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枚翼龙蛋的时空之旅
2014-06-09 08:45:11   来源:化石网   评论:0 点击:

汪筱林在进行野外考察第一枚三维立体保存的翼龙蛋(化石网报道)据乌鲁木齐晚报(巩亮亮):一亿两千万年以来,它在黑暗中一直保持着当初的模样,是现代机器和科学家们将它吵醒。如今,它静静地躺在中科院古脊椎


汪筱林在进行野外考察



第一枚三维立体保存的翼龙蛋

(化石网报道)据乌鲁木齐晚报(巩亮亮):一亿两千万年以来,它在黑暗中一直保持着当初的模样,是现代机器和科学家们将它“吵醒”。

如今,它静静地躺在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实验室里,成为研究所又一个镇馆之宝,一张白净的纸片上写着:三维立体翼龙蛋,发现地—哈密。

6月7日,本报A06版报道了《新疆发现世界最大翼龙化石群》一文,刊发了科学家们新发现的天山哈密翼龙化石以及首次发现的三维翼龙蛋。

虽然仅长约6.5厘米,差不多一枚鸡蛋大小,但在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汪筱林眼里,它却有独特的美丽,是无价之宝。

它是最新发现的天山哈密翼龙蛋化石,它的发现充满了偶然性和乐趣,这是对以50岁的汪筱林为领队的这支哈密科考队十年科考最大的馈赠。

暴风岩里的蛋化石

广袤的戈壁滩,风蚀形成的各种雅丹地貌,向戈壁滩深处延伸而去……时值夏日,这片位于哈密市郊外的戈壁滩地表温度达到了50℃。为避免被高温灼伤,科考人员穿着长袖外衣、头戴遮阳帽。

自2005年来到这里,汪筱林已在此地连续工作4年。这支哈密科考队每年有六个月在野外考察,冬季则在实验室里对发现的化石进行分类整理。

从事恐龙考古研究近30年的汪筱林,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科考现场,白垩纪时期的各类化石随意裸露在地表,甚至在一块石头上会出现生物链上完全敌对的古生物化石。更令他兴奋的是,这里的化石埋藏很浅,“表层20厘米的沙土清理掉,下面的化石非常丰富。”汪筱林激动地说。

用毛刷子轻轻拂去化石上的沙土,一块长约30厘米的恐龙骨头出现在考古人员眼前。队员们轻手轻脚将它清理出来,装进箱子。汪筱林和同事当时并不知道,在这些化石里藏着五枚沉睡了一亿两千万年的三维立体翼龙蛋化石。

汪筱林回忆说,这些化石是2008年10~11月野外考察期间发现的,初步判断是翼龙化石,随后化石被带回了位于北京的中科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考古人员对其进行清理和修复。

一块块化石在各种仪器上,讲述着哈密地区在白垩纪时期的故事,正当科考队员清理化石时,突然,汪筱林在这些化石上发现了让他眼前一亮的东西—一枚白瓷般的化石上有着不规则的裂纹,而且凹凸不平。

“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这是蛋化石。”汪筱林说。科考队的6名队员集体兴奋了,所有人都盯着这枚化石,紧接着一枚又一枚,又有4枚蛋化石被发现。

五枚蛋化石的秘密

迄今为止,除了这次发现的5枚三维保存的哈密翼龙蛋化石外,世界上已知仅有4枚二维压扁的翼龙蛋化石,其中三枚来自中国辽西地区,一枚来自阿根廷。

这次研究的翼龙蛋化石为近两端对称的长椭圆形,和现生的爬行动物蛋及鸟蛋一样。汪筱林说,以前发现的翼龙蛋化石太少,不敢轻易做切割研究,但这次不同了。

伴随着切割机的轰隆声,其中一枚蛋被切割开来,它所包含的秘密,一点点暴露。

在显微镜下,这些化石的轮廓异常清晰:它拥有双层保护,外层是一层薄的钙质硬壳,内层为较厚的革质状软质壳膜,壳膜厚度可达钙质硬壳厚度的三倍。由于软壳膜厚度大,虽有明显的挤压变形,但蛋化石保存较完整。

在同一枚蛋壳上可同时观察到塑性变形和脆性破裂,与现生的一些蛇类如锦蛇的蛋非常相似,之前发现的4枚翼龙蛋都没有观察到这一完整的蛋壳结构。

汪筱林说,哈密翼龙类蛋的宏观形态特征及其蛋壳显微结构的研究,为羊膜卵壳的起源与演化提供了更多的化石证据,填补了翼龙繁殖行为和生态习性研究上的空白。

暴风带来的突然死亡

亿万年前,生下这些蛋的一只大嘴巴的天山哈密翼龙,也许刚刚产蛋不久就遭遇暴风,瞬间被埋进了泥沙当中。

哈密翼龙属于一种大型的翼手龙,成年后翅膀展开可以达到3.5米,但身体并不是很大。与它的前辈,主要生活在侏罗纪的喙嘴龙类相比,属于翼手龙的哈密翼龙已经摆脱了尾巴,并且在出生后不久就可能具备飞行和自主觅食能力。

其实,翼龙并不是恐龙,它是一种会飞的爬行动物。在距今约2.15亿年的晚三叠世到6500万年前的白垩纪末期,它与恐龙共同生活了1.5亿年。恐龙称霸陆地,翼龙则控制着广阔的天空。为了适应飞翔,翼龙的头骨为多孔结构,身体的骨骼也中空轻巧,这也造成保存下来的翼龙化石大多残破不全。长久以来,科学家只是通过对爬行动物研究的经验,猜想翼龙是“卵生”动物。

在化石中,光滑白净的钙质硬壳与壳膜消失后留下的空隙一起保存,显示了这枚蛋的突然“死亡”。因此科学家推测,应该是一场突发性的自然灾害导致了这一结果。

哈密地区在那时曾经是一个深湖,低洼的地势积蓄了大量的雨水,湖底及周围的小山坡或许还存在过火山。当时气候温暖而湿润。

小翼龙的“妈妈”把蛋产在了湖边的软泥里。她时刻看守着自己的孩子,防止其他动物的破坏。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只小翼龙就可以破壳而出了。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发生了—这场灾难是来自于湖泊中的突发性大型风暴,它裹挟着湖底的淤泥以及岸边的沙石,将空中和地上的哈密翼龙卷在一起,像绞肉机一般将它们撕裂。之后,这些翼龙的残肢以及翼龙蛋被深深地埋在了泥土中。

现在它们结束了一亿两千万年之久的时空之旅,还有很多秘密和疑问,需要科学家们一点点揭开,继续诉说哈密翼龙的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翼龙蛋

上一篇:专访汪筱林:有三项成果为首次世界级翼龙考古研究的重大发现
下一篇:广东旧石器时代考古取得重大突破 发现60多处旧石器遗址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