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 冲冲羊和你一起游越南

冲冲羊和你一起游越南
2014-01-11 13:39:14   评论:0 点击:

    (化石网/作者:冲冲羊/编辑:so_quiet)10月15日,在北海吃过晚餐,我们一行来自江苏的26人来到了深水港码头,通过边防警的联检,登上了茗花女王2号邮轮,开始了越南行。
 

 
    脚一踏上邮轮,立刻没有了在陆地上的那种安然,有些站不稳。带着些摇晃进入4人一间的海景房。放下行李立刻去找服务员要晕车药,惹来小姐一阵好笑:“哥哥,这么快就晕船了”?我也乐得装糊涂:“是啊,已经把晚饭给吐了。姐姐是韩国人?”实在是几年前在澳门海域游船上给搞怕了,那次不但把中饭都贡献给了南海,更是把胆汁都吐得一塌糊涂。伴随着一阵一阵有节奏的摇晃,像躺在摇篮里的婴儿一样进入了梦乡。夜里,醒来,迷糊间摸出手机,已经没有了信号,透过舷窗向外看去,一片漆黑,远处有星星的渔火。风浪很大,船体也摇晃得挺厉害。躺了很久,不知何时又昏昏沉沉地睡去。早上被同伴的盥洗声吵醒,上了九楼的甲板,茫茫的北部湾海域一片汪洋,看不到一艘来往的船只。吃过早饭到处走了走,几个房间的同伴已经围坐着打起了牌,顿觉无聊,回房间又躺到了床上。不知过了多久,迷糊间听到广播:已进入越南下龙市海域。爬起来看看窗外,海平静了许多,海面不知何时已变幻出一片远近错落的山峦。

 

 

    中午十一点左右,邮轮终于停泊了。但不是停靠码头,而是停泊在了深海。下龙没有深水港,无法停泊万吨级的船,需要小的游船来驳船。经过越南边防的验证后,我们上到甲板,映入眼帘的是一艘艘飘着越南国旗的游船。

 


 
    我们的越南导游姓阮,叫阿系,早已在船上等候多时,见到我们一边帮着提行李,一边用中文和大家打招呼。中餐是在船上吃的,菜很清淡,几乎不见油花,粘着腥腥的鱼露吃起来却别有一番风味。窗外的海面上一艘小船飞快地驶来,刚靠近游船,两个黑黝黝的小男孩就跃上了船的围板,瘦弱的小手举着装着水果的小篮“十元,十元”。觉得很有趣,问他们多大了,摇摇头,茫然的眼神却盯住了桌子上的糖果。
 

    下午就在游船上欣赏龙湾的美丽景色。越南人津津乐道于下龙湾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评为世界八大自然奇观之一,而中国的游客更喜欢称之为“海上桂林”。桂林山水如果是小家碧玉,那下龙湾则理所当然的是大家闺秀。1500平方公里的海面上分布着近3000座岛屿,星罗棋布,姿态万千。半天的时光就在这样的青山绿水中度过,伴着悠悠的游船和不时飞过的海鸟,十分惬意。返航时,看着开船的小伙子有点累,突然萌生了掌舵的想法,比划了一番之后接过了船舵,第一次开船。带着兴奋和紧张,沿着浮标指引的航道驶去。途中险些遭遇了一艘运煤船,手忙脚乱地在船工的指导下拉了制动。
 

    上了码头坐上旅游大巴往河内市而去。在车上听阿系介绍越南及河内的一些情况。一个3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却有着8000多万人,54个民族。越南几乎没有重工业,汽车、摩托车和家电等都依赖进口,中国的力帆集团已经在越南建成摩托车厂。而河内市更是摩托车的王国,330万长住人口登记的摩托车就有200万辆之多,凡是能开摩托的几乎人手一车,汽车却很少,都是日韩系的。我们到达河内时正值越南下班高峰,真正体会到了摩托车海潮般涌来涌去的壮观和艰难。河内市区看不到多少自行车,而汽车更是成了陪衬,偶尔地行驶而过。
 

    10月17日,游览了河内的巴亭广场。正如北京的天安门广场一样,这里是越南人的骄傲,是越南人灵魂与精神的寄托之地。走在胡志明主席府的林荫小道上,脑海里浮现出毛泽东与胡志明战友加兄弟的亲密,两位老人穿着汗衫,打着赤脚席地而坐,纵论家事、国事、天下事之赤诚与豪迈的情景。这一切都早已成为历史,如烟云一样飘散而逝。
 


(胡志明主席府)
 

    参观越南的军事博物馆,阿系表现得很兴奋,他很认真地向我们介绍了越南抗法抗日抗美的经历,对中越间的那场边境战争却只字未提,或许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或许有更加深层的原因不得而知。历史上的越南原为中国藩属,1885年中法安南之战后清朝将其割让给法国,后来经过抗日胜利后,到1945年胡志明宣布越南独立。1946年遭遇法国入侵,到了1954年法军的撤退又遭遇了九年的战争。其后的1961年直到1975年,由于美国的入侵,更是经历了长达15年的越战。这样一个饱经战乱在大国夹缝中生存的国家,最后竟实现了南北的统一,付出的代价是惊人的,据说男女间比例最失调的时候达到了1:3。
 


(被击落的美国B-52战略轰炸机)
 

    找遍了整个博物馆里,看不到1979年中越之间那场边境战争的支言片语,对中国在越南抗法和抗美的战争中提供的巨大援助也不见提及。相反对前苏联的援助进行了大量广泛的宣传。虽然从阿系的口中我听到了中国在越南抗美中的巨大作用,但心里仍觉得很不是滋味。我很想了解越南的普通人对中越间那场战争的看法,想问问阿系,但领队在出关前强调禁止和越南人谈论中越战争的言语,让我顾虑重重。想想导游也就二十几岁,他的父辈或爷爷辈很有可能在那场战争中阵亡,一直没有开口。
 

    军事博物馆不远处是一片使馆区,中国大使馆就座落在这里。建筑和周围的完全不一样,黄琉璃的瓦顶,活脱脱一个清代宫殿的建筑样式。
 


 

    晚上,享受了一次越式桑拿。蒸汽从盛满药草的木桶中溢出,浴室里满是药草味,很像生姜的味道。就这么静静地坐着,闭着眼睛,很清醒,很放松。
 

    18日,我们来到了与河内同处于红河三角洲平原的海洋市,也是越南五个直辖市中的一个。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阿系带我们进了两个购物的地方。里面是一些越南出产的红木制品、精煤雕刻、蜜腊和绿豆糕之类的小东西。
 

    在车上,导游坏坏地笑着说最后一站是下龙湾的天堂岛。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天堂岛是个可以裸泳的地方。无锡的老魏立刻来了精神“一把年纪了还没见过哩,开洋荤了”。惹得全车的人哈哈大笑。
 

上了游船往天堂岛驶去。开出了不远,遇上了几艘舢板渔船。上面满是新鲜的海鲜。停船跳了上去,讨价还价了一番,买了一大堆的东西。就请游船上的夫妇俩加工煮熟,中午饕餮了一顿,鲜得至今难忘。
 


 

    登上天堂岛,没看到裸泳,我们几个倒是换上泳裤跳了下去,奋力向海那边最近的岛屿游去。游了很远,已然筋疲力尽,却还远着哩。有点害怕,没有毛主席畅游长江的勇气。回头吧,呛了一口海水,咸,太咸了,差点把我搞沉了。仰着浮在海面上,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住岸上飘去。蓝天、白云、椰风、海韵,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错误报告  分享到: