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研究发现俄罗斯贝加尔湖地区史前居民和美洲原住民有亲缘关系
2020-07-04 10:33:46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1976年,挖掘Ust-Kyakhta-3遗址(Credit: A P Okladnikov)Ust-Kyakhta-3发现的人类牙齿化石(Credit: G Pavlenok(Published in Pavlenok, G D , and Zubova, A V (2019) New Dental Finds


1976年,挖掘“Ust-Kyakhta-3”遗址(Credit: A. P. Okladnikov)



“Ust-Kyakhta-3”发现的人类牙齿化石(Credit: G. Pavlenok(Published in Pavlenok, G.D., and Zubova, A. V. (2019). New Dental Finds Associated with the Paleolithic Selenga Culture, Western Trans-Baikal Region. Archaeol. Ethnol. Anthropol. Eurasia 47.))

(化石网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一个由考古学家和古遗传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通过对比贝加尔湖周围地区史前居民和美洲原住民的DNA,发现二者具有亲缘关系。

总体来说,西伯利亚地区在几万年前曾形成许多现代民族的共同祖先。包括印第安人和俄罗斯人在内的现代民族具有这一共同祖先的DNA。

关于北美地区和南美地区居民具有西伯利亚起源假设的遗传学证据于2015年出现。一个科学家团队分析并对比了31个来自美洲、西伯利亚和大洋洲原住民的基因组。研究人员还将获得的数据与从遗骸化石—骨骼和木乃伊中提取的古代DNA解码结果进行了比较。

本次研究的作者一共研究了来自169个族群的3000多个人类基因组,其中包括古代和现代的族群。研究不仅证实史前西伯利亚人与印第安人的亲缘关系,还确定了他们从欧亚大陆北部迁移到美洲大陆的大致路线。

今天居住在北美地区和南美地区的印第安人的祖先,很可能,在大约2.3万年前离开了他们的历史故乡。研究认为,他们沿着最后一个冰川时期形成的地峡通过了白令海峡,在大约8000年的时间里,部分定居者止步在堪察加半岛,而另一部分则在北美地区形成了不同分支。此外,研究人员发现大洋洲居民的基因输入能力较弱,这很可能是在主要的移民潮之后,但原因尚不清楚。

2015年基因研究的数据与考古发现一致,早在1.3万年前,北美大陆一种史前的古印第安人文化—克洛维斯文化就在北美发展起来。2019年,由哥本哈根大学的遗传学家埃斯克·威勒斯列夫(Eske Willerslev)率领的一个科学家小组分析了34名古代西伯利亚人的DNA,其中包括在雅纳河附近雅库特发现的距今3.16万年的两个男孩的遗体。其他用于研究的基因组还包括距今9800年到600年居住在现代楚科奇地区、滨海边疆区、贝加尔湖附近和芬兰西南部的人类。

数据分析表明,在最近的3000年里,西伯利亚地区从南到北发生过三次大规模的迁移。雅纳河发现的男孩来自这些地方以前未知的古代居民族群。他们与欧亚大陆西部居民的相似度达到71%,大概3.8万年前分离。其余29%的基因遗传来自东亚族群。

研究作者认为,北美地区印第安人和古西伯利亚人遗传线的形成过程是:大约1.8万至2万年前,西伯利亚北部居民后裔与东亚移民相融合,几千年后他们穿过白令海峡,移居到美洲大陆。

留在故乡的人则被称为“新西伯利亚人”,他们亲缘关系最近的人是现代的埃文人。大约5000年前,来自中亚草原的游牧民族来到西伯利亚东北部地区,与当地人不断融合。

美国哈佛医学院的遗传学家戴维·赖希(David Reich)率领的科研小组获得了相似的数据。他们研究了距今7000年至280年居住在西伯利亚东部、楚科奇和阿留申群岛、加拿大北极圈和阿拉斯加共48人的基因组。之后,与居住在美国最北端的现代居民—因纽特人(Inuit)和因纽皮亚特人(Inupiat)以及西西伯利亚小族群进行比较DNA分析。

研究证明,西伯利亚东北部地区的古代居民融合自古西伯利亚和东亚人。后来从这一族群中衍生出楚科奇-堪察加语系民族和古爱斯基摩人。现代因纽特人和印第安人的DNA中发现了古爱斯基摩人的遗传痕迹。

另一个国际科学小组5月底发表在科学期刊《细胞》的一篇文章认为,北美印第安人的直接祖先并非来自西伯利亚东北地区,而是形成于远东和古西伯利亚民族混合后、大约1.4万年前的贝加尔湖附近地区。

科研人员分析了距今1.4万年至4000年的19个古代西伯利亚人的基因组。在贝加尔湖南部编号为“Ust-Kyakhta-3”的洞穴中发现的最古老牙齿中,发现了可以证明美洲原住民亲缘关系的成分,几千年之后生活在西伯利亚东北地区的人类DNA中也鉴定出类似的成分。

研究作者认为,贝加尔湖附近地区民族混合了至少两种基因组—古代欧亚大陆北部族群和东北亚族群。第一个与早期青铜时代文明有关,第二个与新石器时代文明有关。

此外,专家们在大约距今4000年的遗骸中发现了鼠疫杆菌(Yersinia pestis)的痕迹。从基因上看,这种细菌与此前在欧亚大陆另一端—波罗的海地区族群中发现的细菌相近。这意味着,在史前时代人类就一直保持着远距离的联系。

2018年5月相关报道:科学家查明当初有多少人从西伯利亚迁往美洲

(化石网报道)美国科学家已经查明,在15000年前从西伯利亚迁往美洲、并成为美洲原住民祖先的古代西伯利亚居民总共大概有250人。他们已将这一发现发表在了《遗传学与分子生物学》杂志(Journal of Genetics and Molecular Biology)上。

为了弄清第一批美国人的数量规模,科学家们分析了中美洲、南美洲土著以及中国、西伯利亚居民的基因组样本。这份研究的作者称,生物群体的基因变异取决于该群体的规模。根据美洲原住民和西伯利亚人的基因组差异,研究人员估算出了当初移民到美国的群体规模——大约为250人。

这一小部分人引起了瓶颈效应——遗传多样性缩减。然而,这个群体的数量也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另外,他们这个群体中的人还与后来移民到美国的群体中的代表婚配,鉴于此,遗传多样性又有所增加。

相关热词搜索:DNA 原住民 古人类

上一篇:《人类进化杂志》:以色列新研究认为人类有可能在20万年前的冰河时期走出非洲
下一篇:新研究发现只有小行星撞击才能创造出可以令恐龙灭绝的合适条件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