷所言,这副新描述的化石显示早期鱼龙已是中生代最早的「超级掠食者」(megapredator)之一,也就是会捕食其他大型动物的大型动物。 「它们以比人类还大的动物为食。 」他说。
 
史前悬案
 
要将数亿年前发生的事件拼凑起来有几项挑战。 首先。 藻谷和他的团队必须证明这只鱼龙真的吃了这只海龙,而非海龙因偶然因素在鱼龙上方形成化石。
 
「幸好在这个案例中有方法可以分辨,」他说。 这只鱼龙的胸廓包裹着猎物,显示这只海龙确实是一顿大餐。 然而另一个重要问题是,这是哪一种大餐? 这只鱼龙有可能搜刮了死于其他因素的海龙尸体。
 
然而藻谷和同事们在鱼龙的体内发现两段长而完整的海龙脊椎。 这些化石骨头显示这条脊柱依然由结缔组织连结在一起,而非以烂糊肉块的状态被吃下肚。
 
鱼龙的胃部内容物中找不到海龙的颅骨和尾骨。 研究团队后来在距离鱼龙20公尺外发现一条海龙尾巴──虽然无法证明这条尾巴属于那只海龙,「重点在于这条尾巴的大小刚刚好。 」藻谷说。
 
团队做出的最佳推测是,这只鱼龙可能在水面攻击并杀死了这只海龙。 然后就开始大啖起来,试图将其完整吞下或撕裂成大肉块,就像短吻鳄吞食猎物一般。 海龙纤细的脖子和尾巴可能在啃咬和拉扯过程断落,并在鱼龙专注于最大块且肥美的部位时漂走。
 
既然我们无法回到过去参观史前用餐时间,科学家经常藉由检视化石牙齿来决定古代动物的食性。 就早期鱼龙而言,它们的锥状钝齿暗示它们倾向柔软食物,这与传统上跟顶级掠食者画上等号的锯齿状利齿显然不同。
 
但这副新发现的化石显示科学家不能总是单单仰赖牙齿的形状来推测特定物种的食性,史蒂芬. 布鲁萨特(Stephen Brusatte)说,他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未参与这项研究。 有些早期鱼龙可能曾经大胆地追逐更丰盛的大餐,而非只是抓捕柔软的头足类。
 
「有时候史前犯罪现场的细节会告诉我们某种武器的破坏力比我们以为得更高。 」布鲁萨特说。
 
鱼龙最后的晚餐
 
肠胃内容物的化石极其珍稀,未参与研究的洁西卡. 劳伦斯. 伍耶克(Jessica Lawrence Wujek)说,他是美国马里兰州霍华社区大学地质与古生物学家。 劳伦斯. 伍耶克检视过上百副鱼龙样本,她说其中约一到两副的肠胃内容物有形成称为bromalite的生痕化石。
 
「很少会有肠胃内容物得以保存,尤其是这么大的东西,」劳伦斯‧伍耶克说:「这个化石超棒。 」
 
由于没有任何可见的迹象显示这副海龙骨头被消化过,所以这只鱼龙似乎在进食后就立刻迎来生命的终局。 在附近形成化石的那条尾巴碎片年代和这条鱼龙差不多,这是另一条线索,显示这只动物在大餐后不久即死亡。
 
虽然这只海龙几乎和鱼龙一样长,藻谷推测它的体重只有鱼龙的八分之一重。 然而它还是一只有反击能力的动物。
 
「这完全是猜测,但是或许(这只鱼龙的)脖子有些部位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 」他说。 虽然我们可能永远无法确知,但是伤口可能因为这只掠食者试图吞下奋斗得来的晚餐而在拉扯与扭动之中更加恶化。
 
生命自有出路
 
除了封印住了一场迷人的海洋巨兽生死斗,这副化石也描绘出生态系统惊人的复苏速度,挪威奥斯陆大学的古生物学家奥布里. 珍. 罗伯特(Aubrey Jane Roberts)说,她专门研究远古海洋爬行动物,也是一名国家地理探险家,但并未参与这项新研究。
 
「大约在2.52亿年前曾经发生过大灭绝,在海洋领域尤其严重,」罗伯特说:「全部的海洋物种中有九成灭绝。 」考量这次大灭绝的尺度,生命竟然能在短短数百万年间回弹至如此多样的状态,这相当惊人,罗伯特说。 更叫人惊艳的是,大灭绝之后这么快就出现了拥有超级掠食者行为的鱼龙,而科学家一般认为顶级掠食者要到食物链重建过程最后阶段才会出现。
 
「这就是为什么这篇论文这么重要,」罗伯特说:「它述说了一个故事,关于海洋如何从几乎彻底毁灭的状态恢复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系。 」

相关热词搜索:爬行动物 鱼龙

上一篇:《PLOS One》:气候变化促使尼安德特人制造更复杂的劳动工具
下一篇:中亚北天山山麓黄土来源方面取得新进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